从肯尼亚回到家已经几天了,但心还在马赛马拉草原,乱糟糟的行李堆在一边还没整理完,房间内还弥漫着金合欢树下淡雅而清新的青草香;说话时空气中还散发出淡淡的雄狮猎食的血腥味;帽子上尚未清理的尘土痕迹还依稀可见;马丁靴底下残留的草原泥土还未冲刷干净。夜深人静时,开始回味那东非草原清澈透亮的蓝天,那伸手可摘的白云,那弯延曲折的马拉河,那数以万计的火烈鸟,那遍地成群的牛羚,那奔跑如风的猎豹,那雄悍英武的狮子;开始回味那东非草原上渡过的日日夜夜,在数以万张的图片里去寻找在马赛马拉大草原自己留下的足迹......。

2019年8月我跟随游侠客摄影团走进了肯尼亚。8月8日从上海出发,乘南航飞机经广州直飞内罗毕,先后在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纳瓦沙湖保护区、博高利亚湖保护区拍摄,最后到达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在马赛住了四个晚上,守猎拍摄了三天半时间,尔后从马赛机场包机回到内罗毕,8月18日从内罗毕乘南航飞机返回国内。


肯尼亚有世界闻名的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面积有1510平方公里,为旅客到访最多的自然保护区,亦是肯尼亚最大的野生动物栖息地。每年的6月至10月是动物迁徙时期,保护区拥有95种不同的野生动物和485种飞禽类,总数超过300万头,前往的旅客可在保护区看到真正的万马奔腾的壮观景象,让人感受到最纯正的非洲大自然气息,从而也吸引了中国摄影爱好者和喜欢动物的中国游客利用暑期,前往肯尼亚观赏和拍摄动物大迁徙。


在世界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马赛马拉,每年都会上演世界上最壮观的自然奇观,那就是举世闻名的动物大迁徙。届时百万头的角马,数十万计的斑马、羚羊、上千万只火烈鸟,组成声势浩大的队伍,从南面的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保护区前往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它们逃过沼泽地带的大鳄鱼、逃过深深隐蔽在草丛中的凶猛的狮子和花豹,前仆后继,横河跨境,进入北方的新天地,人们将此大迁徙比喻成“天国之渡”。

据当地人说今年的大迁徙提前了,所以我们在马赛马拉巡游了几天,只遇到几次数量不多的角马和斑马渡河。


在东非大草原,每天都在上演觅食、厮杀、追逐、繁衍......往常只能在荧屏看到的那一幕幕,现在在你眼前真实上演,感到又温馨、又残酷......

追寻马赛马拉草原的非洲五霸是所有来马赛马拉的游猎者梦想。在当地开车司机们中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如果哪辆车子发现了那些特殊而稀少的动物,就会马上通过对讲机将大家招呼过来,如此不会让大多的旅游者失望而回,换言之让旅行者有了更多一睹它们的机会!

到达马赛马拉的第一天,司机通过对讲机知道了有多支猎豹出没,就一哄而上赶了过去。

猎豹


在马赛马拉的第三天早晨,我们一大早就出发拍日出,路上司机通过对讲机获悉有一头雄狮在猎食疣猪,汽车立即抄近路涉水渡过马拉河,赶往现场,一头雄狮正在猎食早餐。

狮子猎食

辛巴就这样带走了蓬蓬

狮子交配

热气球上拍的狮子猎食


在肯尼亚整个行程中,我们是乘坐经过改装的九座面包车,3至4人一部车,车顶向上敞开便于拍摄,每天进入野生动物保护区,就不能下车,有时一整天就被关在铁笼子一样,清晨出去拍日出就早餐打包,十点左右回酒店,吃完中午饭午休到下午三点多出去,拍完日落六点半之前必须回酒店,否则要罚款几百美金。晚上只能在酒店范围内活动,不能走出酒店大门。如果吃完早餐出去一整天在外面守猎拍摄,中午饭就打包带走,到了就餐时间,驾驶员会带我们到比较开阔安全的地方,下车就地大小方便和休息用午餐,尔后上车继续巡游守猎。这也是自己所有旅行中走路最少的一次旅游,虽然寸步不行,但每天巡游的行程都在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以上,保护区内方圆百里,到处坑坑洼洼,坐在车上好象坐在摇篮里,颠簸的你头晕眼花,行进中根本无法拍摄,这种观赏动物的方式与在城市的动物园里观赏动物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当你看到野生动物时,那激动的心情和对心灵的震撼是难于表达的。

金钱豹

河马

河马交配

非洲大象

非洲水牛


博高利亚湖(Lake Bogoria),她位于肯尼亚裂谷带边缘,是碳酸钙湖,而不是淡水湖,面积约有30平方公里,博高利亚湖就像它周边的湖一样,也是许多非洲火烈鸟的家。湖岸有相当多温泉,大多数都达沸点而且蒸气相当多,可以轻易的将鸡蛋在短时间内煮熟。此外,博高利亚...湖中有相当多的蓝绿藻和矽藻,使得阳光在不同时间照射时,湖面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如黄色、粉红色和紫红色等。湖水周围由矮树和草丛包围,里面有斑马、水牛、小羚羊等多种野生动物。游客在保护区内,可选择漫步、露营和游船等多种方式,欣赏博高利亚湖的美丽。

长颈鹿

  

在东非大草原看动物,需要绝对的耐心与幸运。 长时间的路途颠簸,在茫茫大草原寻找动物, 毕竟大草原不是动物园, 动物们不会像在动物园内,静静的呆在那等着你去看望它。野生动物园好歹也还有个边际,车子开进去总能碰到。真正的东非大草原,是一望无际的原野,动物们没有局限,随便溜达。人类被局限不能随便下车,不能走出规定区域,于是,只能靠运气,起早贪黑的就希望自己比别人多一点点人品,能够捕摄到更多的动物。

斑马

斑鬣狗

瞪羚

黑背豺

疣猪

鸵鸟

秃鹫

灰冠鹤

白尾獴

秃鹳

鹈鹕

  在这片野性而神秘的东非原野上,集聚了无数的野生动物,成千上万的食草动物游走在这大草原上,寻觅着新鲜的牧草,食肉动物则潜伏在草丛中,伺机冲杀出去扑捉猎物。在这个真正的动物世界里,每天上演着追逐、决斗、速度与力量的比拼,生与死的较量,弱肉强食,物尽天择,一幕幕惊心动魄、激荡回肠的景象就发生在你的面前,这就是肯尼亚的魅力,这就是马赛马拉的魅力,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千里迢迢不辞辛苦来到这里的原因。

太阳西落,东非草原上金合欢树就像一把敞开的伞,在草原上洒下一抹若隐若现的投影,随着日落西山,草原慢慢平静下来,马赛马拉也逐渐沉浸在一片祥和的氛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