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丽娟

我朱姐大名朱丽华,在家女孩排行老二,大家都亲切的叫她二华。

我认识朱姐时,她才三十多岁。她那时可是我们铁路分局机关大院里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不仅人长的漂亮,穿着也讲究,大院里的女同志都挺羡慕她的。 那时我俩虽在一个机关大院工作,但不在一个部门,没有过多的交往。但我和朱姐的缘分真是前生注定、上天安排好的,从2000年开始,这缘分就分也分不开,扯也扯不断。 分局先是出台一个政策,机关大院里所有处部室独立的财务都划归财务分处统一管理,当然她所在的保价运输财务也就自然而然地划到了我们财务分处,就这样我俩被分配到了一个办公室工作。 也是在那一年年末,阴差阳错的,我们两家又搬到了一个小区一个楼一个楼层,而且一个楼层就我们两家,你说巧不巧?其实买房选房时,她那时还没到我们处工作,也不知道是邻居。 许多年以后,她来大连买了房,但由于照顾父母,基本还在原来的城市住,偶尔也来大连住。又过了几年,我工作调到了大连,也在大连买了房,今后我们又能经常见面,你说这缘份还真是让人惊叹!

我没有亲姐,但从那以后,上天就给我送来了一个比亲姐还要亲的姐姐。能有6、7年的时间,我们曾经形影不离,一直到分局撤销。而且无论是做同事还是做邻居,都相处的舒服融洽,从未红过一次脸,通过日常的点点滴滴,让我们结下了远超同事与邻居的真挚友谊。二十年过去了,现虽然不能经常见面,但这种真挚的友谊却与日俱增。 其实,虽然我俩为人都是那种善良、乐于助人的类型,但性格却不大相同,朱姐活波开朗,爱说爱笑,能说会道,精力充沛,一天到晚好像永远不知疲倦。而我却不大爱说话,笨嘴笨舌,有点斯文、有点忧郁,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的友谊。 在工作中我们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在生活中朱姐永远像大姐姐一样帮助我、照顾着我和我的全家,有这样的一个姐姐真是幸福之极。

朱姐的厨艺那是有口皆碑,这我就借了大光了,烙饼、蒸馒头、包包子、酱各种肉食、炖酸菜等等,时不时的就端到了我家的餐桌上,当我家孩子上学,忙不过来时,她干脆就来我家帮着做饭。 最让我感动的是有大半年的时间,每天早上朱姐做豆浆都给我家送一份,不说豆浆多少钱,就说这种情义和旷日持久的坚持,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每当我和爱人都出差,家里没人时,就把钥匙给她,喂鱼浇花自不必说,等我回到家,热乎的饭菜已经摆在了餐桌上,钥匙放在桌上,人已经走了,我常常感动的几乎落泪。 7、8年后等我们两家都换了房,虽然已经不在一个小区住了,可我出差还是把钥匙给她,她还是给我做饭。 记得2001年我们一起去海南参加劳模休养团,朱姐做了一纸盒箱子好吃的,酱牛肉、酱各种鸡货、各种咸菜、各种饼,在长途火车上给同伴们吃的心花怒放,啧啧称赞。

朱姐心灵手巧,干净勤快,不是一般的干净和勤快,家里家外一尘不染,家里到处是带花边的漂亮白帘。衣服不熨是不能穿的,窗帘不熨是不能挂的、床单不熨是不能铺的,她的熨斗可是用到了极致,这一点我至今也没有学来。 那时我们的小区没啥物业,楼梯都是自己打扫,我们住在四楼,每到周日,她几乎就是从五楼到一楼先扫楼梯、然后用水刷,刷不掉的口香糖就用腻刀戕,我从来就没听她有半点怨言,我也只能加入她的行列。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在她的熏陶下也养成了这样的品性。我刚搬到大连租房住时,因为有些住户不交物业费,物业就不给收拾卫生,双方僵持不下。哎!我没法说,满走廊的垃圾,尤其一楼的楼梯底下,就成了一个小型垃圾场,其实这个楼还不旧,只是小高层没有电梯。刚搬来不几天,我带着帽子、口罩,穿上旧衣服,用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把楼梯从一楼到三楼的垃圾全部清理了出去,用朱姐的方法再用水冲了一遍。干完了,看着干净整洁的楼梯,我就想起了朱姐,跟她在一起住的时候多好,现在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了。 一个楼上的大姐看到我干活过来说:“你真是一个大好人,我代表全楼的人谢谢你!” 其实,做好人、做好事,并不是给别人看的,正所谓:“善欲人见,不是真善;恶恐人知,便是大恶”。做好人好事是帮助了别人的同时也快乐了自己,同时身体也得到了锻炼,最后受益的还是自己。

朱姐孝顺,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她把父母从外地接到了自己身边,并给父母买了房,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她每天都去父母家洗衣做饭,饭是调着样的做,衣服永远干净整洁,等晚上一切都安顿好了才能回自己家。 她为了照顾父母也放弃了很多自己娱乐的时间,别人都是天南海北的旅游,可她哪也去不了。 有这样的女儿,她的父母亲真是福气多多啊!

  朱姐买东西极有品味,无论买衣服、买家具、买各种家居用品,她永远是我们一帮姐妹的引路人。她买啥我们就跟着买啥,她买迪克家具我们呼啦一下都买迪克家具,不过这实木家具确实好,快20年了,我搬了几次家,这家具还在用,而且光亮如新。

她家在分局大院里是第一个买轿车的,她一买车我们又开始跟着学,陆陆续续的都买了车,反正她意识超前,我们的思维永远是望尘莫及。

  (右二 朱姐)


朱姐虽然很漂亮,但她永远不靠天吃饭,不靠美貌走捷径,而是靠着自己聪明的头脑,勤劳的双手,把日子过的有声有色,人人羡慕。 她走到哪里,笑声就带到哪里,哪里就充满了快乐。我们经常调侃她家姐夫,我们也叫王哥,“你修了几辈子德啊!找了这样一个好媳妇。”当然,王哥也不差,人家是高富帅呢! 朱姐大爱无疆,不光对我对亲戚、对其他朋友同事也是有求必应,热心相助,无怨无悔的付出。 上天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好人终有好报。人们常说:“你今天的果就是你往昔一点一滴因的积累,与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

正因为有这样的一个朱姐,上天就给了她一个非常优秀的那样的一个女儿,当然朱姐对女儿所倾尽的心血也不是一般父母所能做到的。 女儿是家喻户晓的学霸,高考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北大,北大毕业又以全额奖学金被英国剑桥大学录取硕博连读。现今在伦敦也是高精尖人才,并收获了幸福的家庭,同为剑桥同学且英国绅士的爱人善良帅气彬彬有礼,两个漂亮的混血小女孩活波可爱,真是完美啊! 就在前些日子,她女儿一家回国,我们还在大连聚在了一起,回忆起过去的日子,我们都感慨万千!

  花开花落,寒来暑往,一晃快二十年过去了。我的幸运,是我的人生遇见了朱姐,她给了我温暖和快乐,我在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优良的品质,谢谢你朱姐!唯愿朱姐平安健康!幸福快乐!常相聚、常相忆。

小龙女于大连 2019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