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过“衰老是从你不愿旅行时开始的”。旅行的确是保持少女心常在美好心态的一个重要因素,也许它会是一次靠岸整顿的港湾,是一次灵魂洗礼的必经之路。旅行也并不全是为了目的地的美景而去,沿途的风景亦是行程中不可少的一部分。每一次走出去最大的好处不是能见到多少人看过多少美景,而是有时能走着走着在一个际遇下突然重新认识了自己。

作家朱成玉老师说过“真正的美景不是让你尖叫,而是让你平静”。生命中需要更多的美来喂养眼睛,通过视觉让灵魂平静。在这世间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一颗心,把身体照看好,把心安顿好,让心里满是阳光 ,雨露,鸟语花香。当因境遇而荒芜了心田,要立即刀耕火种重新点燃希望,你会发现原来鸟鸣溪涧 ,花开陌上的好时光都还在。心若平静温良,人生即圆满。

平日里喜静的我,却很愿意和文学会的会员们一起热热闹闹地走进上饶各个景点采风,回来后写写入心来的美景和当时的感想,觉得是件挺美好的事。每次与她们一起出行都有感动与收获。收获了旅途中人与人之间真诚的善意,收获了温暖的笑容,还会遇到同磁场的友情,有了想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动力。

  此行的目的地是德兴,它为江西省直辖上饶市代管,取“山川之宝,惟德乃兴”之意名德兴。德兴是中国重要的有色金属工业基地,自古以来素有“金山,银城,铜矿”的美誉。最早的铜物质开采可追溯到唐朝,目前是亚洲第一大铜矿。开采了几千年后现还探有开采价值的铜金属储量达900多万吨,铜文化在德兴人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凭借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德兴人民打造了“中国铜都”这一闪亮的品牌。

不曾去过德兴,但从小听过德兴铜矿,印象中总以为产铜的铜都应是个岩石裸露,植被稀疏之地,不曾想除去金属工业矿区,是个森林覆盖率为76.2%山水相依着的好地方,人均18.02平米的公园绿地面积让德兴宛若一个天然氧吧,境内万顷林海郁郁葱葱,“金山,银山,与绿水青山和谐共生”这句话用于德兴最为妥帖了。

  车行路上仍然是不肯闭起眼睛休息的,眼光一直落于窗外,因为不想错过窗外的景。溪流依山潺潺,公路沿溪而建,随着溪流蜿蜒。溪水水质如玉,清澈见底。原本有棱有角的石头经过溪水千万年的冲刷和相互碰撞,蜕变成了光滑的鹅卵石,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岸边,等着雨季来临时又一次的冲刷打磨。

夏日里,植物们深浅不一,各式各样的绿衣裳都换成了一色的翠绿色,德兴的好水土让山上翠林如海,崴蕤蓊郁,似乎不留一点空隙。宿雨后的早晨,水气氤氲形成云烟缠绕着如黛青山。远山在云雾间若隐若现,迷蒙中山也隐隐水也迢迢,一切仿佛都隔着一层纱,在触手可及的距离之外美好着。

  江村的千亩茶园位于德兴市香屯镇,下车来站在路旁,惊诧于眼前浩瀚的绿,与茶园初次视觉碰撞的结果是,听见了自己内心的声音,那声音是“我喜欢这儿”,心情是愉悦的,惊喜的,且眉眼上扬着的。

印象中的茶园,譬如前不久去过的茗龙茶场和武夷山里舅舅家的茶山,都是山林相依树木环抱着的梯田状茶园。初次见到这连天接地的绿,很是震撼,觉得没有哪有比这更整齐更广阔更浩荡的绿了。

  茶山湿润了空气,染绿了五月。嗅着泥土夹杂着茶叶的特殊清香,看着清韶娇嫩的茶簇们依偎着,手挽手,肩并肩,整齐划一地与垄间沟壑一起延伸到远处层峦叠嶂的青山下。茶园仿佛与蓝天只隔着如黛青山,那青山像是通天之梯,缠绕着青山的云雾,是通天梯的梯格,似乎只需踩着云雾梯格,便能上那璇霄丹阙。就可脚踏云垛,裙袂翩飞 ,飘然于云海之中,观琪花瑶草,吹鸾笙而食紫霞,绝去人间尘土了。

午后的天空瓦蓝瓦蓝的,云朵们悠闲地在阳光下漫步,时而逐风而去,时而聚在一起呢喃细语。阳光穿过云朵儿们的间隙,万道金光洒落,茶园镀上了一层神秘的金光,像佛光普照大地般神奇而美好。疑是有佛祖端坐云端布施光泽,仰望天空细看并无端倪,想是阳光和云朵们特别钟爱这一方清宁宁的茶园,所以给予了它们不一样的风景。

  名唤江村的小村子坐落于茶园边上,日暮时分我们一行人往村内走去,几棵开着花的高大的木荷树交叉着,形成了林荫,村口的道路掩于林荫下,几只鸡在树底下矮栅栏边上觅食,丝毫不受外来的干扰,勿自悠闲地度着步子。

  村内的道路宽敞明亮,一栋栋楼房,依路而建一直绵延下去。屋子都是有篱笆和鹅卵石围着的独立小院。丝瓜漫上院墙又趴上了柴房的屋顶,长长的蔓会牵引得很远,像是对前方怀了无限的向往,蓄了劲儿要寻了去。菊和格桑花在篱笆外开着,像是篱笆家的女儿,俏俏的,乖乖的,又是淡泊的与篱笆一起共晨昏。因了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两句诗,所以从那以后,似乎入的诗的菊都是这般开着的。让人看到篱笆就会想到菊。觉得眼前这一丛丛的鹅黄,黄的花瓣,黄的蕊,是菊最地道的颜色。

  江村村使馆屹立在暮色里,更是多了几分苍凉的古意。斑驳的墙面,青瓦马头墙似乎都在诉说着岁月的痕迹。厚重的大门紧闭着,静穆着,像是从来都不想打开,只想锁住几十年或几百年的过往与时光一同老去。

  边上的两间老房子也有老了的味道,只是门前立着晾衣的竹竿,檐下堆着的一堆柴火,还有烟囱里冒出的缕缕炊烟,让它多了人间烟火味的温暖。门掩着,隐约传来交谈声,想着应是一对老夫妻不愿随儿孙们住到新房去,仍住在这有他们美好回忆的老房子里,相依为命吧!小小的两间房里,他们一起煮饭,应是一个在刷锅炒菜,另一个坐在灶前往灶膛里添柴火,且把大块的柴烬放进瓮里,氧化成碳留到冬日里取暖吧?平日里他们一起烧水,扫尘,或许还有同样的喜好,会在一起写字画画,一同到院子里种种菜种种花,认真地过好余生的每一日。 生活就是一粥一饭,有人愿意听你说些可有可无的话,然后一一回答。有人叮咛你早睡,有人陪你共晨昏。哪有什么惊天动地啊!幸福就在生活里,就在日常的陪伴中。

  喜欢这座名唤“江村”却无江河的小村落,喜欢它的安宁,喜欢它边上一望无际的绿。在这世上最是万古不朽的是绿,有绿环绕,生的趣味才源源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