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看海,风和日丽下的那片湛蓝,宁静、深邃、浪漫;狂风大作时的波涛汹涌,奔放、澎湃、不羁。心情好的时候喜欢看海,聆听海浪拥上沙滩的起伏涛声,共守那份默契与美好;心情不好时还是想看海,惊涛拍岸的狂啸轰鸣,释放后的轻松和心灵涤荡的纯净。

  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虽然北方的海,不似南方的透澈明朗,颜色也逊色一些,但离家最近的海,自驾只要一个多小时,随时可以出发,开启一次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瓦房店驼山乡的大排石村,有一处奇特的海蚀地貌,一排土黄色的石壁屹立于海边,陡峭伟岸,层层叠叠,延伸至海中。

  碧波荡漾的大海柔情缱绻,旖旎动人,海风从耳畔吹过,微微的凉,清清的爽,浅浅的笑,聆听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天地间是这样的纯美。

  退潮了,海水渐渐隐去,露出片片滩涂,红得耀眼,自然形成的道道皱褶,出奇的美,坐在礁石上,徐徐的风里,浸满咸咸的味道,难得的悠闲惬意。

  蔚蓝的天空下,渔船儿搁浅在沙滩上,海面点点船帆,在浪花里摇摆。海阔天空,顿感自己的渺小,人!沧海一粟,但与大海的浩瀚无私相比,又怎堪称一粟呢?享受于被海征服的感觉,浮想联翩,船已入画,人已入定。

  海,那抹蓝色的梦,是我一生永不厌倦的风景,云卷云舒间,天色忽明忽暗,苍茫的大海,忽而蔚蓝,忽而迷离,赤脚走在海里,听涛戏浪,风儿自在的拂过脸庞,畅快无比。

  循海岸迤逦前行,滩上随处攀爬小螃蟹和小海螺,裸露的礁石上,遍布密密麻麻的牡蛎,撬下来直接入口,异常鲜美。突然发现水中一只大螃蟹,轻轻的走过去,它立刻藏到石块下面,可惜身体太大,躲不进去,轻轻地抓起来,它不停的挥舞大钳子表示抗议,拍了张照片,又放回到水中,它一溜烟的向海水深处游去,转眼就没了踪影。

  偏僻的海滩,空无一人,喜欢不被打扰的幽静,喜欢看浪花追逐的脚印,岩石崖壁颜色十分绚丽,五彩斑斓,美若丹霞。

  天色渐暗,远方海已轻轻汇入天际,在夕阳的余晖里,闪烁淋漓。经年累月风吹浪打,潮起汐落侵蚀而成的海蚀柱,被染成了金色。

  落日慢慢沉到了海中,天边泛起了绮丽的晚霞,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薄暮将尽,残阳里,沐浴在霞光里的人,幻成了剪影。

  羡慕家在海边的人,辽宁省海滨城市众多,大连、丹东、营口、锦州、盘锦等各有特色,每年都要走几趟。从大排石往南130公里即是大连,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穿行跨海大桥,再逛滨海路,喂喂海鸥,吃吃海鲜,也是一乐事。一只只海鸥在空中展翅飞翔,时而俯冲,时而盘旋,给大海增添了灵性与精气。

  夏天的海边,少不了戏水的人,一群人在打水仗,水枪、水铲全情投入,战况十分激烈,欢笑声回荡在海上。一对爷孙的背影吸引了我,天真可爱自然,人之初性本善,成长的代价,学会了虚伪而失去了本真。

  犹爱海岛游,丹东大鹿岛、獐子岛、庄河海王九岛等均需乘船前往,一个个小岛远离陆地,不妨悠哉游哉的当几日岛民。其中偏爱王家岛,来过多次,天然形成的巨大卧佛,静静地躺在海上,似乎在倾听人世间的沧桑变故,保佑着海岛风调雨顺,物阜丰泽。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 站在灯塔山上举目远眺,碧海蓝天,渔船帆影,赫然耸立的黑白奇石,默默守护着海岛。定格爸妈的微笑,享受亲情的愉悦,品味生活的美好。

  营口盖州北海,看海常来之地,营口是海、河交界的城市,辽河在此入海。虽然渤海的水质逊于黄海,但沿岸有中国唯一18亿年海蚀地貌,奇礁异石,千姿百态,而且相距只有120公里。

  数亿年的光阴流转,海水侵蚀形成一个个奇观,海蚀崖、海蚀桥、海蚀洞、海蚀柱等,有的酷似大象归山,有的宛如金龟探海,呼之欲出,惟妙惟肖,身在其中,犹如千年时空任我穿越,妙不可言。

  波光淋漓的大海,柔美淡泊,轻浅的海浪声,仿佛大海均匀的呼吸,地平线上水天相接,浩瀚无垠,悠远空灵。

  沉思往事立残阳,黄昏,飘逸的晚霞,倒映在海中,水色如梦似幻,看过古老迷人的地中海,潜过美到窒息的红海,但仍然喜欢家乡的海,一场场不必远走的旅行,朋友的小聚,家人的甜蜜,或者独处的心境。

  出发吧!生命只有三万多天,但却会在行走中延长,背上相机,用照片记录沿途的点滴记忆,脸上皱纹记载时光划过的痕迹,沧海桑田,逝水流年,岁月渐行渐远,海,那抹蓝调,是心底永远的主题,灵魂起舞放逐之地,让我们听风看海,踏浪而行……

摄影撰文:超然

        图片文字均为原创,未经作者允许不得使用,欢迎分享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