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山记事

                              (一)

      几场初秋的雨浇去了连日的暑气,我仿佛仍置身于酷暑的亚利桑那。那山、那水、那里的白天和黑夜,那里的点点滴滴。

      在这个碎片化爆炸的信息时代,我仍然固执的认为用自己的眼晴观察,用脑子思考,用手写的文字记录所发生的事情仍然最有效。至少我认为许多如烟往事都是一张照片,几行文字,勾起旧的回忆。更何况曾经在这个独特的城市生活了整整三年的记忆,当我从新来到这里的时候,脑子像是被植入了一个难以解释的程序,所有的记忆被激活了......

       图桑—历史上这里是印第安人的居住地,17世纪末西班牙传教士开始在这一带建立教会组织。1821年,墨西哥独立,取得这个城镇的控制权。32年后,美国通过加兹登购地把图森变成美国的领土。今天,该市居民中仍有1/5为墨西哥人。该城位于荒漠山谷区,三面环山。干旱充满阳光的气候使这儿的植被带刺儿的多,不同于偏北部的凤凰城越临近城区越是光秃秃的山,在这里你可以看得到山上耸立着高大的一排排的仙人柱,像是满山遍野带盔挂甲的将军。如果心里渴望当元帅的人爬到顶峰,心里会有某种程度的满足感。估计我那几位爱爬山的朋友,儿时就可能怀揣着军人梦,他们时常瞭望着仙人柱,累个贼死。也是满满的欢喜。这儿的花儿也非常艳,五彩缤纷。欣赏满山遍野的野花,可以赏心悦目。也许对于特定的群体这是一种无奈。

      柠檬山之行就验证了一切,这是一次夏季诗友聚会兼欢迎我的回探之旅,图桑有两位美女诗友参与其中。由于要提前预约,需要准备的工作很辛苦。真的是难为她们了。总计九人分四部车从不同的地方,奔向宿地。别的车的故事我不清楚,我坐的车的故事想忘也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