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杀的

文/坚成祥

上上上周

一个漆黑的深夜

暴雨前的一阵狂风

似鞭抽棍搅,一通乱打

将果农们辛苦种植大半年的

欲将成熟的苹果、梨儿和秋桃

整落了一地,听村民们反复叨唠

天——杀呀!

天——杀!


看到果农们

弯腰弓背或曲膝跪地

伸出满是老茧的双手

把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伤果

小心翼翼地捡起来

万分怜惜地放入筐里

有一种隐隐的痛

让人心绪不宁

上上周

连续几天骄阳似火的高温

将原本青翠茂密的果叶烤焦烤黄

将已体大色亮的果子晒伤晒黯

又一次听果农们苦苦唉叹

天——杀呀!

天——杀!


看到果农们

拖着忙碌而疲惫的身影

像罩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

挥汗如雨的蓄水、拉水、浇树

拼死拼活的追肥、喷营养液、打农药

狠下心来摘小果保大果

有一种难言的痛

锥刺般扎心

上周

一个燥热的午后

无风无云,也无雨

村口遒劲的老槐树下

传来声嘶力竭的吵闹声

时不时夹杂着粗鲁的咒骂声

天杀的——客商呀!

天杀的——代办!


走近细听

果子起步价大跌

商家与代办沆瀣一气

代办以次果价收购优质果

客商以优果价销售次级果

这家明年修建新房的计划

那家年后娶妻嫁女的婚事

东家秋后扩建果园的设想

西家来年增添农机具的愿望

南家供儿女上大学读研的费用

当然,也有钱家买小轿车

商家开大超市、富家购商品房的梦想……

失去了经济支撑,欲将变成泡影

陡然的失落和打击,激起他们

难以抑制的愤慨和恼怒

于是,我沉思了

想那天杀与天杀的之间的关系

天杀,义为上天所杀

可理解为极具毁灭性的天灾

大至百年不遇的

黄河大水灾、中原大饥荒

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

小至每年不间断的

海啸、地震、干旱、台风、沙尘暴

雷击、冰雹、洪水、滑坡、泥石流……

这些灾难的发生,来势凶猛

往往令人猝不及防、难以抵挡

也常常让人妻离子散、家毁人亡


天杀的

义为该死的、挨千刀的

通常是对敌人罪人恶人仇人

乃至对不满之人的诅咒

可理解为天该杀的人

由主观意识行为造成的人祸

大至影响和平稳定的

两次世界大战、犹太人大屠杀

日本侵华战争、南京大屠杀……

小至殃及社会和谐的

暴力、恐怖、杀人、放火、投毒

黑拐枪、盗抢骗、黄赌毒……

乃至祸及家庭幸福的

打架、斗殴、滋事、吸毒、传销

车祸、污染、疫情、制假、售假

欠薪、逃债、强占、威胁、侮辱

套路贷、软暴力、婚外恋……

这些灾祸的发生,千罗万象

总让治理者打不胜打、防不胜防

总让被害人幸福感安全感缺失


天杀,是大自然造成的

渺小脆弱的人,面对其强悍之势

所能做到的,大多是严加防范

积极应对,尽力减少伤亡和损害

天杀的,制造出的灾难

是可防的,但成因复杂

涉及不同个体,且受多方因素制约

总让人类社会处于应接不暇的

打防建管治教改调等措施的

调整优化、更新完善中

农人说,天塌了

是指父母或亲人

因病因祸离开了人世

全家人的顶梁柱倒了

老百姓说,天亮了

是指含冤人平反昭雪了

也指受苦人翻身得解放了

还指经受百般磨难的人心愿实现了


不同的人

对天杀和天杀的

有不同的理解和想法

天杀了,有人会去反省

寻找自然规律,提高认知能力

探求防治天灾的有效对策和措施

也有人,特别是淳朴憨厚的农人

视天为公正的化身,仍坚守古老信条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在与天灾作斗争、谋生存求发展的同时

把违背民意、丧失良心、背离道义

不忠不孝、损人利已、道德沦丧

为非作歹、搜刮民脂民膏……

诅咒为天杀的,希望上天明察秋毫

手持正义之剑,惩尽人间恶人

还世人公平公正的朗朗乾坤

天灾,随着科技的发展

预见性可防性应对性逐步提升

人祸,随着社会的发展

隐蔽性可变性危害性日渐增大

天灾,总是激励人努力去生存

人祸,极易毁灭人生存的信心

人祸比天灾更可怕

天杀的比天杀更可惧


人在做、天在看

天杀的,应时刻铭记

诚其意、正其心、修其身

齐其家、治其国、天下平的道理

天杀的,也应时刻牢记

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公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