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冰雪封极地 家书抵万金

——潘刚志

在与世隔绝的冰雪洪荒,就数家书最为珍贵。

358天的南极科考生活,给了我一种空前的距离感。这些日子,让我经历了人生最激动的时刻,也度过了最牵肠挂肚的日子。这个极地没有绿色,朝夕相伴的只是色彩单一又异常沉默的冰雪,物质和金钱在考察队员脑里早已化作虚无。家书,无疑是对队员寂寞的心的最好润滑剂。

  在无风雪的日子,从长城站向北步行40分钟左右,便可到达智利的马尔什基地。这是智利空军的南极考察站。基地内的飞机场在南极可谓国际一流,我们与亲人的书信联系,全靠那灰色的巨鸟——大力神飞机驮来驮去。我们的牵挂与兴奋,都紧紧地系在南极邮局——一栋桔红色的小屋。

  南极的天气变幻无常,有一次近3个月飞机无法抵达。在这样的日子里,队友们每天翘首等待飞机。在一个晴天,终于接到了马尔什基地的高频电话:有飞机来了!当满载邮件的雪地车轰呜着驶进我们站区,队员们都欢呼雀跃地奔了出来,争着抢着把信件拿到餐厅。此次人人收获颇丰,多者有10多封信,少的也有几封。家里和天南海北的朋友寄给我的信共8封。晚饭时,我不时摸摸口袋里的来信,匆匆扒了几口饭,就返回房间读信了。

  父亲的来信只有一页半纸,内容简要却令我终生难忘。信上说:“苗苗(我3岁的女儿)很听话,也很懂事。当有人问她,你爸爸呢?她会说:去了很远的地方,那里有好多好多企鹅。我叫爷爷写信给爸爸,带两只小企鹅回来给我玩。有人问她,想爸爸吗?苗苗的眼眶立即就有泪珠在打转转,小声说:想……我昨晚做梦……梦见爸爸啦。”……看到这里,我泪水不禁夺眶而出,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唯有心中的眼睛异常明亮,我看见女儿向我奔跑过来……。我反复细看一封封来信,整夜未眠。其实,根本就没有睡的意识。

  翌日早饭时,炊事员告诉我,昨晚全站的饭菜几乎没动。想来大家心情一样:冰雪封极地,家书抵万金。

★原载1996年4月20日《南方日报》七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