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园地;第131期

军营永远是你的家,战友永远是你的牵挂

  公元2019.5.16,老战友大山来汉公干,晚上与在汉战友欢聚一堂。席间,大家说的最多的就是老部队、战友情。几十年的军营情结魂牵梦绕挥之不去,谈笑中夹着伤感、惆帐……
  六月底,演出队老战士,如今著名影视明星师小红到张掖拍戏,执意要专门回一趟临泽看看老部队。他拿着手机拍下了那些熟悉的老营区建筑,当拍到与我们朝夕相处的大礼堂时,不由得热泪盈眶、语气哽咽地说:战友们,看呀!这就是我们的部队、这就是我们熟悉的礼堂,这里有着我们的青春……说到这里他再也说不下去了,铮铮铁骨的大男人仅鼻翼酸楚哽咽无声。观看现场直播的群内战友那一刻被打动了,无不动容。笔者竟然不由自主地在群内大呼:我要回营!
  我要回营!呼之容易,成行难。几十年了,战友们天各一方、各自忙着各自的工作,要凑到一起完成一次载入演出队史诗的回营活动,谈何容易。没有一个德高望重、义薄云天的重量级人物把持局面,“回营”恐怕只是奢望。

  我们似乎都想到了一个人,他就是重情有义且随和的老大哥大山。此人1975年入伍,在演出队时不过是一舞蹈演员,我与他的接触并不多。当年提起大山,人们似乎都轻描淡写地提到他是一个“翻跟头”干部,言下之意,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却靠着“翻跟头”当上了团里的文化干事。虽说在演出队跳舞,那也是与“翻跟头”有关系的,这是当时我对他的最初看法。后来,有熟悉他的人跟我说他不仅能“翻跟头”,人还楞,怎么过楞法,那却是真真见过。
  有一年冬,我到高台他们团部去玩,有人拉我去会会这位“舞蹈教头”。那时,他因为“男女作风问题”被演出队退回团队。当时,他们团正在南华镇附近施工建设部队营房,全团人员都住在老乡家、村公所里。大山一人住在一间老旧的民宅里,门很破,他用一个厚厚的门帘挡住寒气。他坐在床上,斜靠这身子看着我,两眼浑浊,一只眼似乎有点白内障。他面带微笑,将军帽的帽沿窝得弯弯的以作酷气。房子中间有煤炉子烧着一壶水,似开不开,哨音很响。他拍了拍裤子,那条军裤也被他改成“笔筒”裤,这些皆是演出队舞蹈演员的“杰作”他们为了线条好看,纷纷将自己的军裤改成“笔筒”形状很是好看。当年我也想改,只是因为很费周折才会放弃,不然我也会这样的“酷”。
  他对我说:听说你小子作检查了?
  他的信息灵通,我和对领导闹矛盾的事情他居然知道。他突然大笑起来,说你小子死不改悔,还“春天对我如此温暖”……他是博学的,连我偷用“白桦”口吻做检查都被他知道的一清二楚,让我对他似乎有了新的认识。接下来的谈吐让我耳目一新,没想到大山也是一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主,不到一会,完全颠覆了“翻跟头”干部的印象。
  接下来的一幕,令人大跌眼镜。他居然畏惧门外的严寒内急小解到茶缸里,掀开门帘,用力将茶缸的液体甩出门外;然后,用开水将茶缸涮了涮,泰然自若地将茶叶放入茶缸倒上开水,美美喝了一口,然后问我:我们刚才讲到哪里了……

  愕然的我,脑海里突然尽是粗线条的大兵形象和那些不拘小节大师的身影。难道这就是大兵、大师的做派?我不知道,但是几十年后,这位“翻跟头”的干事,真的成为了一名著名的军旅纪录片大师,并在一系列的评奖活动中累累获奖。看来,这位“翻跟头”的文化干事,文化跟头翻得不是一般的高。
  回营活动牵头人,非他莫属!这位军队院校资深大校不仅有着广泛的人脉资源,而且也有着空前的号召力,大山出马事半功倍,只是因为工作缠身难以说服。事前,跟他进行了多次沟通交流,仍举棋不定。
  终于有一天,大山哥答应了。他说,你小子有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那就是:某年、某月、某一天,嘉峪关城楼下只有一个老兵在等,我也要完成这次壮行!他称:如此,此人绝对乃真人,你我仰之!大山心已决,其他事物便也联动起来。通知“回营”战友,确定回营日期,一路走来一波三折。十个女兵,二个国外,剩下的各有事情和打算,四十年未曾谋面的燕青车票都买好了,却因母亲突然发病未能成行。最后确定的人员只有11人:大山、国强、文捷、周涛夫妻、琪安、玉生夫妇、小青、春萍、小月。

我们专门为这次活动建了一个群“梦回营”。想回营、梦回营、今回营,大家都奔着一个目标嘉峪关,那是我们青春的起点!
有了这个群,大家心情特别激动,都在为“回营”预热、铺垫。大家含着热泪、尽情抒发情感:
千里寻访,不相忘,心中深藏。一个“情"伴我等四十春秋依然如故!天下雄関为证!(大山)
  有一种情愫叫军营,它让有过戎马生涯的人们深深眷恋,似水流年难以忘怀…(小月)
  《河西回营》年少从戎踏戈壁,鼓乐相徵弦歌曲。四十回首鬓毛衰,抚琴长叹光阴紧。耳边常萦相聚歌,河西一去三千里。呼君共尽杯中酒,西出阳关有故人。(琪安)
  《答文捷》阳关老营回看,老夫聊发拔剑。四十载魂牵梦萦,三千里相拥雄关。留守老将玉生,泪眼相盼(大山)
  四十载魂牵梦萦,三千里相拥雄关!(文捷)
  《寻梦河西》昔日塞上南飞雁,千里寻梦嘉峪关。年少戍边在酒泉,青春闪亮月牙泉。河西丝路有临泽,绿色军旅歌舞炫。塞上江南金张掖,金城兰州瓜果甜。四十功名尘与土,六十老兵回营盘。莫道前路无知己,万里长征人又还。(文捷)
  答文捷;“四十功名尘与土,六十老兵回营盘"。岁月弹指间,情份却永远。不信后人看,你我总仙现。一世的情,万世的缘。人说这是量子在纠缠!(大山)
  边陲红柳忆婀娜,花季从戎不蹉跎。台上台下军魂在,战士风骨任打磨。
  (外一首)四十春秋感逝波,重逢引吭唯军歌。戏里戏外人生路,风霜雨雪奈我何!(燕青)

  回营群里发出的感慨于激动,也深深感染着大山。他默默地做着回营计划:千里调车、安排打前站的工作人员,联系沿途的接待人员,以保障我们一行回营畅通无阻。大山豪迈地宣布,8.12日大家到嘉峪关集结即可,沿途吃、住、行听哥安排。记住,把你们手头储存下的历史经典瞬间理一理,我一定会将它连接成一条记忆的长河,让大家回到青春的原点,静静的欣赏那时的你,我,他……
  平静的语言,如同夏日惊雷令人振聋发聩,在回营人员心中炸开:大哥就是大哥,其身影形象高大无比!
  为什么要在嘉峪关集结?因为嘉酒地区有我们的团。
  一个黑乎乎的夜晚,我和周涛乘坐“闷罐车”在此下车,零星的灯火照着一望无际的荒野,心里发毛,当时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天亮后,看到了嘉峪关城楼便知道是嘉酒地区了。那时的一营借住在酒钢的一座废弃的厂房里,新兵到来连住宿的床都没有,只能打地铺就寝,条件很是艰苦。在这里与文捷哥、周涛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嘉峪关宾馆,我说文婕哥是我的伯乐,文婕说周涛应该是我的伯乐。四十年前的一天,周涛领着文婕哥来到三连找我,是他向他们连的文书文捷推荐我会拉小提琴。文捷哥戴着白色的口罩听我拉了一曲《叙事曲》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就走了。当时,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个月后,团里来了一辆吉普车将我和国强送到嘉峪关车站,给我们买了两张去临泽的火车票,没有想到离开嘉峪关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老部队了。
  周涛推荐我、文捷哥把我带到师部演出队,这也是一段几十年不断的缘分了。上次西安大聚会,我和文捷哥住一间房,他深有感触地说,我们从嘉峪关出发到临泽,一路巡演,到兰州、临潼、宁夏、北京一直演进中南海,这是我们青春实力的鉴证呀!回首往事,看曾经走过的路、顺着脚印往前看,起点才是梦开始的地方!

  嘉酒地区著名的音乐家、摄影家、教育家玉生夫妇作为“回营”人员也作为东道主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回营一行人。光阴荏苒、白驹过隙,一晃三十年了,变化如此之大,真是沧海桑田!指导员曾经无比欣慰地介绍樊玉生;他经过几十年的探索和努力,创造了5D教育新模式,即:5维空间教育,那就是思维方式空间,个人行为空间,品格形成空间,智力释放空间,信仰和价值观表现空间。很有推广前景和价值……他已经在10多个孩子身上进行了实践,效果神奇。我希望……让他倾注了多年心血的教育模式能尽快走出酒泉,走向全国,唯更多人所接受和享用。事实胜于雄辩,他的教育模式在他的家庭子女上得到了印证:他的两个儿子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本科毕业丶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弟兄俩又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专业还是数学研究。他自豪的说:大儿媳也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校区攻读电影专业。大儿子在美国加州大学攻读数学属"拓朴"专业。二儿子在美国攻读应用数学专业与计算机应用专业双专业。毕业后,两个孩子都在美国定居工作,事业有成。他成功了,当之无愧的教育家。
  还有摄影事业,频频获得国内、国际大奖,尽显大家风范。我看到他那么多的的摄影作品,巧妙的构图布局,精美的色彩画面,体现了主人浓浓的文化底蕴,让我非常震惊,很难想象,这是当年那个憨憨的陕北娃所能为之的,他的技巧哪里来、他的文化底蕴哪里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满神秘让我们无法释然。
  他似乎对我“情有独钟”(同寝室),用心、用力地为我拍人像摄影;还努力诱导司机岔路去了一趟裕固草原。这座亚洲最高草场波浪起伏、层次分明,大气磅礴,有强烈的美学冲击力。大家都被这一美景震惊了,好好的、美美的疯了一把,大呼小叫、蹦蹦跳跳,身影不时定格在镜头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玉生还为我找了一位美丽的裕固族姑娘跟我合影,说,让你再圆裕固草原梦,因为你的网名叫“裕固山歌”说明你对四十年前的那片山山水水情有独钟,今天,让你再探肃南草原!看着憨厚的玉生,真切地被他的“鬼点子”所打动,要不是海拔高,大巴车动力不够,玉生一定会继续将司机再次忽悠到肃南县城去,因为,四十年前,我们在哪里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联欢演出!

  从嘉峪关到高台到临泽到张掖,一路风尘一路歌,我们回营、看景、叙述当年的故事,酒逢知己千杯少,只恨我们相聚晚。那些曾经承载着我们青梦想的军营都已经荒废了,静静地、惨兮兮地等待着昔日主人的回归。往日龙腾虎跃、吼声震天的军营落下死一般的沉寂:树木枯死了、杂草丛生;房屋墙体侵蚀了,门窗都被封死了,除了丫雀子飞过,什么也没有留下。这就是我们的军营吗?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丝毫感受不到往日的生气了。国强拿着手机不停的拍,泪流满面。沧海桑田、人是物非,在时代变迁中总是会有一些东西让人在不经意间从掌心滑落,正是如此,今非昔比这个用词也常常让我们陷入沉思。
  回营路上,伴随着沮丧、惆怅,更多的还是惊喜,准确地说是喜出望外。沿途的河西走廊变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是一城一地的变化,而且是整体上的大变化。昔日荒滩戈壁似乎都变成了绿洲,城池在扩大,已经让我们这些外来人分辨不清方向了。特别是演出队的驻地临泽,变成了山水园林城市,一大片一大片的湿地、湖泊、河流,一扫往日干旱、风沙的小城印象。燕青发来语音说以前临泽县扯球蛋,一个喇叭响全县。现在可是今非昔比,大家均认同现在的临泽才真正与他的芳名相匹配:临泽,临泽而居的小城美不胜收。就连去军营的道也摸不清方位了。变化真是太大了!
  在师部、在演出队的驻地,我们已经找不到当年住所了,大家只能在沙地中用脚部丈量那个地方可能是我们的寝室、那个地方可能是我们饭堂、哪些地方可能是我们的排练厅。当年,欢歌笑语在军营此起彼伏,大家工作、学习、生活,现在只能在脑海里想象当年那些熟悉的、年轻的身影在此经过,我的小院在哪里?我们的左邻右舍在哪里?荒漠无声、苍穹没有回答。只有那座已经装修过的大礼堂静静地立在哪里,似乎向我们述说当年的故事。

大山、小月、春萍、小青跑上舞台,有节奏地在哪里翩翩起舞,国强饱含深情地用手机视频现场录像,直播的讲解已经泣不成声;当年因《再见吧、妈妈》双人舞大山与小青产生情愫的场景,现在两人又重新组合了一遍,人们在拍照片的时候,冥冥中《激情燃烧的岁月》的乐曲在耳边响起,那是一段透着青涩年华的时光,那是我们的青春、我们的芳华!
  想回营、梦回营、今回营!

  三天的回营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大家心情激动、意犹未尽,在群里发尽感叹:感谢大山“大手笔”安排了此次行程,圆了大家魂牵梦绕的回营梦,感谢二位“打前站”的老同志,身居团职岗位却诚心诚意地精心为大家服务,生怕出什么叉子,让回营人员享受到了“首长”待遇;还有身兼摄影家协会主席的葛老师,尽职尽责、默默奉献,将摄影、录像素材第一时间制作与我们分享,还有两位宁夏远道而来的司机师傅……在他们的保障服务下,“梦回河西”回营活动才得以圆满完成。
  最后,我想用《绿旋风》歌词来结束我的赘言: “金戈铁马的边塞诗声声诉衷情,一代一代好儿女踏歌从军行。钢铁的熔炉中锻打出英雄汉,枕戈待旦的营盘里卧虎又藏龙,一生伴随进行曲还有那号角声,你的歌声飘过来像一阵绿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