懋功会师是指1935年6月18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率领一方面红军主力到达懋功,与前来接应的红四方面军会师。

红四方面军的西进部队于1935年6月8日攻克懋功。接着,以一部前出至懋功东南的达维乡。6月12日,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在北进达维途中,同红4方面军一部胜利会师。18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和红1方面军主力到达懋功,21日晚,红1方面军和红4方面军的部队举行联欢会,庆祝会师。

懋功会师广场

李先念带领部队攻打下的铁索桥

懋功会师,使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指战员备受鼓舞。两支兄弟部队开展了互相慰劳的活动。会师后,当李先念得知聂荣臻騎的騾子在宝兴过铁索桥时损失了,就热情地送给聂荣臻一匹累子,后来,聂荣臻就是靠了这匹騾子的帮助,长征到达陕北。红九军司令部把十万分之一的四川地图送给中央红军红九军团司令部。红四方面军的部队还进行了慰劳中央红军的捐赠活动,从北川、茂县、理番至懋功的沿途,络绎不绝的马队、牦牛队把一批批慰劳品送到中央红军驻地。据统计,红三十ー军捐赠衣服495套零19件,草鞋1386双,手巾152条,毛袜419双,毛毯100条,鞋子169双,袜底191双;红九军捐赠单衣11件,皮衣47件,袜子357双,袜底37双,鞋20双,草鞋293双,毯子4条,汗巾203条;红四军捐赠单衣191套,棉大衣179件,袜子690双,袜底38双,鞋135双,草鞋120余双,汗巾7条。中央红军也开展了对红四方面军的捐赠活动。“坦克”部队一次就募捐了790余元。“太阳”纵队一次募捐700多元,其中“三科和野战医院为最多,刘光甫同志一个人捐了20元”。

会师后,两支兄弟部队还广泛开展了互访、互学活动。朱德总司令亲自到红四方面军部队驻地,询问红四方面军部队休整的情况,介绍中央红军长征的经历,表达了对红四方面军的关怀。各部队还举行体育比赛,编排节目,教唱歌曲,进行联欢。红四方面军的战士会唱的歌较少,李伯钊就到红三十军的部队教唱,使他们学会了不少新歌。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和中央红军领导人来到懋功后,为庆祝两大主力红军会师,总政治部召开了一次联欢庆祝大会。在会上,红八十八师政委郑维山代表红四方面军致欢迎词,表示坚决听从党中央的指挥,一定虚心向中央红军学习,团结奤斗,并肩前进,争取新的胜利。中央红军的代表在讲话中说,两大主力红军会师开创了中国革命史上的新纪录,是对国民党反动派的重大打击。过去就耳闻过红四方面军的光荣战绩,相信两军会合后,一定会打更多的胜仗,消灭刘湘、胡宗南、邓锡侯等军阀更多的部队,创造新的根据地。他们的讲话博得了热烈的掌声。“庆祝胜利翻越夹金山!”“庆祝一、四方面军两大主力胜利会师!”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气氛非常热烈,充满战友深情。

6月21日,庆祝会师的活动达到了高潮。这一天,在懋功的天主教堂里,召开了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干部同乐联欢会。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在懋功休整了三天以后,又沿抚边河北上,向两河口进发了。李先念率红四方面军的部分部队继续留在懋功和达维,负责后卫和东面防御并派出一部分部队沿小金川河西进,再沿大金川河北进,以保障党中央北上的左翼安全懋功会师时,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正在理番。会师的喜讯,同样使他心中充满着欢乐。他不断发出指令,要求前线部队坚守阵地,以杀敌立功的实际行动欢迎中央红军。他热切地祈盼着早一天与中央红军会面。在维古河畔,他与红三军团年团长彭德怀的会见,成为两军会师中的一段佳话。

那是在懋功会师20多天后,徐向前接到彭德怀发来的一份电报,说红三军团已进抵黑水,为迎接红四方面军,他已带部队上来。徐向前接电后非常高兴,立即发报表示热烈欢迎,并约请彭德怀到维古河的渡口会面。翌日清晨,徐向前和通讯维古河是岷江的支流之一,宽约二三十米,水深流急,难以徒涉。平时人来人排骑马向维古河畔飞驰而去。仅靠铁索桥。徐向前来到桥头一看,桥索已被破坏,难以渡河。正在这时,河对岸走来一支队伍。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身材粗壮,头戴斗笠,到岸边后不停地挥手呼喊,徐向前也挥动帽子答话,但因流水声太大,谁也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对岸的人扔过来一块小石头,徐向前捡起来一看,石头上用小绳拴了张纸条,上面写若:“我带三军团之一部,在此迎接你们!一一彭德怀。”徐向前一看十分高兴,马上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纸,写上:“我是徐向前,感谢你们前来迎接!”写完,也拴在石头上扔过河去。彭德怀得知是徐向前在对岸,高兴地挥动斗笠,亲切致意。

当天,通讯部队在河面上拉起了一条电话线,徐向前和彭德怀在电话中互致问候,并约定次日在维古河上游一个叫亦念的地点相见。第二天,徐向前和彭德怀几乎同时到达亦念。不料,此处的铁索桥也遭破坏。正在焦急时,徐向前的随行人员找到了另一种渡河工具溜索。徐向前坐在竹筐里,滑向对岸。到达对岸后,彭德怀快步迎上,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彭德怀风趣地说:“徐总指挥,还不知道你有这种本事。”徐向前说:“我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呀!”随后,他们谈了些敌情和沿途见闻,还商谈了部队架桥事宜。这两位威震敌胆的红军高级将领传奇式的会见,成为两军会师中团结一致、争取胜利的一段生动插曲。

懋功会师,使两支红军主力走到了一起。两个方面军的指战员,来自山南海北,四面八方,操着不同的乡音。他们素昧平生,萍水相逢,各自的经历不同。但是,战友的情意,共同的理想,使他们一见如故,胜似亲人。这充分表达了两支兄弟部队之间的团结和友谊,体现了革命军队之间的良好关系。红军指战员以自己的行动,谱写了一曲团结互助、胜利会师的凯歌。正如懋功会师的见证人李先念所说:“懋功会师,标志着我们党和我们军队团结胜利的一个新开端,在我党、我军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懋功会师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它粉碎了蒋介石妄图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各个消灭红军的计划。对于这一点,就连国民党的位高级将领也意识到了,不得不哀叹:“国军防止朱毛西窜之声,早已传之数年今朱毛毕竟西窜,而达其预定之目的矣,在朱毛西窜当中,行营三令五申严防朱毛与徐匪向前会合,声犹在耳,墨尚未干,而朱毛毕竟与徐匪向前张匪国表会合矣。然而全川之六路大军,不能拒堵徐匪之南窜,中央与各省数十万劲旅,不能截拒朱毛之西奔,中间虽有河山之险隔,给养之困难,病疫之交侵,霜雪之严冷,均不足以慑匪胆,而刺激其改变初衷,两大洪流,竟于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六月十有六日(应为六月十ニ日一一引者注),在懋功之达维合拢,査国军电令,一再言日,须收聚牙之效,今使之聚矣,何以不歼,然在分窜之中,各个尚不能击破,今即会则已蔓不可图,尚可聚歼大言不惭哉。

懋功会师的重大意义还远不止于此。两大红军主力会师,壮大了红军的力量,为日后统一在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的直接领导下,开创新的局面,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两河口会议

1935年6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四川懋功北部的两河口召开会议。会议的召开是为了统一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出席会议的有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博古、王稼祥、张国焘等。会议正确分析了国内的政治形势,强调坚持北上抗日的方针和党对红军的领导。否定了张国焘的错误主张,明确提出北上建立陕甘革命根据地,以便领导和推动全国抗日运动的战略方针。会议通过了《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战略方针的决定》。两河口会议为实现党和红军北上抗日和领导全国抗日运动的伟大战略目标奠定了基础。

周恩来

朱德

博古

张国焘

凯丰

彭德怀

邓发

林彪

聂荣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