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烟台的栖霞市是一个盛产苹果的地方,这里曾因一部电视连续剧《牟氏庄园》而引来八方来客。在这个炎热的夏日,慕名而来的我们,走进这昔日的封建大庄园,如同打开了一部浩如烟海的文化长卷,这里的每一个院落、每一间房子、每一扇门窗都有着故事,都浸透着家族兴衰的历史脉络。当然,想要了解牟家这个大宅院,就必须先了解牟氏家族的历史。

  

        牟氏庄园始建于清雍正13年(1735年),历经牟氏多代人的不断扩充,遂成今日规模。曾拥有房产五千五百多间,土地六万亩,山峦十二万亩,现保存厅堂楼厢四百八十多间,占地两万多平方米,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封建地主庄园。具有独特的旅游资源和浓郁的旅游文化。


  如今的牟氏庄园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牟氏庄园规模恢宏,文化浓厚,以其建筑文化、农耕文化和民俗文化冠绝于世。


  牟氏庄园集中国历史文化、建筑文化、民俗文化之大成。牟氏庄园的复原陈列,客观地记录了牟氏地主家族的兴起、发展和衰败的历史轨迹,再现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地主阶级的生活方式、道德规范及生产关系。

  

        牟氏庄园建筑文化博大精深。六个大院沿南北中轴线依次建为南群房、平房、客厅、大楼、小楼、北群及东西群厢多进四合院落,形成一套完整的具有典型北方民居建筑特色的古建筑群落。


  如果说《红楼梦》里的大观园是明末清初封建社会的一个缩影的话,那么,牟氏庄园则是清朝晚期封建社会的一个缩影。


        牟氏家族是清代和民国时期的栖霞四大家族之首,其先祖牟敬祖是湖北公安人,在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以岁贡生身份出任山东登州府栖霞县主簿,后落户栖霞,遂成为湖北籍栖霞牟氏第一世。其后裔仰仗其势,广敛钱财,至清末民初,牟氏家族的家业进入鼎盛时期,土地达6万亩,山峦12万亩,年收入330多万公斤,一度成为富甲胶东,名扬齐鲁的大地主。


牟氏庄园于1988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是吸取了中国北方民族建筑艺术风格的优秀建筑成果,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有“中国民间小故宫”之称的牟氏庄园系统地展现了封建地主阶级产生、发展及其灭亡过程,是一部反映封建地主阶级生活的“实物百科全书”。


沿着碎石铺就的青石板路,来到了牟氏家族的门前,一排鲜红的大红灯笼依稀还在诉说着以往的辉煌。


  进入庄园,踩着青石铺就的路,望着青石灰瓦建造的房屋,穿过一个又一个院落,走过一条又一条的长廊,仿佛穿越到了清末时期。


  这里有戏台、花园、亭台楼阁、小姐楼及书房。还有粮仓,帐房、药房、酿酒坊、饽饽铺、学堂、祠堂、议事厅、祭祀堂等等,另外还专门设有冬天储藏白菜、夏天收藏生鲜鱼肉的地窖。总体看来,这里就是一个自给自足、样样齐全的小社会。

 

有资料说,牟氏家族十世牟国珑被诬陷罢官解职(1935年)回到栖霞后,开始购置土地,兴建家宅。到十四世牟墨林,以贩粮为手段在饥荒之年,以粮换田,攫取田地,暴发为拥有45000亩土地的大地主,庄园面积也跃为江北之首。


  耕读世业,勤俭家风。这严格的家训,良好的家风,是牟氏家族可以繁荣这么多年的必要因素。可以想像,这个家族之所以能够持久的兴旺发达,都有其世代相传的家风文化 。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但牟氏家族却富了十几代,这是传奇,又是严格的家风、家训使然。耕为固本,读为取仕,勤劳节俭,蔚成风气,只有这样,才能秉承世业,永不衰败。

 

  这里复原展出了牟家当年的粮仓,所存放的粮食主要供庄园内部消费,除此之外,还有23处大型粮仓分设全县各地,年入库地租660余万斤。


  到牟墨林去世时,这个家族已经拥有土地  45000亩,富甲胶东,名扬齐鲁。我们现在看到粮仓所存放的粮食,仅是备庄园家人之用。


  这里曾是牟家的帐房。帐房是庄园的理财机构,也是帐房先生集中处理事务的场所。照片上是一部分在牟氏庄园做过帐房先生的人。牟家当年挑选这些帐房先生时,标准非常严格,要求一是祖上口碑好;二是个人人品好,有才气;三是需要中人担保,所以在牟家任帐房先生的都是德才俱佳之人。电视剧 “牟氏庄园” 中管家易同林就是典型的代表。


  账房里面有各种长度的秤杆,排列着很是壮观。


  牟氏庄园的精髓,地比天大,粮比金贵。

   

      感觉象是进了收租院。


  院子里这颗百年的石榴树,记载着牟氏家族的历史,依然遵循着自然的规律,开花结果,年复一年。


  俯视整个庄国,布局为三组六院,各组一至三院不等,均呈四合院结构,房舍多是雕梁画栋,明柱花窗,气势恢弘,蔚为壮观。“日新堂”、“西忠来” “东忠来” 并排三院南北纵贯。各院四至六进相间,皆以中门相贯,侧有甬道相通。 主宅仪门居中,配以左右两厢。整个庄园四合院重重叠叠,井然有序,房舍疏密有致,鳞次栉比,浑然一体,做工精良,造型朴实,既呈现出我国北方传统民居建筑的典型特色,又展示了牟氏家族的豪华。


  会客厅。画像上这位正襟危坐的清代官员就是牟氏第十世祖,牟墨林的高祖父牟国珑。


  红木的木箱、桌椅和衣柜,静静地矗立,散发着古老的气息,似乎淡淡的诉说着它的过往。


  庄园里的戏台。


  建于清光绪年间的西忠来大楼,原来是牟宗夔的起居室,后来由于当年牟煜的女儿们曾在这里居住,所以人们称它小姐楼。


  牟氏家族的小姐们,虽然可以接受一定的教育,但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她们仍然要坐守闺房,足不出户,天天在闺房中做一些针线活打发时光。


  每个院子里都种植着不同的花木,散发着浓郁花香。

  

        日新堂是牟氏庄园最早的一组建筑,它建于1735年,当时周围还是一片荒野,建筑也比较零落。直到后来牟墨林当家以后,才逐步形成规模。共六进五个院落,建房92间。

  

        由于曾是牟墨林居住的院落,庄园的许多重大决策都是在这里完成,被看成是牟氏庄园的发祥地。牟墨林去世以后,这里一直被后世的长子长孙来继承,与其他院落相比,这里更具有历史的沧桑感。


  庄园虽然历经百年风雨侵蚀,依然保持了原有的古朴风貌。


  狭长的甬道幽深,森严恬静,这些看上去简单而又非同寻常的深宅大院,见证了一个家族的繁华旧梦与悲欢离合,给后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痕。


  庄园的建筑不仅雕梁画栋,明柱花窗,而且还有很多独到之处。据说庄园主体建筑的墙缝里有些还镶嵌着铜板。与大门楼相连的南群房外墙加工极为精致平整,墙面上均镶有雕刻着石鼻钮的拴马石环,这表明当年这里曾是人来熙往,骡马欢腾热闹场面。所有登堂入室的台阶全都是七级,象征着蒸蒸日上的美好愿望。


  走在牟氏庄园里,如若留心观察,你会发现这里的许多窗户、檐头、门檐都装饰着令人赏心悦目的图案,有拼镶的,有雕刻的,还有彩绘的。


  这是庄园的主人牟墨林的住所。牟墨林,生于1789年,卒于1870年,享年82岁,一生娶一妻四妾,生五子六女。

 

     牟墨林是牟氏庄园的发家人,同时也是牟氏庄园的灵魂性人物。他的一生是成功的,而且具有传奇性。他留给后人的不仅是雄伟壮观的庄园,更多的是一种人格力量和经营理念。


  院中的紫薇树,是庄园中四大古树之一。是牟墨林的伯父牟绥当年栽下的,虽历经百年,但仍枝繁叶茂。


  牟墨林的一生秉承祖训,生活节俭朴素,不讲排场,保持了庄户人的本色。他善于务农,常亲自下地劳动,并善于抓住时机,在大灾之年开仓放粮,使家业急剧膨胀。他认为执家要量入而出,日有所余,月有所盈,家业才能兴盛。


  精致华美的宫廷衣柜,看过去很漂亮,门上面的人物、楼台亭阁都是镶嵌上去的,据说这是镇院之宝。


  药铺及药房。


  宝善堂。建于清光绪年间,它的主人是牟墨林的二孙牟宗朴,生于1868年,娶二妻三妾,生二子三女。


  1927年牟宗朴60大寿时,请湖南艺人历时一年刺绣而成的,此寿字由一支主干、九个分支,27朵牡丹组成。隐含1927年之意。


  这里是宝善堂寝楼,是牟宗朴及其妻妾当年居住的地方,现在这里展示的是本地的婚俗文化。


  饽饽铺。


  庄园内最宏伟的建筑是学堂,牟家学堂自然就是读书的场所。


  当年牟墨林为方便家族子弟读书,出资兴建了栖霞地区的第一个学堂――牟家学堂。后来,牟氏家族还兴办了一处“振古小学”,为振兴栖霞的教育事业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牟家学堂设有明道堂、君子堂、孔子雕像等。


  在牟家学堂内,陈列着名人的墨宝和雕有  56条龙的 “天下第一龙砚” 。龙砚长14.06米,宽3.6米,这56条龙象征着我国56个民族和谐相处。


  牟氏庄园自1982年开放以来,有许多国家领导人和知名学者都来观光。这里墙上展出的是他们留下的墨宝。


  历史的车轮从来不会为了谁而停留,一部浩瀚的牟氏庄园篇,在历史的长卷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又淡淡的飘散。留给人们的是意味深长的思考。

      

      载着满满的收获,告别牟氏庄园,再见栖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