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忽然感觉很容易疲劳,晚上下班回家都不愿说话,仿佛白天已耗尽元气,这样的状况持续一个星期后,我拜访了中医和西医的专家,医生和专家最后确诊为“女性更年综合症”,意味着我步入了一个尴尬的年龄,从医院回来,心情一直不好,难道就这样了?但一天后,我忽然想通了,一切都自然而然,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生米做成了熟饭,当下也许就是最好的阶段。

在这之前,我学习画画是让自己浮躁的心静下来。现在的我是让自己更静下来,可以沉浸在某一件喜欢的事情中,不胡思乱想。

为了让自己能更好地度过这个时期,我又开始水彩绘画。每天一幅,时间有长有短,长则二个小时左右,短则15分钟,把自己的呼吸调整更加均匀。

有时潮热了,面红耳赤了,如果当时正在做事,正好被人看到满脸是汗,那就顺手擦擦,自嘲自嘲:不好意思,更年了。如此竟会收获满满的同情,关心和理解。想想一向那么张扬的你也有更年!无形中,人与人的距离又近了许多!

满头的白发也不染了,就让来的更猛烈些吧。现在的白发很自然很真实。一头银发显示了我的睿智和才华(呵呵)

回到童年,不是心智又回到幼稚,而是用好奇的心和眼睛去发现。我试着用不一样的颜色去表现我固有的色彩,试着用一张糖纸去看看大海,试着唱唱走调的歌。老的可爱,而不是故作可爱,轻松的可爱。

人的一生,如花的日子真的很短,繁华过后,每根白发和皱纹都是那么真实,接受接纳它,争取让以后的每一根白发和皱纹都是有意义的,值得的。今天,我又重新出发,强锻炼爱自己,每个阶段将有每个阶段应有的精彩,这段时间我一直画花并告诉自己,将日子过成自己喜欢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