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南极贵族”企鹅

——潘刚志

到达长城站的翌日,晚饭后,几个队友穿上考察服、拿起照相机就向长城湾走去。站区不远处有群企鹅。它们肚皮雪白、脊背漆黑,站立时无论抬头或垂首,都文质彬彬,气宇轩昂,一派绅士风度。但一移步走动,就显得笨头笨脑,极像舞台上的卓别林。


在巨冰上原本喧闹戏耍的企鹅群突然警觉起来,引颈昂首,小眼睛不停地转来转去——显然是发现了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我们没敢去惊动这些受保护的贵族,继续站在远处观察。哦,那红嘴巴、个头稍为高大的是巴布亚企鹅;恼袋上有一圈黑带条纹的是帽带企鹅;矮个肚白、脊背黑的是阿德雷企鹅。后来我得知,目前世界已知的17种企鹅全部分布在南半球,其中15种生活在南极,在菲尔德斯半岛生活的就这3种企鹅。别看企鹅在冰上的走路姿势笨拙,一旦进入大海,它能像海豚那样在水中跳跃,遨游时速高达20公里以上。


长城站东面的“企鹅岛”,是上述3种企鹅的家园。平常只要天气好,又不用当班,我就背起照相机,带上对讲机、饮料、压缩饼干和巧克力(防止天气突变,被困。这些用品很重要。),沿着退潮之后从海底隆起的“水中路”步行前往企鹅岛。日久天长,对企鹅的生活习性也算有了认识。


阿德雷企鹅在南极分布最广,身体最高达75厘米,最重达6公斤。每年10月下旬从北方归来,11月下旬开始产卵。这时该岛最热闹,那一群群的企鹅漫山遍野,密密麻麻,就像雪地上突然长出了大片大片浓密黑色的野草,蔚为壮观。它的蛋重75—150克,比鸡蛋大,一般产两个。产卵后,母企鹅都出远门觅食,而留在家中的雄企鹅则把蛋托在自己的脚丫上,不吃不喝不动63天,直至小企鹅出世。




这孵蛋期间正值南极严冬,不仅夜长日短,而且暴风雪肆虐,风速常常达到每小时145公里。即便如此,企鹅爸爸仍面无惧色,坚定不移地保护着那弱小的生命。雏企鹅出生头两周,体重能比刚出生时增加10倍。3周左右形成雏企鹅群,集群生活。


小企鹅孵出后,出远门的企鹅妈妈风尘扑扑归来,带回为小宝贝准备的美味可口而富含蛋白质的食物——鳞虾。它们用自己的叫声从集群的雏企鹅中将自己的宝贝呼叫出来,就像我们去幼儿园找孩子一样。至此,鹅父亲已经2个月没有吃东西了,个个瘦骨嶙峋,体重减轻25%至40%。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世界上所有的“家”中,可能只有企鹅的“家”最为简陋,最称得上“寒舍”了。就是在这样的寒舍中,它们夫妻恩爱,繁衍后代。

企鹅的求爱方式也别具一格,在动物界中堪称最朴素也最富有诗意。通常,雄企鹅郑重地向“意中人”献上一块随意捡来的小石头,以此表示自己的爱慕之心。

人与企鹅竟有许多相同之处。

★原载1996年4月13日《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