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2

文/秋潭孤月

歌/思 予

  四季轮回,眨眼间,立秋已过。方闻蝉鸣雀跃,又见斑驳陆离。秋水长天, “三伏适已过,骄阳化为霖”,阴阳转环,时令变换,如此之快,令人一时还未适从,处暑已悄然而至。《月令七十二候集解》道:“处,去也,暑气至此而止矣。”“处”含有躲藏、终止之意,表示炎热即将过去,暑气也将消散,末伏一并收场。处暑,即为“出暑”,有炎热离开之意。七月流火,暑衰火灭,秋意渐浓……

  节气因农事需求而生,指导农事而立,是人类祖先,取精用弘,因时制宜、因势利导之智慧结晶。每年八月廿三日前后,当太阳达黄经一百五十度,便唤作“处暑”,处暑一到,气温显著生变,逐日下降,暑气嚣张不再。古人云,“一场秋雨一场凉”,“立秋三场雨,麻布扇子高搁起。”“秋雨天气凉,处暑热不来”等,就是对“处暑”时节,最逼真描述。

  一候,鹰乃祭鸟。鹰,古人谓之义禽也。秋令属金,五行为义,金气肃杀。鹰遂感其变,忙为越冬而备,故开始捕击诸鸟。鹰有一习,所猎之物,先于摆放,不急于食,似有灵性,感恩天赐。犹如人饮食前,祭先代为之者也。据说,鹰不会捕食正在孵化后代之鸟,不击有胎之禽,古人谓之“义举”,故得“义禽”之美誉。

  当然也有别论,认为秋熟季节,遍地美食,秋高气爽,也是鸟类、动物,最繁盛时期。处于食物链上端,鸟类天敌,雄鹰不可能错失良机,自然到了繁忙捕食季节。老鹰大量捕猎小动物,因猎物丰盛,无饥不择食之感,故不击有胎之禽,并把所捕猎物,摆放在地,欣赏后慢用,如同陈列祭祀一般。鹰乃猛禽,此时捕食,也是 “贴秋膘”之需,丰余猎物,自然留待冬藏之用。

  二候,天地始肃。处暑处在热凉交替时期,天地间,万物开始凋零,阳气由疏泄趋向收敛,自然人体内阴阳盛衰,亦随之转换,故生活起居,也要开启收敛模式,宜“早”为佳。早睡,以避秋日肃杀之气,早起,利于肺气舒展。晚上入寝,闭好门窗,以防风邪。

  古人为应景,官府有“秋后问斩”一说,通常于秋后,集中处决一批犯人,谓之“秋决”。就是顺天地肃杀之气,故先人有训:入秋后,不可骄盈,要谨言慎行,自省收敛。正如《吕氏春秋》云: “天地始肃不可以赢。” 其意告诫人们,秋天不可骄盈,要藏其锋芒,收敛切切。

  三候,禾乃登。“禾” 乃黍、稷、稻、粱等谷类,谷连藁秸之总称。稻秫苽粱之属皆为禾也, “熟”古言为“登”。禾乃登,意为五谷成熟,预示“五谷丰登”。稷为五谷之长,首熟此时。常言道:江山社稷,国事之大。“社” 指土地,“稷”指粮食,说明民以食为天,民生大如天。

  “稷”乃古代民生主粮,现为杂粮,“八宝粥”中有见。处暑时期,夜寒昼暖,天地凋敝肃杀,多种春禾,相继进入成熟阶段,乡民劳作一年,即将喜获丰收。处暑,既有五谷丰登之喜悦,又有摧枯拉朽之杀气,更有“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之豪迈。

  处暑前后,民间习俗,多与祭祖、迎秋有关。自古以来,为缅怀先人和已故亲朋,传达思念之情,立有三大鬼节,清明节、中元节、寒衣节。中元节乃“七月半”也,又称施孤、斋孤、地官节等。源于上古时期,原本为民间庆丰收、谢大地,秋尝祭祖之设,后称“中元节”,则因东汉后道教一说:七月半乃地官诞辰之日,为求阴曹地府赦罪放魂,让已故先人能回家团圆,故为地官庆生。正可谓:天官赐福,地官释罪,水官解厄。唐代,推崇道教,故中元节兴盛于此,相沿迄今。

  旧时流传,地官因庆生而法外开恩,从七月初起,就开启地狱之门,直至月底关门。故人间呼应,同时普渡,展开布施,与鬼门开闭同步,先竖灯篙,后放河灯,招致孤魂;而主体则在鬼节,搭建普度祭坛,设香案,铺祭物,祀亡魂、焚纸锭;架设孤棚,扬幡招魂,穿插抢孤等行事。终以鬼门关闭结束。时至今日,中元节前后,已成为祭祀先人重大活动时段。

  放河灯,乃祭祀主要一环,老老少少,围观两岸,既虔诚于心又因阵势所撼。河灯也叫“荷花灯”,形同荷花,花心为灯,一瓣心香。中元夜,放眼望去,水面上,花灯盛开,任其漂泛,照亮夜空,撼人心魄。普渡落水之魂和孤魂野鬼。现代作家萧红在《呼兰河传》中,有段注脚,释意十分到位:“七月十五是个鬼节;死了的冤魂怨鬼,不得托生,缠绵在地狱里非常苦,想托生,又找不着路。这一天若是有个死鬼托着一盏河灯,就得托生。” 放河灯,原来如此,言之成理。

  处暑前后,因洋面水温依然偏高,鱼群多会逗留周边海域,且此时,鱼壮虾肥。对渔民而言,乃捕获大好时节。国家为了保护渔业资源,得以休养生息,每年都颁布禁渔期,长达数月。处暑前后,禁渔期结束,沿海省份,出海渔民,都要举行盛大、隆重庆典仪式,也叫“开渔节”,欢送渔民出海捕鱼,祈祷上苍护佑,平安远航,满载而归。

  处暑后,暑退炎消,秋意渐浓,天高日丽,气爽温和,乃迎秋赏景绝佳时节。此时,就连天上浮云也不像夏日,时而干军万马,气势磅礴;时而乌云大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孩儿之脸,说变就变。秋日之云,略显几分娇羞,疏散自如,丝同白练,塑以各等物像,气象万干。而坊间向来就有“七月、八月看巧云”之说,自然隐含“出游迎秋”之意。

  秋气高悬,爽而胸畅,登高最得金气。肺主气、司呼吸。若亲近自然,步道深山密林,鸟语清脆,泉瀑幽鸣,加之富氧浓丰,登高望远,呼吸新鲜氧气,吐故纳新,可助肺气之宣降,有清肺健肺之功。故有登山赏秋,强身健体一说。但秋季运动,不可像盛夏,大汗淋漓,微微汗出即可,点到为止。

  秋之气机乃往里收矣,所谓养生,理应如此,要因时制宜。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秋天正是阳气收敛,为体内储备阳气,以安过寒冬季节。“秋收”焉能懈怠,免得冬天内虚、怕冷,悔之晚矣。“秋收”当养好肺气,养肺也是养容颜。

  鸭乃宴桌上品,浑身是宝,味甘性凉,有滋阴养胃、利水消肿之功,医理上讲,适用于骨蒸劳热、小便不利、遗精、女子月经不调等。以乌骨鸭药用价值为甚,结核病患者都能减轻潮热、咳嗽等症。老母鸭,补虚滋阴,对久病体虚、虚劳吐血者,均能补益。故民间历来有,处暑吃鸭子一说。做法也五花八门,有白切鸭、柠檬鸭、子姜鸭、烤鸭、荷叶鸭、核桃鸭等。老北京人,至今还保留好这一口,处暑是日,都会到各大门店,买处暑百合鸭等,回家老少共享。

  据考证,古人对处暑时节,多有赞赏。宋代陸游有一首题为《闲适》之诗,足以见证。其中两句有:“四时皆可喜,最好新秋时。” 他以浪漫情怀,独到眼光,吟咏出对初秋钟爱。

  白居易《早秋曲江感怀》诗曰:“离离暑云散,袅袅凉风起。池上秋风来,荷花关成子” 寥寥数语,生动展现,一幅处暑时节,长安胜景。天上暑云闲散高远,人间凉爽清风习习;池中荷风袅袅,莲蓬饱结满子。诗意高新清远,渲染了初秋荷塘时景。

  清末,江南著名弹词艺人马如飞《节气歌弹词》中唱道:“立秋向日葵花放,处暑西楼听晚蝉。”人琴共鸣,惬意闲生。秋日丽景初微,白露蝉声渐咽。更是将人们带进,暑去秋来之意境。

  立秋只名头,处暑秋方近。处暑后,白云清风,天高气爽,明月秋水。暑气燥热不再,换来蛙声一片,稻花香里议丰年。浅秋静美,河清海晏,时和岁丰,太平盛世。然而,处暑无三日,新凉直万金。霜鬓更省事,拳拳赤子心。岂能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秋凉后还有严寒,切莫陶醉、惬意不醒……

  西风自古而然,不解风情,会将燥焖与花香俱谢,会让爽情与离殇共生。“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忽然间,你会发现,争相斗嘴之蝉,销声匿迹,荡然无存。败红衰柳,桐叶凋敝,芳华染尘;老树昏鸦,猿声蛩怨,流年暗换。冷静后,方然醒悟,青春有梦,秋水无痕,生命轮回,不过是镜花水月,游戏人生。

  白云苍狗,光阴无情。“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舒适之日,勿要忘却,“为中华崛起而奋斗”,“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一生几多三竿日,惰废只需半炷香。人生苦短,道远迢递,奋斗之难,行人凄苦,非一声叹息,落字成殇。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发愤忘食,夙夜匪懈。展鲲鹏之志,借好风,扶摇直上九万里,敢上九天揽月。契而舍之,朽木不折,契而不舍,金石可偻,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天道酬勤。

  让我们心驻美好,顺应自然,言志抒意,静守流年情怀,品味秋熟芬芳,不仅诗意每天,更有奋斗不歇,即使终有谢幕,也要精彩人生。处暑秋雨,点滴清凉。凉风有信,秋月将圆……

岁次己亥处暑

(音乐、部分图片选自网络,在此向原作者表示诚挚的谢意,感谢您的辛勤付出🙏)

谢谢您的驻足,欢迎品读与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