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1

八月是旅游季,也是红树林白骨壤种子“榄钱”的成熟采摘季。两者相叠加,就成为北海银滩旅游区红树林的受难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虽经本人多次呼吁封林,但丝毫没有改变,红树林在加速往内陆退缩,等待它们的,难道只有消亡吗?

同往年一样,红树林不设防,任何人自由进出,既没有任何管制,也没有任何有效警示。一方面,红树林每年死亡一批,规模在不断退缩变小,但随着城市人口的增长,和游客数量的增多,进入林区活动的人次反而越来越多,这是任何庄稼地,或原始森林都不可承受之痛,何况生态已经极其脆弱的红树林呢?
红树林区活动的人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人:采摘红树果实“榄钱”的人。这些人早年只是当地老百姓,但现在,外来人口,甚至游客也加入其中,即使是砖砌的地面也经不起高强度的踩踏呀,何况银滩红树是白骨壤品种,需要大量的气生根维持生存呀?每年的七月至九月三个月,采摘榄钱活动让红树承受巨大生存压力
第二种人:红树林底栖生物的采挖者。红树林中有大量的底栖生物,有些可以作食材使用,比如,泥丁,螺,大蚝等都是上等美味食材。这些采挖者是一年四季均可作业,只要退潮,就可进入红树林。可以想见,红树的气生根,和以红树林为繁殖地的生物,比如鲎,哪有生存生长空间?
第三种人:游客。现在外地来北海旅游的人,流行一种玩法,就是去红树林海滩赶海。络绎不绝的游客,早晚分布在冯家江两岸,大假期间,扩散到冯家江至金海湾红树林的各个红树林入海口。这些游客来自全国各地,对红树林完全无知,没有任何警示或告之。他们基本上可以在红树林做任何事情。无论大人小孩,男女老幼,均可携带各种工具,畅通无阻的进出红树林。
由于过度的人类活动,冯家江两岸的红树林呈快速退化消亡趋势。根据本人多年观察,该片红树林的消亡方式是,沿外海每年死亡一批,向内陆退缩大约3至5米。内部退化死亡致密度降底,出现空洞化。为何会是从外海向内陆的红树死亡方式?主要原因就是过度的人类活动,临海一侧的红树气生根首先被人类踩踏死亡,致红树处于亚健康状态,抵御病虫害的能力降低。在绿藻和台风的作用下最后倒下,死亡。

但同时,经观察发现,有大量白骨壤种子在滩涂萌芽,并长成幼苗。它们原本是可以替代死亡的红树,从而完成新老交替使命。也是因为过度的人类活动,让这些红树幼苗来不及长大,就被人类践踏而亡。所以,该片红树林只见死亡,不见新生。
距北海城区最近的这片红树林还有一个特点,也是为其自身招来毁灭的原因。这就是其生长的位置属于沙滩,不像别的红树林生长在泥滩上,即便穿高筒水靴也难以进入。但金海湾红树林外海一侧穿拖鞋也可方便行走,极易遭受人类践踏。
因此,就银滩冯家江至金海湾这片珍贵的白骨壤红树林而言,最有效的保护措施就是封林。禁止人类进入,让其休养生息,繁衍子孙,扩大规模。如果不封林,按现在这种状态,大约20年内将彻底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但一说封林,部分当地老百姓就坚决反对,因为红树林是他们祖祖辈辈的衣食来源,尽管榄钱在过去并没有多少经济价值,但现在因旅游业的发展,红树果实是招揽游客的一道特色菜,的确有一定经济价值。具体有多大总量,需要统计才知道。但林下采挖的渔获价值并不大,量很小。
对当地百姓而言,最高最大的经济品种是红树林外海滩涂的沙虫。根据本人的观察分析,沙虫与红树林具有密切的依存关系,没有红树林,沙虫也将消失,这是因为红树林为沙虫提供了丰富的微生物饵料。正是这个原因,我们在银滩中西区的白沙滩,看不到沙虫的影子,因为银滩中西区的红树林早就消亡了
因此,保护好红树林,也就是从根本上保护了当地百姓的最大利益。权衡利弊,不难明白应该怎么做。但这个道理还需要向当地百姓进行宣传才能让他们理解。对沿岸百姓来说,传统的生存习惯依赖可能是其难以割舍的内在情感。

即使一些人暂时不能理解,圈禁受人类活动影响最大的那些红树林也是刻不容缓的事了。否则,红树林将在我们眼前消失,从而将我们铸成历史罪人。
这是去年萌芽的红树幼苗,侥幸存活到现在,如果我们像在公园种小树一样,用围栏保护,它也能长成大红树,但在这里,它毫无长大的希望!随时会被人类践踏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