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时我返回故乡


那有白天的太阳没被海水泡过,

那有夜晚的明月没被江河洗过。

我被一座他人的城市无情抛弃,

在一个长长的孤独沉寂的时空中逃离,

有着薄荷清香的晓风晨露,

把我从遗梦中摇醒。


故乡,

躺在大山怀里似醒未醒的孩子,

让我心酸,

我把肩背上空空的,沉沉的行囊,

挂在西山口瞬间隐退的残月里。


村中一位早起的老人,

正在一棵千年古榕树后张望,

他是谁家的兄长,叔伯,或是祖辈,

树旁那盏村上唯一的路灯分外明亮。


我不再犹豫徘徊,

顺着老人牵我的目光一溜小跑,

我的脚步走成了一村晨哨,

招来了鸡鸣狗吠羊咩人喧,

还有半张稚嫩红润的晨阳面孔,

正在东山梁上窥探。


2019.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