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在写下这次跑马记录以前,让我们重温《老人与海》里面经典台词:

“鱼啊,”他温柔地,却是大声地说,“我死也和你待在一起。”

只要自己有足够的决心,就能打败所有人。

不,你能,他对自己说。你永远都能。

“人可不是为失败而生,”他说,“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跟它们斗,”他说,“跟它们斗到死。”

再一次,我们又奔跑在马拉松赛道上,许多人,不分性别、国籍、年龄,因为热爱,从四面八方千里迢迢赶来,努力奔跑,奔跑在普洱这块神奇的热土上,一直跑到山的尽头,路的终点。

八月十八日,天还没亮,鸡都还没有睡醒,我便早早起床,直奔酒店搭车向太阳河赶去,我们共同相聚在太阳河马拉松赛道上,等待鸣枪起跑的那一刻,大家不时低声交谈,做做热身或尽情拍照。六点三十分,天边露出一丝鱼白,七十公里组的队员在高亢的状态中起跑了,接下来五十公里组的队员做热身运动,普洱市委领导上台讲话,之后,七点准时鸣枪开跑。

大家争先恐后鱼贯而出,开始奔跑在太阳河国家森林公园赛道上。两公里后,赛道进入原始森林,突然变窄,大家井然有序排队通过,队伍一直延伸到路的尽头,一眼望不到边际。好不容易通过窄道,大家尽情奔跑。穿过犀牛坪景区,开始下坡,之后进入泥泞的林间赛道,满满的赛道上都是人,大家踩着泥浆奋勇争先,唯恐落下自己。赛道依旧沿伸在原始森林之间,赛道两旁,满眼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在这南国秋天里,在这落叶缤纷的季节里,天高云淡,芳草萋萋,满眼都是绿,满眼都是美美的风景,大家不时驻足拍照,留住这美妙的一刻。

十公里后,队伍开始分散开来,十五、三十公里和五十公里的分不同赛道进行,大家纷纷向十五、三十公里赛道跑去,五十公里的赛道顿时冷清下来,诺大的赛道就奔跑着我们几个人,渐渐的,队员慢慢的多了起来,我们不时亲切交谈,不时驻足拍照。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的不远千里,从四川、广东、昆明赶来,因为热爱,热爱这古老的竟技运动,热爱普洱这块神奇的土地,山灵水秀,万物茁壮成长,热爱这里好客的人民,所以都愿意尽逐前路,挑战身体的极限。

我们不时穿过村庄,古老的村庄,不时升起缕缕炊烟,渐渐随风飘散。在这宁静的秋日早晨,薄雾融合着炊烟飘荡在村庄、小路、山的脚趾下。碧绿的野草,带着秋风的问候,把甘露撒在身上,在太阳的照耀下,透露出晶莹剔透的光,在这丰收的季节里,在这矇眬的景象里,一切都安然祥和,此刻,我只愿意做一株野草,一株美得让人醉的小草。我们不时穿过茶园,那满眼的绿呀,整整齐齐,绿油油地铺满大地,一垄垄,从一个山包到一个山头,犹如一块块碧绿的翡翠镶嵌在原始森林上。我们不时爬上陡坡,从山的那一边到山的这一边,从山的脚下到天际,眼前只见巨大的树冠连成一片,不是一块是林海,绿一直和天相接。

大家都纷纷赞叹普洱的美,这是一种原生的、粗犷的、自然的大美!

太阳渐渐地升高了,前方路的路依然看不到尽头,我们不时翻过山谷,踏过激流,在咖啡地里穿梭,从一个山脚爬上另一个山头,赤热的太阳开始显露出它恶毒的本性,我们只能大口喝水,抵御这只秋老虎。

三十公里补给站到了,我们又一次停留补给,队伍开始落下来。几个外地来的跑友告诉我们先走,他们还要停留一会儿,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的身影。前方依然是山路,“野象在此出没,请小心通过”的警示牌不时出现在眼前,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也顾不上了,只能奋力奔跑,直到大象脚印密集的出现在眼前,我的心里确实开始怕了,因为我身旁都没有人,只有硬着头皮狂跑。

太阳始终挂在天空,久久不曾挪动脚步,乌云早就卷起尾巴逃跑了,天边没有一丝云彩,恶毒的太阳面目狰狞,咆哮着,“我要晒死你,”并射出万丈光芒,我身边没有一丝风也没有人,人到艰难时,连风都瞧不上你,都离你远远的,此刻的我像一个孤魂野鬼,唯一支撑我的信念是:“路在脚下,前方、前方……”

我撑着立杖,继续奔跑,时而走上一段,从未停留过脚步,有两个跑友从我身边跑过,告诉我说,“快跑,这里有大象。”我心里暗自咒骂,谁要是还有力气还会愿意在此停留。终于跑过大象出没区域,开始进入村庄,心里开始暗自高兴,心想应该轻松些了。没跑多远,抬头看路,瞬时惊呆了,地上没有了路,只有高耸如云的原始森林和天连成一块。

考验意志力的时刻到了,人必须有钢铁般的意志力才能战胜困难,在困难面前,唯一能取胜的法宝就是:行动、行动、立即行动。

恶毒的太阳始终紧追我不放,继续咆哮着,“我要晒死你,”并射出万丈光芒,古老的村庄,恶狗也来凑热闹了,狗仗人势,在不远处,在主人家门口,在柴扉门缝对我狂吠,我真想上去掐死你,可是我也没有了掐死你的力气。灰白的水泥路泛着白光散发着热气向我扑来,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只能撑好立杖狠狠地把它踩在脚下,一步一个脚印从它头上踩过,

我继续在山腰前行,偶尔有一个跑友从身边跑过,大家都没有更多力气打招呼,只能相视而笑,一笑而过。立杖始终坚挺,深深插入泥土,一步、两步、三步,终于达到四十公里补给点。

额头的汗水已经渗出盐粒了,今天这种天气,真正叫人体验了什么叫炼狱般的感受,赤热的太阳晒得头皮发痛,如果不站稳,几分钟就想晕倒。经过再次补给,问了志愿者离关门的时间还早,又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又上路了。前方依然是陡坡,真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是“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打起精神,立杖又再次深深插入土地,继续向终点奔去。

太阳继续烧烤着大地,没有一丝风,大地像死去一般,连树木都无精打采垂头丧气,一个人为目标继续前行,站在半山腰一看,山脚下一个个身影正在艰难前行,没有一个人知难而退。终于走进了原始森林,在林间小道上,在林荫的庇护下,身上终于有了一丝丝凉意,此刻太阳也找不到我了,总算松了一口气,一个人沿着黄色的路标前行,身后没有一个人追上来。在原始森林里,鸟儿不时欢唱,松鼠冷不防从身边窜过,前方的林间小路依然飘荡着路标,可是身后就是没有人,一个人孤零零的,时而跑上一段,时而走上一段,一公里、两公里、三公里……路标依然指示前方,我犹豫了,是不是我跑错了方向还是发生了什么,手机又没有信号,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相信路标勇往直前了。

终于林间小道接上了水泥路,没跑多久就听到人的声音,眼前是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一帮人在路边补给点给我加油,一打听,我的路线没错,后面跑来的人还很多,离终点只有四公里了,离关门的时间还有四个多小时。顿时觉得浑身轻松了,吃着冰棒,林间小路上又跑出来一名队员,我们打招呼然后结伴而行,没多久,我们听到了前方传来运动员入场的声音,立即跑起来,终于跑过了终点。

每次跑马其实是一件挺痛苦的事,需要很好的体力和很强毅力,但是在前进的路上,我们累并快乐着。跑马带给了我健康的体魄,自信的面貌,坚强的品质,顽强的毅力,使我收获很多、很多,在跑马的跑上我们永远年轻。相信再一次我们还会在赛道上相遇,直到我们老去跑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