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真情,草书小语,为你,为你,只为你......

高山流水遇知音

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此句多被今天的人们用来描述爱情,其实是说为朋友送别的。它,出自收录于梁实秋散文集《雅舍小品》中的一篇文章《送行》之中。原文段落如下: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对于自己真正舍不得离开的人,离别的那一刹像是开刀,凡是开刀的场合照例是应该先用麻醉剂,使病人在迷蒙中度过那场痛苦,所以离别的痛苦最好避免。一个朋友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我最赏识那种心情。
这段写送别友人的经典名句,在我思想中,颇有深意——可用于友人、可用于爱情、更可用以比喻生命的往来:你来,我们都是有准备的迎接:母亲的十月怀胎,经历各种孕期的痛苦与折磨,如同在风雨中迎接着我们。你走,却未必都是有准备的离别......
多少人,是幸运地寿终正寝,是被人们羡慕的“修来的福气”?多少人,是被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夺走了生命?多少人是忍受或长或短时间的病痛折磨,最终还是离开?又有多少人,上一秒的活蹦乱跳,下一秒的猝死而亡?......
生,如你来,总有些人“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死,如有些人的离开,不是“我不送你”,而是我根本不知道他会走、会离开、会永别、会一生一世都不再见了......
这样的离开,最伤人!爱他的人,撕心裂肺;甚至恨他的人,都一时半刻缓不过神来,会思索很久那些与他曾经的恩怨情仇是如此的没有意义!
怎么平白无故地想起了写这些文字呢?哪里有平白无故,根本是由来已久!
十几年前,一个四十多岁的前辈朋友,高大魁梧的身材,健壮结实的体格,是一家人的顶梁柱。据说他的医保卡从来都没有使用过:一辈子连感冒都很少,更很少看病吃药了。一次,从市里坐长途汽车到塘沽为单位收款;刚坐在欠款单位的接待室沙发上,还没说话;对方转身给他倒杯茶的功夫,一回头,他倒在了沙发里,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今年初的一个晚上,我儿子的一个准备考研的同学,他的爸爸妈妈晚饭后遛弯散步。离开家的时候,看到孩子在看书复习,就没有打扰他,悄悄地走了。半小时后回到家,看到孩子趴在客厅地板上,永远离开了人间。这世上,又一幕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上演......
前几天,我的一个长辈亲戚,午睡后下楼乘凉。上一秒看到一位邻居还热情地打招呼,下一秒倒地身亡。女儿接受不了妈妈的不辞而别,哭喊着:妈妈、妈妈,我还没有尽孝,您怎么就走了……
“你来”,差不多都是在人们的迎接中而来!却有多少人的“你走”,是毫无准备之下的猝不及防与意料之外,甚至他们自己的灵魂都不相信自己的躯壳会突然而逝吧!
我参加了这位亲戚的葬礼,送她最后一程:由人间到天堂的摆渡,竟是亲人们悲痛欲绝的眼泪!
公墓,又添新坟。
寂静的墓园,肃静的墓碑,两个安静的名字——放眼望去,很多合葬的夫妻之中,有多少恩爱如初,死别让活着的人悲痛欲绝?又有多少冤家怨侣,一辈子吵吵闹闹,甚至叮嘱儿女:我们俩死后千万不要埋在一起,这一世欠的债已经还完,下辈子再也不要遇见他(她)......此刻,他和她,生前不论是恩、是爱、是怨、是悔......都归于沉寂,深埋于土里;几年后、几十年后,没有人再记得、再回忆他和她的一点一滴与恩恩怨怨,所有的一切,归于尘土!
苟活于世的我,经历了很多生离死别。一场场的遇见,一幕幕的离别;遇见的欣喜若狂,离别的痛断肝肠......每每,还是看不开,想不透,也许用情太深的人就是这么不理智地伤透自己吧!
我们的遇见,都是前世欠的债!若不相欠,怎会遇见?
所有的“见”,都是“痛”的根源——若不见,就不念,就没有喜,就没有痛。
今生,不论缘深缘浅,都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在遇见的那一刻,已经定好了分离的时间......
所有能够预知的离别,不论生离,还是死别,都应该怀着感恩的心,好好说一句“再见”:也许会耽误你几秒的时间,却没有太多余生的遗憾……
所有来不及说“再见”的离开,不论生离,还是死别,都是心口上的那个伤疤,时时黯然回想、久久不能释怀......
我的泪眼,看着一块又一块冰冷的墓碑,深埋于地下的人啊,不论你们的遇见是幸福多一点,还是苦痛多一点,这一生一世,恩怨了结!!!其实,死后的我们,和谁葬在一起、埋在哪里,抑或是根本没有办法入土为安......有什么关系呢?
来到忘川河,走上奈何桥,喝干孟婆汤,绕过三生石——不论爱还是不爱,来世再不会遇见......
也有人,为了来世能够再见今生最爱,不饮忘情水,跳进忘川河,苦等千年煎熬之后的转世投胎——却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地走过奈何桥、喝下一碗又一碗的孟婆汤;那些用他的眼泪熬出来的孟婆汤,没有一滴,是为你......
今生,不负遇见;
来世,不期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