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了歌》

改革了,

开放了,

情歌我也敢唱了。

说好了,

说坏了,

没人打成右派了。

退休了,

不干了,

革命生涯到站了。

解放了,

轻松了,

不用按点出工了。

养老了,

休闲了,

呆着也能挣钱了。

自由了,

随便了,

全凭自己心愿了。

地北了,

天南了,

大好河山都玩了。

参观了,

饱览了,

艺术珍品开眼了。

小说了,

诗歌了,

古今名著看多了。

电脑了,

微信了,

老夫与时俱进了。

上网了,

刷屏了,

生活缺它不灵了。

购物了,

旅行了,

花钱不再心疼了。

高铁了,

民航了,

出国也挺平常了。

体验了,

开悟了,

参透人生之路了。

不比了,

不攀了,

日子过得简单了。

杂粮了,

稀饭了,

饮食讲究清淡了。

鞋帽了,

服装了,

只求舒适健康了。

腰弯了,

背驼了,

量量身高又矬了。

骨软了,

筋短了,

遛弯走不多远了。

膝僵了,

腿疼了,

不拄拐棍不行了。

耳背了,

声大了,

老来学会打岔了。

头晕了,

眼花了,

瞧着老伴像妈了。

牙少了,

胃小了,

刚吃几口就饱了。

烟戒了,

酒减了,

沒喝二两上脸了。

尿频了,

觉少了,

喜欢淸靜怕吵了。

过年了,

团圆了,

孩子一闹又烦了。

肩痛了,

臂麻了,

这手啥也別拿了。

活少了,

病多了,

难受劲儿甭说了。

这疼了,

那痒了,

自己忍着不嚷了。

排队了,

挂号了,

整天忙着吃药了。

检查了,

化验了,

无可奈何住院了。

养生了,

保健了,

想想还是被骗了。

理财了,

炒股了,

终于当上分母了。

两虚了,

三高了,

当年豪气全消了。

夕阳了,

傍晚了,

青春一去不返了。

不野了,

不疯了,

小伙变成老翁了。

不争了,

不吵了,

双手一握和好了。

谁胜了,

谁赢了,

相逢一笑扯平了。

想开了,

无怨了,

只要活着就赚了。

说白了,

点破了,

老友听着都乐了。


半字诀

佚名

自古人生最忌满,半贫半富半自安;

半命半天半机遇,半取半舍半行善;

半聋半哑半糊涂,半智半愚半圣贤;

半人半我半自在,半醒半醉半神仙;

半亲半爱半苦乐,半俗半禅半随缘;

人生一半在于我,另外一半听自然。

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值得品的一句话!


《为儿孙站好最后一班岗》

作者:原赤峰市教育局局长张子军

满头雪染,

 一脸沧桑,

放下自己的爱好,

背起自己的行囊,

带上相依的老伴,

锁上温暖的老房,

别离难舍的故土,

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撇嘴]

肩负起特殊使命,

投身到新的战场,

给子女看家带孩做饭,

买菜擦地洗衣裳,

升格为虚职的爷辈,

降格为带薪的佣娘,

可爱的子女为了我们实现了天伦之乐,

终于成为三世同堂,

他们工作很累,

他们工作很忙,

虽然我们腰酸腿痛,

虽然我们高血压又高血糖,

为了毕生的理想

为了这个和谐家族的辉煌,

再纠结也得一如既往。

清早天不亮就得起来操忙,

晚上儿孙不睡难得上床,

一日三餐要征求意见,

按照菜谱买菜购粮,

两条腿东颠西跑,

一进家门就下厨房,

带小孙儿最是难缠,

冷热饥饱挂肚牵肠,

一不留神出点差错,

落儿女

埋怨自愧难当。

幼儿园学校按点接回送往,

零花钱得时常带在身上,

孙儿喊着爷爷奶奶我要吃雪糕烤肠。

外孙叫着佬爷姥姥你们快去为我买棒棒糖!

现在年轻的爹妈都喜欢赖床,

拖拉懒散习以为常,

衣服脏了随便捡拾就是一大框,

早晨起来从不见叠被铺床,

说得轻了不闻不管,

说得重了就给你个软抵抗,

再说给你个脸子三伏天冷若冰霜。

俺只好动手亲自去拾掇,

不然看着心里堵得慌,

好不容易盼个礼拜天,

还要陪着他们去逛商场,

他们要是看中哪件名牌衣裳,

就说兜里钱不宽敞,

老爸老妈您是财神爷到堂,

是不是先给我们垫上?

大半辈子辛勤工作,

本以为退休后彻底解放,

没想到沦为三等公民,

小屁孩地位却至高无上,

今天设计个食谱,

明天研究个健康。

消费不计成本不想明天有无口粮,

我就奇怪了现在咋都成这样?

房间不大上楼如上云端,

日复一日像住牢房,

年事虽高但还得一层一层慢慢上,

最尴尬是卫生间仅有一间,

早晨还得等候排泄憋得慌,

没办法急急忙忙冲下楼房,

到外面去找茅房。

刚要发点牢骚,

被人一句呛伤,

我们没有积蓄,

二老理应相帮,

虽然交了首付,

还是没有买上豪房,

无言以对愧疚难当,

只得忍气吞声再受内伤。

出门两眼一抹黑难辩方向,

没有朋友交流和彼此相商,

寂寞孤独和单调,

想起同事同学邻居街仿,

远隔千山万水常想家乡,

心里一片涌动,

恰如倒海和翻江,

自忖青春已过,

唉声叹气彷徨,

何时孩子长大,

把我老身解放?

只有找好理由,

才能心理健康,

你是我们所生,

又是我们所养,

咱不照管谁管,

咱不相帮谁帮?

人活一世图啥?

儿孙幸福我们荣光,

想到此处老心放下,

心甘情愿累忙!

我要牺牲我的一切,

我要发出最后一点余光

坚持为儿孙站好最后一班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