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江夜景图,部分来自网络,谢谢原作者!

                 司空图和二十四诗品(上)

                  (柴夫唐诗故事系列)


       唐朝末年,不第秀才黄巢,就是写下:“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那位,因不第而怀恨,継而举兵反唐,弄得天下大乱。

       当他的军队经过山西中条山时,手下将领却下了一道这样的命令:经过王官谷时,必须绕道走,不得打扰谷中的贤士。谷中的这位贤士姓司空名图。

       晚唐懿宗皇帝咸通十年(公元869年),山西永济人司空图考中了进士。这个司空图是中唐大诗人司空曙的孙子,晚唐著名的诗歌理论家和诗人。在唐僖宗时官当到中央办公厅主任、皇帝的机要秘书。可没干多久,就因病辞任,回到了中条山王官谷自己的老家。

      唐昭宗时,先后召他为谏议大夫和户部侍郎,他都以自己腿有病而坚决请辞。

       他祖上留下不少田产,所以就在谷中建造了亭观房子。在壁上画唐代志节士人的图像以自励,并题名为“休休亭”。

      同时写文以表心志:“辞官,是美事。既安闲自得,美也就有了。本来,衡量我的才能,一宜辞官;估量我的素质,二宜辞官;我老而昏聩,三宜辞官;再,我年轻时懒散,长大后马虎,老了后迂腐。这三者都不是治世所需要的,所以更宜辞官了。”

      黄巢举兵反唐后,天下大乱,司空图就自称为“耐辱居士”。以奇特古怪的言语来免祸。他预先准备了棺材坟地,遇到好天气就领客人们坐在墓穴里饮酒赋诗。客人觉得难堪,司空图说:“你何必看不开呢。生与死本是一回事,我们只是在此暂游而已?”

      因此,他被文人士大夫们目为高士。连黄巢军将领也都知道他的贤名,才特令军队绕道王官谷,不去打扰他。不少文人及百姓纷纷都去他那里避难。

       朱温篡位,弒杀唐哀帝后,召司空图为礼部尚书,他“不食扼腕,呕血数升而卒,年七十有二。”被视为忠臣不事二主的典范。在《新唐书》中,欧阳修将其列入“卓行”之卷。而整个唐代,以“卓行”列传者仅有五人。

      《二十四诗品》是司空图一生最重要的论著,也传世最广,其对后世影响远大。由于后人对它的摹仿,历代产生了许多续作,并从诗歌理论发展到其它的范畴,如袁枚《续诗品》、顾翰《补诗品》、黄钺《二十四画品》、郭麐《词品》、杨夔生《续词品》、江顺诒《续词品二十则》、魏谦升《二十四赋品》、于永森《诸二十四诗品》(含《新二十四诗品》、《后二十四诗品》、《续二十四诗品》、《补二十四诗品》、《终二十四诗品》、《赘二十四诗品》)、许奉恩《文品》、马荣祖《文颂》等等,这些续作从另一个角度真实反映了《二十四诗品》的持久不衰的精品魅力。

     《二十四诗品》专谈诗的风格问题。司空图在刘勰、钟嵘等前人探讨的基础上加以综合提升,将诗的风格细分为二十四种。即:雄浑、冲淡、纤秾、沉著、高古、典雅、洗炼、劲健、绮丽、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缜密、疏野、清奇、委曲、实境、悲慨、形容、超诣、飘逸、旷达、流动。每种都以十二句四言诗加以说明,形式整饬。《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之为“诸体毕备,不主一格”。

       今人朱东润将《二十四诗品》分作五类:其一是论诗人的生活,有“疏野”、“旷达”、“冲淡”。

    其二是论诗人的思想,有“高古”、“超诣”。

    其三是论诗人与自然的关系,有“自然”、“精神”。

    其四是论诗作的风格,有“典雅”、“沉着”、“清奇”、“飘逸”、“绮丽”、“纤秾”等属阴柔之美;“雄浑”、“悲慨”、“豪放”、“劲健”等属阳刚之美。

     其五是论诗的作法,有“缜密”、“委曲”、“实境”、“洗炼”、“流动”、“含蓄”、“形容”。

                              一       雄浑


  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

  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匪强,来之无穷。


      “雄浑”是二十四品中最重要的一品。之所以放在首位,强调的是一种与自然相融同体的最高的美,也就是诗歌创作的最理想境界。它所体现的“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的创作思想是贯穿于整个二十四品的。

“雄浑”之美的诗境具备如下特征:

     雄浑的诗境有如一团自在运行的元气,浑然一体,不可分割,是一种整体的美,一种自然之美;而绝无人工痕迹,是美的最佳境界。

      在浑然一体的诗境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意味,犹如昼夜运行、变幻莫测的混沌元气,日新月异,生生不息,故而是“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是一种含蓄的美,超乎一切言象之外;“雄浑”亦是一种传神的美,而不是形似的美。

     “雄浑”之美具有空间性、立体感,是一种有生命力的动态之美,和中国古代文学艺术中所强调的所谓“飞动”之美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二        冲淡


  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犹之惠风,荏苒在衣。

  阅音修篁,美曰载归。遇之匪深,即之愈希。脱有形似,握手已违。


       “冲淡”是二十四诗品中和“雄浑”相并列的另一种重要诗境。其和“雄浑”相辅相成。虽风格特征不同,但在哲学思想基础和诗境美学特色的基本方面,则是和“雄浑”一致的。所以“雄浑”中有“冲淡”,“冲淡”中也有“雄浑”。“冲淡”之境,当以陶渊明、王维诗作为最,诚如东坡所谓“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也。 “冲淡”之美和“雄浑”之美相比,也同样具有整体之美、自然之美、含蓄之美、传神之美、动态之美。

     当然,和“雄浑”相比,“冲淡”之美显然又有着不同的特色,大体说来,“雄浑”之美具有刚中有柔的特色,而“冲淡”之美则是柔中有刚。“雄浑”之作一般说往往气魄宏大,沉著痛快,而“冲淡”之作一般说往往冲和淡远,优游不迫。阳刚之美和阴柔之美可以“兼济”,有的诗在冲和淡远之中也可以有沉著痛快。

                                三      纤秾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碧桃满树,风日水滨。

  柳阴路曲,流莺比邻。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


       纤秾”一品则用意象批评之法来论。王渔洋《香祖笔记》中说:“‘采采流水,蓬蓬远春’,形容诗境亦妙,正与戴容州‘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八字同旨。”均使用意象批评的方法, “纤秾”虽然色彩鲜艳,风光秀丽,但绝无浅俗鄙俚之态,而仍有“真体内充”之实,正如杨振纲《皋兰课业本》所云:“此言纤秀秾华,仍有真骨,乃非俗艳。”。它虽然描写具体,刻画细腻,但毫无人工雕琢痕迹,而显出一派天机造化。虽然清晰可见,明白如画,但却并非一览无余,而使人感到韵味无穷。它和“雄浑”、“冲淡”之美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四        沉着


  绿杉野屋,落日气清。脱巾独步,时闻鸟声。鸿雁不来,之子远行。

  所思不远,若为平生。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


      这一品也是很典型的意象批评之范例,写一个隐居山野的幽人之沉著心态,来说明具有此种风格的诗境美。沉着的特点,如同晚清况周颐在《惠风词话》中所说:“平昔求词于词外,于性情得所养,于书卷观其通。优而游之,餍而饫之,积而流焉。所谓满心而发,肆口而成,掷地作金石声矣。情真理足,笔力能包举之。纯任自然,不假锤炼,则沉著二字之诠释也。”

      因此,《皋兰课业本原解》云:“此言沉挚之中,仍是超脱,不是一味沾滞,故佳。盖必色相俱空,乃见真实不虚。若落于迹象,涉于言诠,则缠声缚律,不见玲珑透彻之悟,非所以为沉著也。”这是比较能说明沉着之特征的。

                                五       高古


  畸人乘真,手把芙蓉。泛彼浩劫,窅然空踪。月出东斗,好风相从。

  太华夜碧,人闻清钟。虚伫神素,脱然畦封。黄唐在独,落落玄宗。


     《诗品》所论“高古”,与刘勰的《体性》篇中所论“远奥”有接近之处,这在于它们都体现了道家的玄远之思,超脱世俗的精神境界。但刘勰指的是广义的文章之风格,虽也包括了诗歌在内,然而主要是指语言风格说的,而《诗品》则是说诗歌的意境风格,它更突现了高古的精神境界。

      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论诗之品则有九,其中有“高”,有“古”,有“雄浑”,有“飘逸”。“飘逸”接近于《诗品》的“冲淡”,而“高”、“古”则与《诗品》之“高古”较为接近。杜甫在《解闷》十二首之八中曾写王维道:“不见高人王右丞,蓝田丘壑漫寒藤,最传秀句寰区满,未绝风流相国能。”这是从儒家角度来看王维这样避世隐居的高人,儒家也尊重像长沮、桀溺、许由、巢父、伯夷、叔齐这样的高人,但是他们和道家心目中的高人、畸人还是有区别的。儒家的隐士只是不受名利的羁绊,不像道家的高人在整个心灵上超脱尘世。不过,在谢绝名利、超脱现实方面还是有一致之处的,所以庄子也很赞赏许由,多次说到尧让天下、许由不受的故事。

                                   六       典雅


  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

  眠琴绿阴,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


       “典雅”一品写的是隐居“佳士”的形象。司空图这里所说的“典雅”,和儒家传统所说的“典雅”是很不同的。比如刘勰在《文心雕龙*体性》篇中说的“典雅”,则是儒家所推崇的“典雅”,故云:“熔式经诰,方轨儒门。”是积极进取,寻求仕进,按儒家伦理道德规范,严格要求自己,以齐家治国平天下为目标的人格风范。而《诗品》中的“典雅”,则颇象《世说新语》中那些“清谈名士”的风度、雅量,对人生看得极为澹泊。视世事若尘埃。

                                   七        洗炼


  如矿出金,如铅出银。超心炼冶,绝爱缁磷。空潭泻春,古镜照神。

  体素储洁,乘月返真。载瞻星辰,载歌幽人。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洗炼”一品讲的一种艺术技巧,但实际上也是说的一种诗歌的境界。此言诗境务必达到一种自然纯净、返归本体的状态,而绝无世俗尘垢之掺合,故云:“如矿出金,如铅出银。”

                                   八   劲健


  行神如空,行气如虹。巫峡千寻,走云连风。饮真茹强,蓄素守中。

  喻彼行健,是谓存雄。天地与立,神化攸同。期之以实,御之以终。


      “劲健”本是一种强劲有力、壮健宏伟的风格,但《诗品》中的“劲健”不同于一般经由人力奋斗而达到的“劲健”,而是“大用外腓,真体内充”而显出的“劲健”。 谓“劲健”之势非只一时,而可持之以恒,久而不变。“劲健”与“雄浑”较为接近,而一在突出“浑”,一在突出“健”。

                                       九    绮丽


  神存富贵,始轻黄金。浓尽必枯,淡者屡深。雾馀水畔,红杏在林。

  月明华屋,画桥碧阴。金尊酒满,伴客弹琴。取之自足,良殚美襟。


      “绮丽”本指绮靡华丽,例如李白《古风》之一云:“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一般多指六朝华艳绮靡、采丽竞繁之作,既颇多富贵气,而人为雕琢之痕迹亦较显露。然而,《诗品》中之“绮丽”如《皋解》所说:“此言富贵华美,出于天然,不是以堆金积玉为工。”

                                   十       自然


  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着手成春。如逢花开,如瞻岁新。

  真与不夺,强得易贫。幽人空山,过雨采苹。薄言情悟,悠悠天均。


       “自然”是中国古代文学创作中最高的理想审美境界,它的哲学和美学基础是在老庄所提倡的任乎自然,反对人为。刘勰在《文心雕龙•原道》篇中说:“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奇;夫岂外饰,盖自然耳。”

                                 十一     含蓄


  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己,若不堪忧。是有真宰,与之沉浮。

  如渌满酒,花时反秋。悠悠空尘,忽忽海沤。浅深聚散,万取一收。


      “含蓄”也是中国古代意境的主要美学特征。这一品强调含蓄必以自然为基点,方有“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之妙。

                                  十二     豪放


  观花匪禁,吞吐大荒。由道反气,处得以狂。天风浪浪,海山苍苍。

  真力弥满,万象在旁。前招三辰,后引凤凰。晓策六鳌,濯足扶桑。


     “豪放”和“劲健”一品一样,是出乎自然之气质,而非人为强力以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