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别业

唐·王维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王维说,中年以后存有较浓的好道之心,直到晚年才安家于终南山边陲。




  



他说的“道”,是什么呢?是道家的修道,也是美好的大道,自然人生的规律。道法自然,无功无名。




  



王维说,兴趣浓时常常独来独往去游玩,有快乐的事自我欣赏自我陶醉。






一个“独”,一个“自”,透露出什么玄机?表面上见其孤独寂寞,深处则见其享受见其自得。还有一个“空”字,似略有小憾。他之不喜,乃官场之喧嚣,他之憾,乃无同道之共赏。

  



走到水的尽头,去寻求源流,走累了,就坐下来,看那上升的云雾千变万化。




  



这或行或坐,没有计划,没有定时。要去,是因为“兴来”,高兴了就走;要停,似乎是走到水之源头;累了,就坐,静静的看云看雾,与云雾山川融为一体。




  



偶然在林间遇见个把乡村父老,偶与他谈笑聊天每每忘了还家。







一切都随缘,不期之遇,自然之喜。“无期”即无待,无待便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