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韩水霖

天堂里如此冷清寂静,

你可否听到,

天堂里一帮战友的呼声,

七嘴八舌说个不停,

只为

——诉说心中的苦衷……


四十年前那场自卫还击战,

一帮战友集结天堂里面,

戎边保疆,

血拚战场,

只为了祖国繁荣富强,

父母老有所养。

我们走了,

也无需挂肚牵肠。


父母仍住在入伍前盖的老房,

国家的安定,

已换来改革开放,

别人的口袋里鼓鼓囊囊,

而我们天堂里这帮,

被国家称之为烈士的父母,

依旧清贫如常。


曾经这样瞎想,

当年要是扔掉钢枪,

逃离战场,

回到父母身旁,

我们是否,

还能

——继续诵读毛泽东思想,

我们是否,

还能

——向前看,奔小康,

有点困惑,

也有点迷惘。


国家在壮大富强,

我们却已被遗忘,

儿在天堂,

父母寸断肝肠,

痛失爱子的父辈,

有什么资本去

——奔小康,

儿不该裹尸疆场,

儿应该当个逃兵。

侍奉爹娘,

用男儿宽大的臂膀,

支撑起小家,

这个大樑。

国家现代化的成果,

我也照样分享。


可儿血气方刚,

入伍就为戎边保疆,

从军就为拚杀战场,

当兵就为祖国安康,

穿上军装,

手握钢枪,

祖国的大门,

外敌若要入侵

——休想。


天空中群星璀璨,

那是天堂战友们期盼的目光,

血染的战旗,

换来祖国的蒸蒸日上,

尊崇军人,

别只是挂在嘴上,

用政策把年迈的父母扶帮,

九泉之下,

战友们也会把

《我和我的祖国》

高声歌唱。


熄灯号已经吹响,

天堂的战友,

也回到各自的小房,

尽管牢骚满腹,

抱怨常常,

一旦听到集结的号声,

他们依旧会,

快速的全副武装,

整齐的排列在,

——祖国的南疆。


安息吧,战友,

瞑目吧,战友,

祖国不会把你们遗忘,

"光荣之家"的牌匾,

已闪光的挂在5700万战友的门楣上,

你们永远都是,

人们学习的榜样。


2019年6月4日于惠州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