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韩水霖

从十月怀胎到呱呱坠地,

从襁褓之中到呀呀学语,

一步不离,扶你成长,

待到儿孙满堂,

躬着佝偻的腰杆,

仍在为儿孙奔忙,

——就是爹娘。


不穿的衣裳,

吃剩的饭菜,

全都交给爹娘。

孙子要留洋,

儿子要买房,

爹娘业已干瘪的血管,

用针一扎,

仍有鲜血流淌,

慷慨解囊,

仅为了使门庭,

迸射万丈光芒,

——就是爹娘。


逢年过节时,

爹娘最为开朗,

平时省吃俭用,

今日格外大方,

锅碗瓢盆柴米油酱,

鸡鸭鱼肉分外飘香,

儿子爱吃的红烧肉,

媳妇爱喝的银耳汤,

孙子喜欢的鱼肉丸,

忙碌着年老的爹娘,

儿孙们坐在厅堂,

横七竖八紧张地,

——遨游上网。


只有无私的奉献,

不求点滴的回报,

把一生都给了儿女,

从来不为自己思量,

不知能否换来

——老有所养,

——就是爹娘。


别总是

——借口工作太忙,

别总是

——没钱才想起爹娘,

别总是

——把孩子交给爹娘,

夫妻俩在外潇洒晃荡,

爹娘并不是银行,

银行里也无爹娘,

家里并不是幼儿园,

爹娘也不是园长。


常回家看看,

这是爹娘的精神食粮,

他们不求兜里有多少银两,

却祈祷儿女们,

日子过的无限荣光,

别埋怨,

他们掉在碗边的米粒,

别埋怨,

他们行动迟缓,

别埋怨,

他们穿着不洁的衣裳,

别埋怨,

…………

因为他们的双腿,

已无法将

——你们的世界丈量。


别等到坟头的草儿,

变得枯黄,

才想起,

一生都为了儿女的

——爹

——娘……。



2019.8.9于惠州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