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无声,尤其是初秋她没有夏花烂漫,没有深秋的万山红遍,静悄悄的很少人为之写诗作赋。早几日就看到初秋斑驳的景象了,苍翠中夹杂着稀疏的几片黄叶,偶尔也有几片红叶,秋虫正呢喃,完成它对世界的残缺美的使命。今天特意带手机拍个照片,让无声的流年有迹可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