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我就爱玩水。下雨的时候,我常常站在屋檐下,让清凉的雨水顺着小手指流过,飞扬着阵阵童年的欢笑。在潺潺的小溪流水声中,伴着妈妈的槌衣声,我用光着的小脚丫起劲的拍打着小河水,让水花溅到脸上、身上,再顺着小脖颈儿流下,温柔的就像妈妈的爱抚。

现在我更爱玩水。不单是因为她是生命之本。更是因为她是我镜头里的舞者。当我走进丹东的百瀑峡谷,心灵又一次被奔流的溪水洗礼。或许因为是雨后,那山泉水更加热烈欢腾,不时地变换着身姿,一会儿轻柔雅致,窃窃私语,和你倾诉她的柔情;一会儿又豪迈开朗,壮丽浩然,大声地唱着歌儿流向远方。是那样清澈、那样明朗,沁人心田、纯人心地,与一草一石调和成诗、成画,又如一群身着白色霓裳的舞者,舞动着世间万千的美好和自然。于是,我的快门响起来,和那水声一起,在儿时美丽的记忆里,奏响我生活的欢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