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山风高中毕业那一年,父亲赵树得了一场急病,还没来得急去医院,死在120车上。

赵山风在父亲的葬礼上,无意中听到亲属们谈论起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孩子,是父亲从外面抱回家抚养的,难怪母亲对他是种淡淡的母爱。

纸包不住火,当赵山风问母亲李凤凤的时候,母亲冷漠的眼神看着他,没有躲闪的坦诚,“我虽然不能生孩子,但是也没想去抚养别人的孩子,当初是你爸,通过熟人要来的。”

赵山风了解母亲的性格,他很少见到她脸上洋溢着笑容,总是一脸忧郁,对他不闻不问的。私下偷偷问爸爸,“你妈个性太强,不成熟,别怪她!”

“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吗?”赵山风对李凤凤感情不是很深,可以说他是爸爸一手带大的。

打他记事起,就是爸爸给他洗衣服,爸爸给他做饭,爸爸给他零用钱,爸爸接送他上放学。

初三那年,他央求母亲,“妈妈,老师说每次家长会都是爸爸参加的,她说今年马上初中毕业了,期末的家长会让您去,说妈妈是女的,跟你容易沟通。”

经不起他的撒娇和软磨硬泡,李凤凤答应了,赵山风一蹦三尺高,在学校里跟同学说,“你们都没见过我妈妈吧,我妈妈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一点不像四十多岁。”“太夸张了,吹牛!”

“哼,你们等着瞧好了!等今年期末开家长会你们就看见我妈妈长啥样了!”

唯恐妈妈不去,赵山风隔三岔五就提醒妈妈,他也变的懂事了,主动打扫房间。

李凤凤那天对他说,“让我年底去给你开家长会可以,但你必须得考班级前三名我才去,要不然,还是你爸去吧,我可嫌丢脸。”

那一学期是赵山风最刻苦,最勤奋的日子,书山有路勤为径 学海无涯苦作舟,功夫不负有心人,赵山风破天荒的考了班级第二名。

他欢天喜地的跑回家把成绩告诉了妈妈,妈妈脸上漏出尴尬的表情,“行啊,儿子,考的挺好的,我还以为你根本进不了前三名呢!不过很遗憾,我明天单位有个重要的会得参加,还是让你爸去吧,这次你成绩好,让他也光彩光彩!”

男儿有泪不轻弹,赵山风为此哭了好久。

妈妈一句安慰的话都没说,爸爸埋冤她,“既然答应孩子了,就应该去一趟!”李凤凤耷拉着眼皮,讪讪的说,“应该的事情多了!你当初要他的时候,征求过我的意见吗?!”把碗筷一推儿,转身去了她的卧室。爸爸对着她的背影摇头“这么大年龄了,一点不成熟!”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爸爸去世两年了,赵山风爱爸爸,想爸爸。如今他已经参加工作,有了自己志同道合的女朋友陶陶。

陶陶是教心理学的老师,“山风,怎么感觉你最近心神不宁的,咱俩都快要结婚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的吗?”

赵山风把自己的身世一五一十告诉给陶陶。“你妈妈不是说一个叫李岚英的女人把你送给你爸爸的吗,这个女人就是线索,咱只要找到这个叫李岚英的女人。”

一波三折,在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赵山风和陶陶来到李岚英的别墅。

“我认识你爸爸,我还记得他的模样,高高帅帅的,人特别好,有担当,他知道我有一个表姐在市产院当助产士,就让我帮忙。”

她盯着赵山风看了一会儿,“孩子,你都长大了,也工作了,还有女朋友,别找你亲生父母了,找到又如何?再说我表姐去年出了车祸”她垂下眼帘,“人不在了!”

看赵山风和陶陶要告辞,她热情的说“吃过饭再走吧,我和你爸爸是发小儿,以后你有什么事就跟李姨说,你姨夫在市人大工作,我还有两个女儿,一个在公安局上班,一个去了加拿大。”

出了别墅,陶陶依偎在赵山风胸前“山风,你觉得失落吗?”“嗯,有一点,一个人都不知道亲生父母长什么样子,是不是有点遗憾?”

“我直言不讳了哈,我感觉李姨在说谎!我是学心理学的,我刚才观察过她,她跟你说话的时候一共摸了三次鼻子,还摸了一下耳朵,心理学讲,人在说谎话时会下意识的做这样的动作!”

“天啊,我才发现,你跟李姨长得有点像呢,不不不,不是有点儿,是特别像!”

其实,赵山风见到李岚英第一眼就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在市产院的档案室,赵山风和陶陶找到当年赵山风的出生证明卡,虽然字迹有些模糊,但还是可以辨认,生母:李岚英(未婚)生父:赵树……

一阵风吹来,陶陶幽幽的说,“我明白你为什么起名叫山风了,山和风合起来是个岚字”

赵山风搂过陶陶,“我可以释然了,我理解了我的妈妈-那个叫李凤凤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