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就像一部无厘头的电视剧,还不忘点缀几段红颜佳话。“江南有二乔,河北甄宓俏”,时空的错乱让曹植与甄宓这一对才子佳人擦肩而过,偶尔的回眸又改变了两人的命运。

       曹操的儿子生得多,一个更比一个聪明。曹植是老五,自幼聪颖。甄宓为上蔡令甄逸的第五女,九岁喜书,视字辄识,数用诸兄笔砚,建安中纳为袁绍子媳。一个是曹操之子,风流倜傥;一个为袁绍子媳,风华绝代。本是风马牛,是建安五年的那场战争,错成了你我他。官渡一战,袁绍之死加快了袁氏集团溃败,没有扛旗子的,曹操攻占袁氏老巢邺城。早就垂涎甄宓美色的曹操本想将这上好货色据为己有,但却被怀有同样色心色胆的儿子曹丕捷足先登;曹操尽管咬牙切齿,却也只能顺水推舟、那有与儿子争风吃醋的;其时,曹植因为年龄尚小,对此倒也心无旁骛。曹植与甄宓的那点事都是在曹丕大婚、甄宓做了他的大嫂后发生的,特别是在曹丕又相继纳了郭氏和李贵人、阴贵人后,郭氏不但工于心计,还利用曹睿不足月出生一事,诬称甄氏带孕嫁曹,致使甄宓一度郁闷,整天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才以情寄,情以才显。对于曹植这样一个文艺青年在藩王府是难得其俦的,他喜欢屈原《九歌》里的山鬼,他渴望宋玉笔下的梦中邂逅,亦如大漠旅人之于清泉;对于甄宓这样一个才华满腹且姿貌绝伦的怨妇来说,情感的种子一旦遇到如醴的甘露必将萌动,特别是面对一个同样才华横溢的小叔子。

       建安二十一年,曹操东征孙吴,当时随他去的有武宣皇后卞夫人、曹丕,还有甄宓的两个孩子曹睿与东乡公主。甄宓因为生病留在了邺城,曹植这个副职干部也留在了邺城。珠玉同椟,几多灿烂!曹植本来是深得曹操宠爱的,跟其父征战多年,文韬武略,被认为在诸子中“最可定大事”。建安十五年,曹操在邺城所建的铜雀台落成,他便召集了一批文人雅士登台为赋,曹植跟其兄曹丕自然也在其中。众目睽睽之下,独有曹植文不加点、一挥而就,一首《登台赋》,几句“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晖光”让曹操看后赞赏不已,一向重视人才的曹操产生了“欲立为嗣”的念头。

       叔丈崔琰因“辞色不逊”被下狱、妻子崔丽因“衣绣违制”被赐死、谋士杨修被诛杀、世子之位旁落,这些接二连三的遭遇与打击,在一般人看来都是无法承受的,然而在曹植看来,一切都归结为“苍蝇间黑白,馋巧令亲疏”。他脱离了低俗,生活在自己的灵魂世界里,莫说是荣华富贵,就是江山如画都难抵笑靥如花,以至于刘克庄在《后村诗话》里慨叹“至哉思王,以天下让”。不是一无所有,至少他还有自己的梦想——宓妃,这个自少年起就时时潜入他梦中的洛水之神,迷恻了他的一生。没有了世子之争的羁绊,现在的曹植生活更加放任了,为了这份无望的爱夜夜买醉。一次在曹丕家喝酒,看着朝思暮想的人儿咫尺天涯,他嚎啕大哭,跪求曹丕:

“哥哥,我不要江山,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这个女人,放我们归隐山林吧......”生活在理想世界的曹植不清楚世间胜者通吃的法则,与权力者讨价还价无异于与虎谋皮。建安二十五年,曹操去世,曹丕继承王位,不久又迫使汉献帝禅让,称帝洛阳。登基后的曹丕并没有忘记这个曾经与他抵足而眠的弟弟,这个才华盖世的弟弟,这个曾经在政治上、爱情上都给他带来过威胁的弟弟。兄弟异路未必反目成仇,然而他没有刘备“兄弟如手足”的胸襟,私欲的膨胀使得他怒气难消,于是借曹植京师朝拜的机会,想出个“七步成诗”的办法,欲加罪其弟。然而这一次曹丕却失算了,不知是他虚与委蛇做给大臣看的呢还是筹码穿透率太低,只见曹植闲庭信步、出口成诗:“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七步诗取喻之妙,用语之巧,在令人叹为观止的同时,也帮曹植逃过了一劫,当然还有太后的求情。失策后的曹丕责令曹植回邺城收拾家业,三天后前往被贬逐的封地。邺城、邺城,这个让曹植魂牵梦绕的地方,他的女神就住在那里啊!

      曹植别后不久,甄宓也一袭素衣、一骑白马,魂归洛水......并留下这样的诗篇:

众口烁黄金,使君生别离。

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

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

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

      次年,曹植依例赴京师朝拜,曹丕这次玩起了软刀子杀人的把戏,他把甄妃生前用过的金缕玉带枕送给曹植。曹植揣着枕头返回封地鄄城,途经洛水,夜宿舟中,恍惚之间,遥见宓妃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曹植一惊而醒,遂起身披衣、就着蓬窗微弱的灯光写下一篇《感甄赋》,赋中写他经过洛水,遇见美丽的洛水之神宓妃,相互爱慕,终因人神道殊,不能结为百年之好,最后不得不怆然而别。借洛水之神宓妃作为甄宓的化身,抒发蕴积已久的爱慕之意。曹植用尽了毕生的心血去爱,也用尽了毕生的才华去写,以至于千百年来所有对美人的描述都没有逃出曹植的框子。李商隐在他的诗作之中亦曾多次引用到曹植感甄的情节,并喟叹“君王不得为天下,半为当时赋洛神。”安放不下了,就是范冰冰也怎样?唉,残续的生命里,曹植远离京师、辗转封地。229年,徒封东阿,其间潜心研读佛经,并在鱼山闻梵,创作梵呗。佛说人生有八苦,子建尽偿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