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出镜:气象万千

草长莺飞花吐蕊,人间最美四月天。

都江堰景区内芳草青青,花香四溢,古树蔽日,波光潋滟,水天一色。

游走在都江堰,我不仅被它的优美怡人的景致所倾倒,更被它的凄婉故事、厚重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的人文情怀所折服。

都江堰坐落于四川省都江堰市城西,位于成都平原西部的岷江上。

起源于四川松藩县的岷江汇集百川之流后水量充沛,急流滚滚,浩浩荡荡,冲破千山万壑,在灌口镇汇入成都平原后,水流陡然减慢,易淤易决,曾经给成都平原造成无穷无尽的水患。

公元前256年(秦昭襄王五十一年),秦国蜀郡太守李冰为治理成都平原旱涝灾害而兴修了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大型水利工程-都江堰,它将岷江水流分成两条,其中一条引入成都平原,这样既可以分洪减灾,又可以引水灌田,变害为利。

自此,川西平原远离了旱涝灾害,各族人民休养生息,安居乐业,赤贫之地成为“天府之国”。

最是一年春好处,醉美山水都江堰;都江堰的美,在于它的简约和质朴。

站在北边玉垒山上俯瞰,都江堰犹如镶嵌在碧绿地毯上的串串珍珠,熠熠生辉而又兴趣盎然。

都江堰的三部分鱼嘴、飞沙堰和宝瓶口沿内江从西往东依次展开,错落有致而又落落大方。

鱼嘴是修筑在岷江江心的分水堤坝,把汹涌江水分为外江、内江;外江排泄洪水,内江引水灌溉。

为避免泥沙淤塞灌渠,在鱼嘴分水坝下修了飞沙堰,让泥沙洪水自动泄往外江。

宝瓶口是内江灌渠进水口,瓶口宽窄适度,控制着进水流量。

鱼嘴

飞沙堰

宝瓶口

三大工程相互依赖,功能互补,浑然一体,相得益彰,巧夺天工,形成了自动分流,自动排沙,自动控制进水量的合理布局和联动功能。

使其“枯水不缺,洪水不淹”,“水旱从人”,造福当代,惠泽后世。

都江堰虽然没有小浪底和三峡大坝的突兀和伟岸、喧嚣和高傲,但却简约和质朴;如同乡间母亲,不事张扬,静静的卑处一隅,默默的抚育和滋润着的川府之国的亿万儿女和万倾良田,并以为这才是自己的职责和本分,我认为这才是都江堰的魅力和精神所在。

伟哉,都江堰!

都江堰的美在于它的灵性。

也许是久居深山的寂寞,或许是见到这么多人的狂喜,冲出崇山峻岭的岷江之水从天际翻滚着、咆哮着滔滔而下,遇到江心鱼嘴分水坝后,便恋恋不舍的一分为二,各自沿预定水道温顺的匍匐前行。

二王庙

都江堰的美在于它的人文情怀。

纪念李冰父子而建的“二王庙”座落在玉垒山麓,飞檐斗拱,金碧辉煌,它面对岷江,背依青山,与古堰遥遥相望。

殿中有李冰父子塑像,他们面目清癯,和蔼可亲,朴实敦厚,目光炯炯,好像在凝神思考着治水方案是否准确、完善;也好似在守望着这片为之付出过理想和希望、辛勤与汗水的堤堰。

安澜桥


二王庙前的安澜桥是我国著名的五大古桥之一,横跨在内江和外江的分水处,是一座名播中外的古索桥。

最早称绳桥或竹滕桥,这与它的材料有关。到了宋代,改称“评事桥”。


清嘉庆八年(公元1803年),何先德夫妇倡议修建竹索桥,以木板面,旁设扶栏,两岸行人可以安渡狂澜,故更名“安澜桥”;民间为纪念何氏夫妇,又称之为“夫妻桥”,何先生修的桥因无栏杆所以一人摔下水摔死,被官员处死,妻子为了为丈夫雪冤想尽办法修了栏杆。


该桥坐落于都江堰首鱼嘴上,被誉为中国古代五大桥梁,是都江堰最具特征的景观。

都江堰的美在于它历经沧桑,却生命永驻。

都江堰从诞生至今已两千二百多年了,风吹雨打,战争洗礼,沧海桑田,日月推移,古堰都依然青春常在。

一项水利工程,能经历两千多年漫长岁月的考验,而它的使用价值不因时间推移而衰竭,反而越来越凸显其价值,越来越能更充分地发挥它的作用,怎不叫人拍案惊奇、赞叹称绝!

有人说:

“人生的路,走走停停是一种闲适,边走边看是一种优雅,边走边忘是一种豁达。”

千年古堰啊,这一见,注定我将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