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卑微如青苔,庄严如晨曦,柔如江南的水声,坚如千年的寒玉,举目时,她是皓皓明月,垂首时,她是莽莽大地”。

我总以为,

您跟之前一样可以挺过去, 

您难过的时候我守在您身边,

走过的行人,仿佛是沉睡的海鸟,

被八月的灼热再次点醒

四周没有沉寂, 只有我解决不了的疼痛,

和看着您疼痛的悲怆

我知道,接下来

这些空旷里有很多的无奈

但我还是希望有奇迹发生,

轻声的喂您喝一点,

细心的喂您吃一点。 

然后累了。 睡一下就会好。

您怕我难过,

从没让我失望.....

我幻想来日方长, 却忘了世事无常! 

您真的安详的睡着了,

没有一丝的痛苦和惊吓。

爱着就这样别离,

以及别离给我带来的,暗灰色的失语症

往后我不用再跑了

我不知道去哪里找您

今天风送来几片落叶, 也将更多的落叶,

耳朵里已经没有鸟鸣, 现在在好也没有用。

那些凋敝的姿态, 

像久远的未曾提及的您的过去, 

又回到眼前是儿女对您永远的亏欠

我没有看清本来的样子

也许原本就是这般模糊,

不可设定苍白的空, 

我没有见过如此善良, 如此隐忍的人, 

我不知道这就是爱, 

泪水和汗水夹杂在一起,

爱着也要别离, 以及别离带来的, 

没有颜色的念想。 

我们就这样失散了。 

我有流不完的泪呀, 

天凉了请您注意添衣加被, 

天黑了胆小的您不用害怕, 

此刻妈妈呀! 

您在明月之上庇护您的后代, 

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拜托!🙏

因为您一辈子胆小,

都是谨小慎微.....

       如果心碎有声音,会咔嚓一声脆响,还是细细簌簌间就裂成了蜘蛛网?如果悲伤有颜色,是墨汁一样的浓黑。还是忧郁不定的蓝?如果埋怨有形状,会是满目的灰色?还是漫天遍地永远逃不脱的负重?我不知道,但请自己今后,眼里多些绿色,心里多些明亮,脸上多些笑容,嘴里多些赞美,这才是母亲最喜欢看到的。翻开母亲的老照片,没有一张不是面带微笑的,不论命运和生活怎么对她,她从不报怨从不设防从不记恨,极易满足心存感恩!特别是在与疾病斗争近三年的时间里,母亲的隐忍、坚强、乐观、善良、宽厚、豁达及对生命的尊重和热爱,像刀一样刻在女儿心上,令女儿永世不忘,永远的追念将会伴随女儿一生!妈妈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