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上的青稞小麦。

2019.08.17 阅读 2535

青稞(英文:Hulless barley),是禾本科大麦属的一种禾谷类作物,因其内外颖壳分离,籽粒裸露,故又称裸大麦、元麦、米大麦。主要产自中国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等地,是藏族人民的主要粮食。青稞在青藏高原具有悠久的栽培历史,距今已有3500年,从物质文化之中延伸到精神文化领域,在青藏高原上形成了内涵丰富、极富民族特色的青稞文化。青稞具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已推出了青稞挂面、青稞馒头、青稞营养粉等青稞产品。在药性功效方面,青稞具有补脾、养胃、益气、止泻、强筋力之功效。



简要介绍

青稞分为白青稞,黑青稞,墨绿色青稞等种类。青稞主要分布在我国西藏、青海、四川的甘孜州和阿坝州、云南的迪庆、甘肃的甘南等地海拔4200—4500米的青藏高寒地区。青稞是西藏四宝之首糌粑的主要原料。

成熟的青稞小麦随风摇摆,像金色的波浪!

  秋天到了,青稞穿上了金黄的衣裳,真好看!!

  成熟的青稞小麦象潮水般随风起伏。


  在秋天的田野中,金灿灿的青稞小麦像那数不清的黄宝石,在秋风中展示自己的伟大成果。

  正是青稞麦子拔节、抽穗、扬花、结籽的时节,万倾麦海.泛着绿油油的波浪。走近青稞麦田,只见长长的麦穗挺着浓密的锋芒,锋芒根部开出一朵朵小小的白花。一些不知名儿的小蜂在麦穗前绕来绕去.花大姐也在穗子上,叶子上爬来爬去的忙碌着。


  远远看见整齐的条播青稞麦子都成熟了,像一条金色的带子。走进麦田,我们才看清楚,成熟的麦穗颗粒饱满,粒粒都胀鼓鼓的,像要爆裂开来。


  至山脚下,才发现了金灿灿的青稞麦子。被傍晚的阳光渲染过的麦子,着实金黄起来,也美丽起来。


  放眼望去,一片金黄色的海浪。


  青稞小麦成熟了,田野里一片金黄。


  一阵微风吹来,梯田里掀起金黄色的青稞麦浪。比大海的波涛还要壮观。

  成熟的青稞麦子.挺着沉甸甸的腰杆,互相磨擦着.发出嗦嗦的响声。“突突突”收割机响过,麦田一排排地倒了下去。

  青稞小麦黄灿灿的,好像在向我们报告着成熟的喜讯。麦粒一颗一颗的,像小水珠一样镶嵌在麦穗上,还长着长长的麦芒,你如果拿一穗青稞放在手上搓一搓,放到嘴里嚼一嚼,满嘴都是清香!

  青稞成熟,真是丰收在望。


  成熟的青稞麦子,挺着沉甸甸的腰杆,互相磨擦着,发出嗦嗦的响声。

  金黄的青稞通通结了穗,那穗还没有长满,还是轻飘飘的。一片浅绿色的麦浪在风中波动。


  青稞麦子熟了,田野里一片金黄,如无边的金色的海洋,一阵风吹来,金色海洋中漾起了一层层波浪。


  到了秋季,麦香扑奔,整个麦田像是金子的海洋。


  秋天青稞麦子成熟了,看上去一片金黄色。所以称为金色的麦田。


  农历七月里,青稞麦田黄了,一片又一片。粗壮的桔杆上挑着蓬乍乍的穗头,熟得那么欢畅,深沉,像串串金色的汗珠,像无边的金色的海。


  到了郊外,远远地看见大片大片的青稞麦田金黄金黄的,像一块大地毯,显得平平展展的,让人感觉无比宽广。


  青稞麦子接粒了,麦粒一颗一颗的,像小水珠一样镶嵌在麦穗上,还长着长长的青稞麦芒,你如果拿一穗青稞麦子放在手上搓一搓,放到嘴里嚼一嚼,满嘴都是清香!

  糌粑像炒面,但不是炒面,是由一种炒熟的青稞粒磨制而成。糌粑,藏语音译,意为“炒面”。藏族民间传统食品。其制作方法是将青稞晒干炒熟后,经过水磨加工即成糌粑。根据口味,磨成粗细不等,也可去麸皮磨成精制糌粑。糌粑又分青稞糌粑,豌豆糌粑和混合糌粑几种。以青稞精糌粑为上品,一般是过节或招待客人食用。糌粑的食用方法,先将少许酥油茶倒入碗内,再加些酥油、细奶渣和白糖,最后将糌粑盛入碗里,随即用左手拿碗,右手在碗里不断的来回抓拌,拌匀后捏成小团即可食用。糌粑具有营养丰富、携带方便等特点,是生活在高原藏族人民的一种最方便的食品。出远门时,只要怀揣木碗或糌粑口袋,带上糌粑、酥油和干奶渣等,无论走到哪里,不用生火煮饭,仅以清水代茶,就能吃上一顿香甜可口的糌粑美餐。

制作方法

炒青稞有一个复杂过程,先要对青稞进行精选,把其中的瘪麦粒、野生植物籽、石子、土块等其它杂物除去,留下饱满的青稞麦。

炒青稞工具,首数大炒锅,呈凹状直径40公分左右,二是锅开筛,锅底部布满小洞,其作用是漏出细沙,可以将青稞粒与沙子分开。此外还有一个“T”形木制工具,长约40公分,横梁部分一侧开有两头相通的槽,可以用以端锅、拨动烫沙子。

炒青稞的灶是土坯砌成的,呈“串”字形,一排3、4个灶孔,灶孔大小、形状与炒锅等。点火后,一般将所有的灶孔都放上炒锅,既可按顺序炒来,流水作业,充分利用能源。

炒青稞前要做两方面的准备工作,一是将沙子炒烫——将适量的沙子摊开在炒锅内以旺火加热;二是把青稞过一下水——把青稞倒入陶罐内并加水,片刻后,将陶罐底部出水嘴儿中的填塞物掏出,放掉水。这样既达到了对青稞稍加清洗的目的,又使炒出的青稞能膨胀开来,并有酥脆的效果。

炒青稞时,将适量的青稞(约一捧)堆放在炒锅的细沙上,当沙子烧得相当烫时——这一温度的掌握全凭操作者的经验或感觉,操作者用“T把”的槽口咬住炒锅沿,两手持木柄,端起锅,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像内地烹饪大师那样颠着炒锅。刹那间,颗颗烫沙与粒粒青稞碰撞,劈劈叭叭响个不停,似过年放小鞭,声音那么清脆,那么争先恐后,渲染得空气都热烈、欢快起来。经几次颠炒之后,便迅速将这依然“充满活力”的一锅倒入锅形筛内,并立即将沙子筛回炒锅里,锅形筛里剩下一堆咧着嘴“笑”的白花花的炒青稞。

把炒好的青稞磨成粉,就是糌粑。

磨糌粑多用水磨。你若看见河边支流上坐一孤零零四方方的房子,房子上插有几多五彩小经幡;你若远远听见单调的无休止的时而跳起的“嗒嗒嗒嗒”声,间或伴有一两声清脆的铃铛响那就是水磨房了。

水磨房里,粗糙的四壁墙上房梁、椽子、檩子、柱子、门窗等等,所有的地方都落着厚厚的一层糌粑粉,碰哪儿,哪儿是一片白。

除了水磨,还有手磨。手磨不大,用人力转动。由于它携带方便,不受自然条件约束,所以牧区多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