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罗晓军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抵达的都是该路过的风景。

        在神秘的北纬30度,有一个美如沧海遗珠的小地方,叫建南大峡谷;由于超然世外、羞涩低调,她的美还一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因为一段美好的少年时光,曾在这里度过;念念不忘的我们,日前来了个故地重游。

        我们自驾,一路向西。路过恩施,在三孔桥小学读书的美好岁月涌上心头。大美恩施的山山水水令人思念:那里有碧山秀水的清江画廊;

       有可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媲美的恩施大峡谷,

       有世界上唯一两岸不同地质年代的云龙地缝,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惊叹。

        从恩施驱车一小时10分,便至利川。我们顺道游玩中国最大的溶洞——腾龙洞。

        腾龙洞是世界特级洞穴,旱洞全长59.8公里,为亚洲第一大旱洞。

        水洞卧龙吞江,蔚为壮观。《中国国家地理》评选的“中国最美的地方”和“中国最美六大旅游洞穴”桂冠,实至名归。

        从利川去建南,途径谋道。我们参观了有600年树龄的水杉树“天下第一杉”。这棵“植物活化石”,是距今1亿多年前中生代白垩纪的古老孑遗植物。一年结籽10多千克,每千克 约有50万颗种子。现在世界各国引种的水杉树,都是这棵树的后代子孙。因为研究这棵树,成就了76位博士。这棵树就是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的“长江边上的那棵树”,著名音乐人田震那首著名的《好大一棵树》,也是讴歌和赞扬的这棵水杉。

       从这棵树驱车20多分钟,巍峨的山岭从海拔1500米高的箭竹溪断裂,垂直下陷,落差1000米,造就了气势磅礡、绵延25公里的建南大峡谷。

        去建南的公路,像一条轻曼绸带,从箭竹溪缺口处飘然而下;

       两侧丹霞峭岩,立壁如削,古木奇树,巨石横呈,仿佛开启了凡尔纳的地心之旅。

        及至谷底,是宽约十余米曲径通幽的一线天,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傍道而流。

       往前不远,据说是张果老修道成仙的地方。“开元奇迹著唐书,朝罢归来纸作驴;谁识悬岩幽绝处,当年张果炼丹居”。

        张果老岩,是利川通建南唯一的咽喉要道,是一条集雄、奇、险、幽于一体的山水长廊。

        这里以前常有猴群出没,最多时有200多只;当年初进建南,在此都经历过“峡谷猿声啼不住,重车已过果老岩”的奇妙体验。

       车行箭竹溪,穿越张果老峡谷。一路上,漫山遍野的苍翠欲滴,绿得肆无忌惮;无论远望近观,山是一棵绿树,树是一座青山。

       我们在弯曲陡峭的盘山公路上,坐超级过山车一路下来,尘封已久的记忆扑面而来。

       张果老峡谷出来右拐,是建南大峡谷的主体地段。这里各种象形石应有尽有,第一眼就是建南著名景观——铜锣锤和子母岩。“铜锣对石鼓,银子五万五。谁能识得破,买下重庆府。”这是一首多年流传在鄂渝一带的民谣。说的是铜锣锤石鼓之间,久有藏宝传言。据此寻宝探险者,拿着罗盘乐此不疲。可惜,大名鼎鼎的宝藏歌诀,至今无人能解。

       铜锣位于建南佛堂坝的后山上,石鼓就在谋道铜锣关,因其惟妙惟肖的造型、屹立于悬崖之巅的气势以及神奇唯美的传说而成为一处天造地设的自然美景。2018年,谋道镇的自然景观 “石鼓”突然崩塌,亿万年奇观走到终点。剩下铜锣锤独孤求败,延续传说。

       与铜锣锤相邻的子母石,传说因丈夫被泥石流冲走,痴情的妻子便带着儿子在山巅守望,最终化成了等待丈夫归家的两尊石像,便成就了如今的子母石。

        往前6公里就是枫香坝。这里曾经是湖北省唯一的天然气田建南气矿的矿部。建南气田天然气已探明的储量可供辐射范围内用户再用上200年,崇山峻岭中的建南,能用上和外面大城市一样的清洁能源,得益于此。

       枫香坝后面的石穿山是一座聚宝之山,山上生长着黄连、贝母、厚朴、杜仲、黄柏、首乌、青蒿、大黄、木瓜等名贵中药材。建南山高林密,常有奇蛇出没。如 “猪儿蛇”,一尺长碗口粗 ,肥滚滚毒性大。还有“棒棒蛇”,像一根棍子,攻击时可直立行走,平时多卧伏,剧毒。听说此山就有,只不过小时候常去石穿山采草药,可能运气好,从未见过。

       在怪石孤峰的石穿山山顶,是屹立亿万年的穿眼石。穿眼石是一个巨大的对穿石洞,望之如团月,海拨1704米(建南的海拨最高点),高约30米,宽约25米,可容纳一架直升飞机穿越,格外壮观。

        据地质学家介绍,建南以丹霞地貌为主,上亿万年地壳运动沧海桑田,地表青砂石断裂成悬崖峭壁,石壁下页岩风化垮塌,便形成了神奇独特的石洞地质景观。据利川县志同治版记载,武当开山祖师张三丰由鄂入川,曾路过建南穿眼石并题诗于璧。

        关于穿眼石,有许多传说,其中有两个广为流传。一个是神话传说,说一个孝子力大无比,因母亲病危,而前路又有山石阻挡,便大力出奇迹,一脚开天门的穿眼石。

        另一个是神仙打架,住在穿眼石和铜锣锤的俩神仙打架,铜锣锤神仙掷一锤,把穿眼石击出大洞,据说铜锣石鼓就是从门洞飞过去的,如果把石鼓搬过来,与门洞严丝合缝。王母娘娘拟背石补洞劝和,行至原来我们学校山顶,不堪旁观神仙嘲讽,一怒之下,弃石而去。这块我们学校头顶的悬石,八十年代初滚落下来,幸亏没有伤到人。

       从枫香坝沿小路爬到穿眼石,需要四五个小时。站在穿眼石洞孔,俯瞰建南风景,远山如黛,梯田层层;山风穿堂而过,爬山时的满头大汗尽收。现在,新修了一条去穿眼石的公路,开车上去,不到半小时。这里已经成为鸟瞰建南的最佳打望点。

       当年,在枫香坝乱石岗上,常有毒蛇出没。清晨打开碗柜,发现盘子里蜷一条色彩鲜艳的蛇,早已司空见惯;听大人说,蛇进家门不能打,轻轻地请走便是。很多住户的门前屋后,都种满指甲花,主要是防蛇的。

        夏天,粉红、大红、紫色、粉紫、白黄、洒金,多种颜色指甲花争相怒放,也是枫香坝美得惊心动魄的一景。今天,楼房多了,指甲花也时常可见,只是少了当年的那种气势和震撼。

        指甲花别名女儿红、凤仙花,是青春美少女的最爱。不少女同学将花瓣或者叶子捣碎,用树叶包在指甲上,就能染上鲜艳的红和其他美色。据记载,埃及艳后就是用指甲花来染指甲和头发的。指甲花又名急性子,还有个和含羞草一模一样的英文俗名tohch-me-not别碰我。说的其实就是它种子的传播方式。成熟的果实,轻轻触碰即爆裂,里面的黑色种子弹射至四面八方。

       在枫香坝和归元寺之间,是我们小时候读书的学校,现在已不复存在了。上学路上,有棵20多米高的拐枣树,坡坎下住着几户村民。

       拐枣,别名万寿果,是中国十大野果和地球上最古老的果树之一。小时候,没钱买果子吃,能吃几串拐枣,绝对是舌尖上的期盼。五月份,拐枣树开出绿黄色的秀气小花,淡淡的花香让我们心生憧憬。

        熬到八九月份,性急的同学扛不住诱惑,弄一串没熟透的白色拐枣尝鲜,涩麻难吃,入口即吐。捱到十月份,拐枣变红成熟了,先心中冥想孔乙己之“窃不算偷”歪理壮胆,再掏弹弓窃打几串解馋;忽听到坎下有人喊“哪个”,边拾串狂奔,边唇齿生香。这心跳的味道,至今记忆犹新。

        每年5月份左右,学校附近山上都会变成红色的花海。1974年,电影《闪闪的红星》家喻户晓,我们都知道漫山遍野的红花是映山红,也叫杜鹃花。红色和紫色的映山红,可以吃,味道就像草莓一样,酸酸甜甜非常可口。上山摘映山红和带刺的甜金樱子吃,再采一把映山红,装瓶子里放课桌上,特别提神。

        世界上唯一不变的,是永远在变。我们来到人们已经忘记本名叫归元寺的工地。

        其实,利川古代八景之一“归元晚钟”,指的就是这里。建南是古代土家族人集中居住的地方,元、明时期,土司衙门建在归元寺附近。

        那里有一口从天外飞来的千斤大钟,声音格外悠远绵长,每当日暮霞涌,神钟伴仙鹤起舞,苍鹰与百鸟戏飞,情景十分迷人。清代徐崇文诗曰:钟鸣古寺韵悠然,一百八声向晚传。可惜,现在已然看不到当年的风采了。如果这里能重建归元寺,想想都醉了。

       建南镇位于利川西北方,距城区50公里。建南镇古名剑南,以镇旁河形如剑,水蔚兰色,寓意为剑南。后以偃武修文意,改剑南为建南。拥有“中国黄连第一镇”,“楚天长毛兔第一镇”的美誉。曾经是中国古代南方丝绸之路——古盐道的驿站之一,这条千年的青石板路,不知道是不是还记得当年江湖风起云涌的诸多传奇。

        在建南镇北偏西2.5公里建南河东岸的红色石英砂岩崖峭壁上,有7个大小不等凿刻的岩孔,这些岩孔距建南河水面约20米,距崖下公路约10米,分上四下三两行排列。这是恩施利川著名的崖葬文化遗存“七孔子土家悬棺遗址”,又称“仙人洞”、“蜕皮洞”。据考古学家认定,七孔子悬棺是春秋战国时代的古代巴人岩孔墓遗迹。距今约2500多年。“弥高者为贵”,古人选择高不可攀的悬崖峭壁作为葬身之处,以示趋吉和尽孝之意。

       在建南镇龙泉村的王母山上,是风景绮丽的王母城。传说王母下凡游山至此而名。相传古时候,王母娘娘在此山歇脚,看见土家族人居山寨住山洞,狩猎为生,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便亲自下山传授男耕女织技术。教土家族人学会耕田种地,织出西兰卡普(土花铺盖,是一种很漂亮的土家织锦),过上了幸福生活。她歇脚的山峰,每到王母娘娘生日时,紫气缭绕,霞光夺目。明洪武年间,后人为了铭记她的恩泽和祈求她的长久保佑,在山峰上修建寺庙,取名“王母城”。王母城上观日出日落极为壮观震撼;还有三仙洞、神水池、花泉、洗手池、观音殿、一颗米、舍身崖、狗钻洞、九包十梁、八仙岩等景点。据说山上神水井的水能治百病,人和花草皆灵验。每年农历六月十八前后,来自全国各地香客云集王母城,场面蔚为壮观。这个叫人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现在是集民族文化、佛教道教文化和独特风光于一体的圣地。

        除了这些一般游客可以轻松游玩的美景,建南的杨东河断裂峡谷,还是资深户外运动天堂。

        蜀道之难,多在楚境。建南属丹霞地貌,随处可见剑刺苍穹的奇峰和飞瀑飘洒的深潭。杨东河绝壁千仞山耸立,沟壑万丈水纵深,是“猿猱欲渡愁攀援”的世外天堑。

        在这里,隐藏着一个隐在深山人不识的“稀世珍宝”。她就是杨东河断裂峡谷洪荒巨壁上的天然崖壁画十里长廊。

        这些镌刻在岩石上的壁画,仿佛是上帝之手绘就的,随处可见、创意无限、野渡无人、孤芳自赏。你可以展开想象的翅膀,天马行空、尽情具象。这些闻名遐迩的丹霞地貌青沙石自然景观,极具观赏和科研价值。

        杨东河裂谷的深处,有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千米绝壁天梯,下面是深不可测的绿潭,上面是白云生处崖壁人家,中间是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绝壁攀援。

       地处杨东河裂谷的建南中坪村,是四周被悬崖峭壁和深潭涧水割断、几乎与世隔绝的孤寨。

        崖壁村民绝壁凿路、木梯搭桥、栈道立足、树蔓攀援,于无路可走之境,修建了这条难于上青天的天路。一般人爬天梯,谷底风沿崖直上,绝对是冷汗湿身腿软胆颤的惊魂之旅,最险处还要吊绳子。但当地远离凡尘村民却个个如履平地,令人叹服。

        建南之美,自然人文,交相辉映。经过千年的文化沉淀和这些年保护绿水青山,建南已成为川鄂古道画廊、祈福养生净土、户外运动天堂。

       果老探幽、铜锣寻宝、子母守望、一眼万年、归元晚钟、七孔崖葬、王母恩泽、杨东岩画、绝壁天梯,这些美轮美奂的自然人文之景,包括我们未曾涉足的木城卡门、轿顶云峰、天仙鹊桥、睦寨书院、碧水碑河等自然胜景,被建南大峡谷天然氧吧的川鄂古道一线牵,便是大放光彩的沧海遗珠;虽然她目前犹抱琵琶半遮面,想必是千年等一回地期待——有缘千里来邂逅。

       只是不知道建南如果以后成为网红,这颗沧海遗珠是不是还能保持住其原生态超凡脱俗的清幽。

(摄影:陈小林、徐敬、明思文、刘伟、叶方明、刘晓惠等;部分相片来自网络,在此一并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