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博物馆

肯尼亚国家博物馆,是中东部非洲乃至整个非洲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也是非洲文明的缩影。从肯尼亚的历史、民族风俗、装饰艺术等多个方面向世界展示了自己独特的历史人文风貌。

偶遇一群可爱的学生,孩子们热情阳光。

展厅中央。

象牙,完完整整的两根。

动物标本的王国,终于可以清清楚楚、认认真真端详它们的脸庞。

“图尔卡纳男孩”古人类化石,距今160万年,是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完整的人类化石,也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数不清楚的鸟儿,只拍了几种比较喜欢的。

火烈鸟,没能看到它们如红云般从湖边掠过的惊艳,只好自此多看几眼多浮想一下。

“米轨铁路”由当时的英国殖民者修建。退役火车头和历史老照片,讲述着肯尼亚第一条铁路的故事。“每1英里的米轨铁路,都是由4条铁路工人的生命铺就。”

中国标准的“蒙内铁路”让他们兴奋不已,“人们来这里是想知道:我们是从哪里开始的,以及我们将要去到何方?”

殖民的烙印,与当时的肯尼亚格格不入。

1964年12月12日肯尼亚共和国成立,仍留在英联邦内,乔莫·肯雅塔为首任总统(照片中戴白帽者,你猜对了吗?)

首饰,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大厅中的庞然大物们。

蝴蝶版的国家地图。

⬇️百兽宴

Carnivore是内罗毕排名第一的特色餐厅,也是“世界50个餐厅”之一,号称食肉动物的朝圣之地。

菜单让人心有余悸,在肯尼亚经营野生动物肉是要政府特批的,这里的都是人工饲养的。你是不是和我一样,特别特别好奇…


当鳄鱼肉被服务员快速娴熟地削到盘里时,我看了又看、闻了又闻,终于切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小心翼翼地嚼着,其实味道还不错,不腥不膻,就是有点老,但仅此一口。

非洲原生态歌舞,激情四射,粗犷有力,气势磅礴,夜色生香。


⬇️长颈鹿博物馆

景区有一座木质小楼,二层是一个小型长颈鹿博物馆,介绍了长颈鹿的演化历史、种群情况。站在二楼或地面的矮墙上,可以喂食长颈鹿。

到处都是青面獠牙、贪吃大食量的疣猪。

工作人员有节奏的敲打着铁桶,游客早早伸出放有饲料的手掌,静静地等待长劲鹿的到来。在鼓点的召唤和美食的诱惑下,它们缓缓淡定地走近。

人群中一阵惊喜与骚动,长劲鹿俯身从一排排的掌心中,将食物舔走,“巨人”与“矮子”终于在此点交汇。


长长的睫毛,呆萌的大眼睛,紫色的舌头,真的好可爱。

有点可怕有点瘆人的剪影。

喂食结束,长劲鹿优雅从容地离去,留下迷人的背影。

“肯尼亚,我们怀着对自然和生命的敬畏而来,虽然一路风尘仆仆,这里生机勃勃、和谐……”

肯尼亚,颠覆了我心里的它:一是气候不是一般的宜人。这里没有冬天夏天,只有旱季雨季,常年温度20-30度。说非洲小哥热晕在帝都的酷夏,我信了。二是风景不是一般的美。风餐露宿、随遇而安,在贫瘠羸弱的土地孕育出热情昂扬的生命力马赛人;落日在嫣紅的天幕上缓缓下滑,象群在乞力马扎罗雪山下逶迤远去,消失在草原深处…在他们面前,再优美的语言也顿时苍白无力。三是生活不是一般的穷。有高大上的奢华之地,毕竟在哪都存在阶层,都有富人。但我们听到的、看到的大多都是贫、脏、乱、差。艾滋病人占30%,外出持枪警察护送…绝大多数人处于完全赤贫,苦苦挣扎在温饱线上,艰难而勉强的只为活着。心里由衷钦佩我们祖国的伟大成就和人民的幸福生活,知足、感恩。

一场壮美舒适的猎野之行,一段珍贵难忘的美好回忆,一次震撼感动的心理洗礼…愿一切美好都永远生生不息,一切美好都永远天长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