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一一中国西部山系主干,西起帕米尔高原,东延青海境内,南及广柔无人的可可西里,西依丰饶的柴达木盆地,横贯新疆西藏两省,主峰立在格尔木。

昆仑山被称作万山之祖、众山之神,堪称中华之脊梁。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经过此时,毛泽东曾作《念奴娇.昆仑》,写下了"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的宏篇大作。华夏历史上,昆仑山一直被视为龙脉发源地,巨龙除了发端出五支龙脉(三支在中国,两支延伸向欧洲),还是母亲河黄河的发源地。几千年的中华文明就这样被巨龙牵引着舞动起一出出大气磅礴恢宏壮丽的历史大戏……

追寻这久仰的圣地,今年的三伏天,我背上行装,独自北上,在格尔木与保哥摄影团汇集,然后进盐湖,阅雪山,觅雅丹,踏草原,在堪与外星相媲美的俄博梁会见了仪态万千的雅丹,在杳无人影的可可西里与众多羚羊、野狼和野驴擦肩而过,在堪称人间仙境的翡翠湖里邂逅了王母娘娘的瑶池……

欲览真情,请跟着我的镜头走进昆仑,走进大漠,走进可可西里!

遥望昆仑,迎风站在时光的风沙中,真想振臂呼喊:是谁将你编织成这样一种庞大的悲怆,有了你,人间再凄美的爱恨情长都得以安放!

察尔汗盐湖一一浩瀚的大漠掩不住你的温柔,美女令你再现古风古韵!

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缤纷的翡翠湖,还缺谁?!

高瞻远瞩,气宇轩昂一一它是照着伟人造的,还是伟人学着它长的。

夕阳把千古大漠涂成金黄,不语的雅丹穿越时空冷观夏周隋唐。说什么征服,论什么不朽,夸什么海誓山盟,在时光面前这都不过是一缕云烟。带上你的侠骨柔肠,走进这地老天荒,洗掉满身的凡尘,抖落精神上的荒凉一一把你的灵魂融入大漠,也融入蒼凉!

水.雅丹.美女,月光里斟满的美酒是你含羞的娇柔,絲绸路上摇曳的红柳是你迷人的清愁,那缕缕升起的雾幔遮住了你那似曾相识的笑容。一把长剑,一支横笛,一杯老酒,伴着这潋艳、这清风、这美女,低吟浅唱舞蹁跹,壮怀激烈镌画卷!

这美,已经不再是一个孤立的符号,它诠释的是存活于历史时空下的大美!

大漠中的海市蜃楼。身为蓬莱人,没在故乡见到海市蜃楼,而在西北大漠与你邂逅!

 谁说过,生命起源于水,而灵魂则诞生于大漠。

青灰色的蒼穹下,残阳打在金黄色的土地上,为逶迤漫延的沙漠镶上道道金边,极目远眺,沙浪滚滚,金光璀璨,在这衔天接地的大漠中,我似乎感受到人类的灵魂在跃动一一美的丑的、高尚的卑微的、聪明的愚笨的、勤奋的庸懒的⋯⋯突然阵风扫过一一落阳依旧、雅丹依旧、沙漠依旧!

昆仑山下主要居住着藏族、蒙古族和回族,主业为放牧。受昆仑之庇护,有大漠之甘霖,得盛世之恩惠,牧民们安居乐业,其乐融融,接待我们的主人竟是从欧洲留学归来的美女。有了她们,何愁中国的畜牧业不成为世界的翘首!

最后的落脚点在可可西里。无人区为禁区,我们持特殊通行证才得以入关。说实话,这里没有令感观一亮的美景,除了鲜有的野生动物,这里荒凉、冷凝,高寒风沙盐碱和缺氧组成了一道阻挡生命的屏障,现显出一种对生命的无情的拒绝。我见过很多不毛之地,但象可可西里这样蒼凉荒野的,无出其右者。


自喜欢上摄影,主要钟情于风光,故我的照片多为长川大水,瀛州绿岛,这次随保哥行摄,涉猎了环境人像。大美常存于方寸之间,而美的极致则是人。摄影艺术探无止境,期望藉此得到大家的指正,以使自己有新的长进和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