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都有秋天,谁知尽秋天;年年都有花期,谁永驻花期? 

       岁月是一场有声有色地轮回,人在百年的更替中方知生活的百味。

       红尘悠悠的在世事里错对,光阴轻轻的划过时间的门扉。生命总有情义让自己幸慰,季节总有理由让世界妩媚,就像夏语交给秋天的盛岁。

         秋去秋来又一年,岁首岁末再一半。年年岁岁秋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知道这样的季节来到,盛大的并不仅仅是秋天本身,更还有岁月的性格在时空里所氤氲的风情。

      “秋至满园多秀色,春来无处不花香” 其实,每一个季节的义务,都是成全着岁月自我奉献的过程,都是珍藏着岁月过程的一段记忆。

        每一个季节都有自己的神圣和使命,我没法用一种心情去吟遍时空的所有兴趣。只是,当秋天再到来的时候,我又不知不觉的迷恋起这季节里群艳竞芳,万象霓裳;众色弥香,人间画廊的一抹秋光和神韵。

        这样的季节 ,生命是热烈的,时间是温暖的,天地是精彩的,岁月是豪放的。而这样的时节,是没有故事可收藏的,是没有情绪可收敛的。

        一直是喜欢秋天的,不是因为它的排场,更不是因为它的张扬。而是因它作为季节的定义,带给岁月最豪华的一场景象,带给天地最温柔的一段时光。 

       我想:生命大抵也是如此。那些充满活力的纯涩年华,犹如春天微微荡动的活力,在欲睡欲醒的梦里种下四季的美好; 曾经激昂似火的青春,恰似夏天的浓烈和庄重,在汹涌澎湃的心绪中,点燃过生命最炽焰的梦想; 荡涤过热血沸腾,梦想就被岁月璀璨成秋天的花朵,一半在时光里盛放,一半在季节里凋零。

        很敬畏这种与时空相约的生命,也很崇拜这种与生命相守的时间。因为他们都是在尘世的更迭中,成全万象轮回的一种力量。

       知道秋天一定是要在时空里炫耀一回的。因为只有它的到来,天地间,才能开出缤纷绚烂的色彩,目光里才能陶醉这比之艺术更加琉璃金碧的辉煌。

         当然,与季节一起潋滟的,还有累累硕挂的秋实,还有盈盈暗香的希望。 也许,我没法专情地去承载这份太过繁华的秋日盛典,因为,我一直敬重着陪伴在我生命里的每一个神圣的日子。

        可是,当突然间岁月里开满了秋天的姹紫嫣红,突然间目光里被群墨浓彩的斑斓浸透,才发现,无论我把情绪在时光里装裱得多么堂皇,而心里从来都没有拒绝过秋韵秋色的这一份热情!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山水的故事自有日月记载,岁月的长河总有春秋丈量。

         秋天来了,秋天还会再去;时间去了,时间还会再来。只有这分分秒秒地变化,才是自然最伟大的真情。 

         尘世在更迭,生命在往来。天地的规律,总是井然有序的在运行,只有人间的光阴,就像这季节的转换,无论盛情还是恬静,都一样的在收藏着时间的往事,都一样的在编织着岁月的春花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