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体育锻炼风气很浓,早晨操场上跑圈的,人流涌动,下午课后同学们纷纷到操场锻炼。

学校组织学生通过一级、二级劳卫制。从苏联学来的这套体育制度,培养学生身体素质全面发展。跑跳投、速度、耐力、力量均要按标准达标,不努力想通过,没门!

我记得通过二级劳卫制时,我有两个项目达标很困难,一是体操项目跳箱,一米三高,一米五长的纵跳箱像特别巨大的障碍摆在面前,勇敢的一跳而过,而我胆怯,多次跑过去没有冲劲骑在马上,怎么也跳不过去。后来,同学们帮助我炼,他们站在跳箱两边保护,给我壮胆,经过一段时间练习,我不怕了,终于一跃而过。

另一个项目是手榴弹掷远,我也难达标。后来知道可以用举重代替,就拼命练长跑,使身体变廋,降了举重级别,终于一举拿下。

我还拿下了小口径步枪三级射手,乒乓球三级裁判。

北航经常组织学生参加社会实践活动。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1959年参加的一次社会调查。这次调查由北京市委、市总工会组织,内容是检查全市锻铸造行业技术革命技术革新情况。分为若干个小组,每个组由领导带队,由该行业技术人员和老工人组成,每个组配备一名同学任秘书。我们这些秘书负责会议记录,起草报告或报道。

通过这次两周的社会活动,我向带队的领导和老工人同志学习了严谨的调查研究学问,他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工作作风感染了我,促使我后来养成求实的工作态度。

1958年第一届全国体育运动会在北京工人体育场招开,我们北航同学有幸到现场参加了开幕式。我们的看台紧邻大会主席台,中间只隔了铁栅栏,当开幕式将要开始时,随着东方红乐曲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从我们面前一一走过,这么近距离地看到他们感到很幸运,我们嗓子都喊哑了。

还有一次,是五九年的五四青年节,系里通知我换件干净衣服在主楼门前集合乘车去劳动人民文化宫,到了那里同学们围成一个圈跳集体舞,期间,刘少奇带着其他领导人来了,和我们一块跳,不一会,他们到其他学校去了。

有的时候,欢迎外国贵宾,北航的队伍总是站在最前排,能清楚看到领袖人物。按现在的说法我们是充当了人墙。

凡是这种时候,最初感到的是荣幸,过后理性的体会是国家对我们的殷切期望 。

毕业设计完成后,毕业答辩开始了。不知为什么把我排在第一个答辩。

答辩的场合挺吓人的,在大教室进行,台子上贴着国家考试委员会的布标,坐着几个评委,除个别系里老师,其他人不认识。辅导老师们坐在下面第一排,后面是本班同学和低年级同学黑压压的一片。

看这个阵势,当叫我上去答辩时,我感到大腿打哆嗦,镇定之后,把图纸展开在黑板上,.讲述了我的课题內容,一开讲就不紧张了,因为在之前自己在无人的教室里已经演练了多次。接受评委的提问后完成了答辩。

在下午完成了当天预定的六、七个人答辩后,评委宣布答辩评分,我荣幸地被评为优等。有的同学良好,竟然还有不及格的。

毕业前系里给我们作鉴定,发下来征求本人意见,我的鉴定前面一大堆好话,最后说适合作教学工作,我不同意,建议删掉了。

毕业分配我被掉包了。本来我知道分配到部机关,就早早地回天津家里等待报到了。一天收到在校同学的电报,说情况有变,速回。我急忙赶回学校。知道我班的一个同学把爹妈都接到学生宿舍,和系里老师反复做工作,称二老有病,在津有对象,系里就把我和他调换了,把我分配到西安的工厂。

其实,我的爹妈身体也不好,况且我哥在安顺铁路总指挥部,弟弟在西军电就学,都是现役军人,我不需要离家近吗?

可是,系里说人事局已经盖章了,改不了了。这期间,哥哥恰好回北京述职,知道这个情况后,他耐心劝导我,说既然木已成舟,到大工厂比留在机关当办事员有出息。我也不再犹豫,奔向大西北,投身航空工业。

本文到此就写完了。

求学很艰辛,求学很美好。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