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叶娜

  

  从黑山出发前往萨拉热窝,沿着崎岖的山路,路途上独特的风景吸引眼球,不时停车拍照,抵达萨拉热窝时,正值夕阳西下。

  萨拉热窝,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多年的波黑战争,大规模的民族内战,致使几十万人死亡,国家80%的基础设施遭到了严重破坏。

  我脑海中一直萦绕的是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日落时分,登上黄堡,俯瞰萨拉热窝。《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结尾时,德国军官就是站在黄堡上说:“Sehen Sie diese Stadt? Das ist Walter ” (看这座城市,这就是瓦尔特)。

  萨拉热窝如画卷在眼前铺开,整座城市如同被施了魔法一般吸引人。

  两场世界大战,五年波黑内战,萨拉热窝街头建筑物满目疮痍,弹孔累累的墙壁,似乎在诉说着这个城市的不幸历史。

  你会不时发现地上像被泼了红漆,看上去像鲜血。它有个很诗意的名字,叫“萨拉热窝的玫瑰”Sarajevo Roses。标记内战时曾被砲弹轰炸、鲜血淋漓的惨痛回忆。提醒下一代勿忘血泪,在战争的血泊中,开出和平的玫瑰。

  遍布大街小巷的教堂与清真寺,强烈的宗教与文化冲击。站在老城区的任何地方,都能看见宣礼塔。

  老人靠卖打火机维持生活,孩子不顾安全的扒汽车。战争带给人的苦难深重,战后恢复良好秩序艰难。

  萨拉热窝老城区清真寺、天主教堂、东正教堂,组成一个三角形,三个种族混居的老城区,成为萨拉热窝最吸引人的地方。

  经历过苦难,才能更体会到和平的弥足珍贵。民族仇恨,宗教分歧,在时代发展中让路了。

  看着人们和谐的在一起,你会意识到,萨拉热窝向世人告知,他们在重建人与人之间情感,他们在浴火中重生。

如今,萨拉热窝厌恶战争,努力维持着各民族之间的平衡。

  经过战争磨难的萨拉热窝,渴望宁静,希望和平永在。

  莫斯塔尔古镇距离萨拉热窝30公里。古城中一座16世纪的桥梁,横跨碧波如翠的内雷特瓦河。

  这座石桥在1566年由土耳其建筑师建造,呈拱形,长29米,宽4米,拱顶据河面高27米。因其优美的弧度和宏伟的形态,被喻为内雷特瓦河上的彩虹。

莫斯塔尔桥在波黑战争期间被炸毁,成为种族仇恨的永久见证。

  在国际组织和多国的出资援助下,历时三年修复重建,古桥得于重新开放,古桥周边的许多建筑也得到修复。

古桥修建时,将炸毁时沉落于湖底的桥石打捞起来,用作复建的石材,所以复建的莫斯塔尔桥基本用的是原桥的石材。

  沉重的历史和桥梁本身的寓意,复建后的古桥被视为协调和解与国际合作的象征,也被寄予了不同文化、种族和宗教社会间和睦相处的希望。

  2005年,莫斯塔尔的古桥地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图文——叶娜。未经许可,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