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1日,车师古道有一场云端之约,一起打卡赴约吧。

    五点半准时出发,抵达野狼谷下车,已是寒气逼人,转了一圈,谷口各种比赛宣传版面、工作台面布置已毕,狼的嚎叫从幽谷中阵阵传来,星星点点的灯火,各色旗帜呼啦啦作响,耿恭依然跃马持枪眺望远方。警车、救护车、摆渡车,一些早出的小吃摊,各种服务设施及人员,参赛的选手,像个热闹的集市。

七点三十,一声令下,第一场从野狼谷穿越琼达坂、折返36km的越野赛开始,数百名赛手潮水般向野狼谷方向涌去。

   进入野狼谷,一条宽阔的道路婉转通向头道桥。右首是开阔的狼圈,圈中绿草白花,狼群们四处梭巡,有时你的眼神不期然就撞进它眼里,对视片刻它漠然移开。经过狼圈时我看它们,带着些许畏惧;它们漠然看我,像看一棵移动的树。车师古道的风无数次吹过它们,它们已是古道文化的一部分。

太阳升起来了,天还是冷,我独自背着五公斤重的装备沿着赛道游逛,选手们已跑得望不见影子,路边的树枝上挂着一些大红色指路条,没多远就有一条。太阳还没有从东山露头,清泉却从古道深处自南向北倾泻而出,敲打着大大小小各种石头,声音狂野,在山间回响。

二道桥的谷口是一个壮阔的石头滩,巨石、小石数不胜数,石头上长着桔红色的苔藓,色泽鲜艳。回望二道桥的谷口山壁,可以看到一块突出的巨岩,那额头、下巴,神似一张猴脸,据说悟空取经从此经过。

二道桥是车辆开上来的最后一站,警察、医护人员、服务人员最多,人流交汇也最密集。由于路面潮湿,喇叭循环播放警示语:桥面湿滑,请大家小心通过……

我走到这里,已经十点半,然后就看见了36km赛返程的第一名男选手,接着第二名和第三名基本并肩跑过,间隔不到五分。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汉唐时代要在吉木萨尔设置西域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了。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车师古道是唯一一条快捷通过南北疆道路的黄金大道,相距遥远的吐鲁番、庭州两地往返只需数十小时,其军事、商贸方面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走过二道桥,一条绿色小径沿山势斜上,36km和10km折返赛手在这里交汇最多,我遇到了许多老的、年轻的男女选手。

没想到突然抬眼就看见了我们医院厦门援疆专家吴主任,她是一名急诊急救主任医师,已经五十多岁,正跑在10km越野赛返程路上;

然后又遇到了一个正在往坡上跑的孩子,我大声问:小朋友,你几岁?孩子长声回答:10岁,不过生日还没有过。后来孩子返程的路上我又碰到,这次他与母亲在一起跑,原来他们母子都参加了这次10km越野赛;

再后来,我知道年龄最大的选手是36km赛中一位60岁的老者,他与我此次结识的赛手飞侠同时间登上白雪皑皑的琼达坂,用了3小时35分钟。

绕过一道坡往前走,大片平坦碧绿的草地,几顶帐篷支在上面。太阳已经越过山梁,照在青翠的松林上。凝眸望去,一缕缕白色的薄雾在林子深处飘出又消失,宽大的溪涧水声轰鸣,响彻山谷。溪边一簇簇黄刺玫正娇艳,一丛丛树影投射在草地上,形成深浅不一的绿。

下坡三道桥就在眼前,这里是10km赛折返点,野狼谷离这里5km。一个大牌子上写着:通往云端的道路,只亲吻攀登者的足迹!牌下一些遮阳伞,也是一个供给站点,摆着许多饮料、吃食,十几个男女志愿者在这里服务。赛手跑过,他们都会询问有无需要帮助。

在这里邂逅了厦门援疆常委,他与两个朋友一起,朋友提着垃圾袋在捡人们扔下的空瓶子、包装袋等,让人感动。也希望来古道探险旅游的人们爱护古道,爱护环境。此刻已是11点20分,走过三道桥。

三道桥后峰回路转,山涧里河滩更为宽敞,阳光直射,溪流宛若白练随山势舞动。河床里矗立着一块巨型石头,不知道从哪里来。一个陡坡上去,眼前一亮,一个大大的丰美草场,金黄色的蒲公英遍野开花,自我眼前铺到山脚底下。还有数百只肥牛在吃草,看起来俱膘肥体壮。此时水声恍若远去,远山连绵起伏白雪清晰,泛着淡淡绿意,白云飘渺,似乎就在不远的前方招手。那就是终点琼达坂,令我神往的地方。温度越来越高,已经穿不住棉衣了。

鼓足勇气奔向四道桥,走着走着,突然间左腿膝盖就疼了起来,上坡还可,下坡难以忍受,坚持了一会,疼痛好像更厉害了。背上背的背包好像也越来越重了,思想斗争了一会以后,又用眷恋的眼神看了看琼达坂的雪山,果断回头。此刻已经十二点半。

回走不久,就见一个貌似很年轻的漂亮女子,穿着比赛的衣服,脖子上挂着一块奖牌,坐在一块大石上。

   我停下搭讪:为什么不跑了?

   她微笑着说:我是参加10km赛的选手,已经跑完了,获得了此次比赛的女子组第4名。

   你知道吗?车师古道是我跑了这么多年,最漂亮的一个地方。不但地貌丰富,而且历史文化又悠久。坐在这里我就会想象到,2000年前的古人经过这里时,也可能会坐在我坐过的这块石头上休息,会吹同样吹过我的风,会抬头看一下前方的路继续往前走,会打马走过溪涧,共饮天山水。想到这里,我就特别开心。这次的活动是我参加马拉松感觉最好的一次,组委会对于吃住行等所有能想到的细节都为我们考虑到了。后悔没有参加36km赛。她又感慨地说。

   最后,她建议说:你们这里有这么好的资源,应该继续举办冰雪马拉松。

   好吧,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年轻了,生命在于运动,漂亮在于有思想。

返到头道桥了,一名男赛手经过我身边,去时为他拍过照,他认出了我。

   问我:看这种运动,你没有触动吗?

   触动什么?我反问。

   他说:马拉松是一种自我耐力挑战的运动,参加它不只是为了名次,还是锻炼身体,实现自我价值。

我没好意思说,即使徒步我也不称职,半路当逃兵。

我把替赛手飞侠拍的照片用微信发给了他,他告诉我他跑了男子组十七名。并且发给我一些琼达坂的图片和心得体会,让我脑补了最后的旅程。

我们跑到五道桥的时候,海拔就慢慢的高了,大约在两千七八左右吧。六道桥,海拔已经到3000多了。

山高路陡、水急桥险是车师古道的特色和奇妙之处,也是挑战自我、战胜自我的极佳和魅力之地,只要来过的人就会留下难忘的记忆。

通往云端的道路,只亲吻攀登者的足迹,相约车师古道,不见不散!

图片文字:何红霞

其中一张琼达坂图片:来自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