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年前的八月

奶奶爸妈忙着给乡亲分享快乐的花生

我打点行装准备第一次出门远行







三十年前的八月

我甩着文艺的长发告别长安山的激情

放下行装拿起谋生者的尊严皈依幸福







转眼间三十多个八月又已成空

只是把青丝熬成白头

把日子熬得不稀不稠







不再热切盼望尽情挥霍

现在的八月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再敢肆无忌惮

未来之日子已经历历可数再难从容






现在的八月每一天都不能虚度

每一天都迈着赶不上趟儿的脚步

现在还是八月灼热未消

却已感觉时光渐老秋风簌簌








蜗牛身上还背着那沉沉的壳挪步

鸣蝉不知季节转换还在力竭声嘶

拒绝无聊快乐拒绝真实的谎言

如今的八月似乎更加倍感沉重






八月如火八月如风

少年的步履迈向脑海深处更深处

八月如风八月如火

晚霞的凄艳染遍天际远方更远方






八月已至八月将逝

站在这样越来越冷寂的路口

还有什么不可以归零

还有什么不可以清空







八月将至八月必逝

独立落木萧萧静听长江滚滚

还有什么不可以安然放下

还有什么不可以不再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