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泪


与一位新交友人江边闲聊,

那夕阳将远处的水波撩拨,

久久地我凝望,

悠悠地荡心窝,

静静地不想说。


朋友说,三代江边住,

难道没把这江水看够?

悄悄地我低头,

轻轻地回一句,

那年江边防洪,

一个同事随江去了,

去了连影儿都不见回来。


一滴泪挂在我面上,

朋友说,这世上只有这一个。

我心中在颤抖,

“别说了,除了父母家人,

三十载江水一注,

天天相处,事事同心……。


哦,面上这滴泪,

为何挂不住,

竟一滴又一滴,

默默无声注入江中。


2019.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