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

文~吟儿


雨声听尽又风声,久坐窗前梦不成。

但觉有情难似旧,更知无处可重生。

伊人已向天涯远,信物何须掌上横?

故事从今皆淡去,是悲是喜莫心惊。


七律

文~岐超


耳边惯听美吟声,夜夜思君梦不成。

惟一个人还独等,有多少爱可重生。

新愁总是眉间聚,旧物时常掌上横。

欲学淡看尘世事,莫名想你又心惊。


七律

文~吟儿


闲庭一自送寒风,入眼流年便不同。

墙角鸣虫多缓缓,枝头黄叶渐空空。

凭栏只合无缘约,买醉难求有始终。

梦外梦中千百次,谁知何处可相逢?


七律

文~岐超


纵然往事已随风,一写相思便不同。

愁减愁加愁又满,爱来爱去爱常空。

流年对我提前后,我向流年问始终。

无应梦君千万次,信醒他日必重逢。


七律

文~吟儿


辜负东风绿满枝,云笺依旧少清词。

空闺至此春难续,客路从今力不支。

有泪原非心动处,无言最是梦醒时。

黄昏过尽帘犹卷,惟恐灯前失自持。


七律

文~岐超


曾唱东风第一枝,叹人无意再填词。

只因过往情难续,非是而今力不支。

我总爱君如昔日,君还念我似当时?

从前倘若能回去,喜极忘悲失自持。


七律

文~吟儿


入夜犹难暑气消,轻持团扇小风摇。

耳听虫曲环林径,步逐霓虹下石桥。

红袖浣来池水软,细荷映得美人娇。

关情最是楼头月,恰似无声说寂寥。


七律

文~岐超


风至清凉暑气消,吟支旧曲把头摇。

今宵独许三生愿,何日相逢廿四桥。

眼里惟君如岳重,心中最美比花娇。

回眸又见当年月,不再无端叹寂寥。


七律

文~吟儿


漫饮花茶倚绣楼,临窗独览一江秋。

灯犹寂寂风犹淡,舟自闲闲水自流。

数点鸦声停野树,半弯眉月下帘钩。

归期为见何时有,聊向残笺细计谋。


七律

文~岐超


欲说闲愁上小楼,随风零落一身秋。

倘如往事能回放,是否时光可倒流。

昨日曾言忧变海,今宵又见月成钩。

怎么去把君心钓,常叹人愚少计谋。


【作者简介】


吟儿,80后,浙江剡溪人,曾用笔名飃霗。

踏一程山水绮丽,觅一处恬静安然,烹茶煮酒,执笔流年,纵使生活百般磨砺,依然能笑得眉眼弯弯,任一切聚散随缘,来去随意!


【作者简介】


岐超,70后,山东济南人,金融从业者,喜爱古诗词,尤爱词,喜欢简单作诗、简单做事、简单做人,诗词多为和诗友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