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史振宇

  雪小禅的南方小镇,婉约而细腻,惆怅而温暖,有前世今生的气息,如水中婀娜多姿的女子。而我却惟喜北方小镇,他朴素而刚毅,坚强而冷峻,有天荒地老的味道,如漠上不屈不挠的男子。这样的北方小镇,凤凰古城就是我最喜欢的一个!

  是流传许久的民间故事?还是源于这片热土上人们对未来美好的期盼?凤凰城有着如此美妙绝伦的名字。登固山远望,俯视整个凤凰城,两山(两个城墙角楼,也或东魁星山西张家山)为翼,固山为头,南延九曲大路沟,直至车旗山为尾,南关东西巷两眼清澈透明的水井为眼。传说选址修筑城垣之时,在北固山顶落下一只美丽的凤凰,欲作蓄势待飞之态,人们视为吉祥之兆,故称为凤凰城。

  这样美丽的小镇故事,愈传愈久远,愈传愈神话,少年之时就形成一个神奇的梦幻,砌在脑海中,终身难忘。特别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人,离开多年以后,依然魂牵梦萦,美丽的传说伴着浓浓的乡情,不经意间让点点滴滴的往事串成完整的记忆……

  儿时,我经常和玩伴们在小镇里的大山里玩耍。春日里,我们骑着自行车奔走在一条条山路上,野花盛开,百鸟争鸣;夏日里,我们骑着黄牛嬉戏,油菜花黄,土豆花白;暮秋里,我们步行在田间烧山药,捉蛐蛐,摘枸杞果;冬日里,我们沿着山路钻进村南头的王井沟,挑回了冻得发红的沙棘果来解馋。

  凤凰城山间的草药,种类独特且繁多。黄土坡就是一个草药园子,枸杞、麻黄草、黄芪、车前子、荨麻草等百种草药爬满了山坡,暖暖的阳光照耀着,微微的轻风吹拂着。光北固山,就有数十种之多,方圆百里,几种草药仅凤凰城独有。比如,当地人俗称的“闹闹糖”,医学称马钱子;有一种草药俗称“吸麻芽”,或许又叫“荨麻芽”,如果不小心碰在皮肤上,立刻就会起如荨麻疹一样的疙瘩;还有一种叫“臭黄蒿”的草药,用它来擦拭“吸麻芽”刺过起疙瘩的皮肤后,竟然会消肿,而且这两种草药相邻而生,相生相克,奇哉!妙哉!

  小镇用春夏秋冬书写了古村落的历史和沧桑,在孩童们游戏的嬉笑之间延续着过去、现在和未来。

  凤凰城镇位于晋西北山区,处于内蒙与山西西北交界之处,荣乌高速、109国道穿越此镇。透过历史,隐隐约约呈现一座小城,明清时的古建筑比比皆是,四大街八小巷,你来我往,敲锣卖茶,吆喝杂耍;七十二行,行行皆俱;日进斗金,热闹非凡。以南门为中轴线是古镇的主要大街,是当时最为繁华的街道,城镇建筑是对称的,中轴线的尽头正对着全城的最高点北固山顶。

  小镇有着平鲁古八景之首的“固山巍焕”。追溯过去,凤凰城作为历史重镇,北控大漠,据守西口古道,南接雁门紫塞,捍卫北方疆土。西汉为中陵县地,属雁门郡,并长期为汉室与匈奴等几个北方民族拉锯争战之地;北魏为畿内地;到了明代属山西行都指挥使司,也称老军营,由于此地杂石太多,还称石头城;明代由于战略需要,进行了大的整修,城周六里多,高四丈,常驻军三千余人,配战马五百余匹,是大同镇西路的路守所在;正统三年设平鲁卫,清雍正年间改称平鲁县,1951年县址由平鲁城(现凤凰城)迁驻井坪镇。

  解放前,凤凰城一直作为平鲁县府所在地,也称平鲁城或老平鲁。这里也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军事重镇,发挥了极其重要的抗战作用。著名抗日女英雄李林,曾经就在这里指挥战斗。现凤凰城五道街一处民宅,就是当年李林居住过的地方。李林的警卫员李凤珍,就是凤凰城南街八道街人。

  由于凤凰城汉代以来为匈奴等北方少数名族控制,所以当地人至今都称呼父亲为“大大”。他的居民组成为迁徙杂居,北魏到明清,基本稳定的大姓为郑、郝、黄、穆、李、杨、武。而这些大姓的后代,经过辛勤努力,许多人成为富商,或在官府里取得了功名,现后裔分布于北京、内蒙、辽宁、台湾等地。后迁徙而来的各种杂姓均来自于晋南等全国各地,他们有的走西口,有的经商,还有的驻军,停留于此地,繁衍生子,养儿育女。

  据当地老人们口口相传,在清朝中后期,凤凰城居民已经达到2万多人。城外南门外、西关沟、西沟、王家沟、柳沟住满了百姓,仅西关沟就有4000多人。如今城西的瓦窑场,也有百姓居住过的痕迹。那些岁月,凤凰城南街到北街,东门到西门,经商和小手工艺者星罗棋布,生意兴隆,盛极一时。

  多少年了,城头墙上的野草黄了又绿,绿了又黄,记录了这里的兴衰与荣辱。无数次的战火纷飞,凤凰城作为边关重镇,也为北国百姓的安居乐业做出了贡献;数不清的星罗庙宇,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也为晨钟暮鼓的一方水土带去了平安。半个世纪过去了,这里犹如桃花源一般,依然那样安详、平静。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经济快速发展,城市迅速崛起,资源无限利用,这个小镇似乎早被人遗忘,犹如一位萧萧风中独自等待的老男人,几十年如一日,坚守着这片净土,村内由70年代3000多人居住,到现在只有稀稀拉拉700人在此栖息,而且多为老者和附近迁居的村民。这里彻底没落了,看到的只是历史留下的沧桑,而不是巨变。

  再一次回到了多年未归的小镇,眼前突然亮了起来,大街小巷展现出百废待兴的新气象,旧的建筑大都开始整修,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灰的瓦,红的墙,整齐的路灯,美观的休闲提示,让人心旷神怡,新与旧的明显反差让人感觉到了小城跳动的脉搏,北固山顶恢复历史原貌的建筑已经完成,凤凰阁、千佛洞、尼姑庵、钟鼓楼、牌楼、城墙、角楼,都在熠熠闪光中。

  有人说,历史就是历史,比如圆明园还是不再重新修建的好。而我认为凤凰城重修与否并不重要,而真正的意义在于你我他保护历史的责任感越来越强烈了。就如一册已经泛黄的孤本,尘封在岁月的书架上,今天终于让有识之士重现了那闪光的一面,用心品鉴,精心研读其中沉淀的岁月,悠悠的时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凤凰城。凤凰小镇五百多年风雨变迁,继承了中华文化的灿烂辉煌,促进了中华民族的融合繁荣。今天,历史又要掀开新的一页,我想凤凰小镇和祖国其他历史文化古迹一样,终将再现其深厚的底蕴,展示其特有的魅力。但愿,柳暗花明凤凰城,凤凰城上凤凰飞!

  懂你寄语:走过春夏秋冬,记录喜怒哀乐。运动吧,小镜头拍出大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