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曾看过一句话,大致意思是说,如果你觉得人生没有任何意义,便去医院看看,在那里,你会看到生死,看到离合,看到爱恨,看到虚实,看到眼泪,看到欢笑,看到人生百态。


你便会明白,世间有来有往,在生死面前,一切都是小事,到最后,生死都是小事。

之所以想到这句话,是因为,今天去医院体检。必然是怀揣着忐忑的,人就是这样,面对死亡,总惴惴不安。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有多么希望活得长久些。


毕竟,来这世间一遭,我还有太多地方没有去过,还有太多书没来得及翻阅,还没遇见一生的挚爱,还没能有个孩子,还没能做的,还想要的,太多……


看着人声鼎沸的医院,来来往往,都是喧嚣。


度过了自己检查的忐忑,想着去附近的星巴克坐一坐,却在门诊和外科楼的过道处,看到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穿黑T恤,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四五张散开的片子,满脸凝重。


没走几步,片子全掉到了地上,见他不知所措的模样,我立刻蹲下身,帮他把掉落的片子捡起来。


他这才缓过神来,连忙蹲下身,把剩下的片子一起收拾好。站起来时,他定睛看了我几秒,本凝重的脸,此刻柔和起来,连声对我说了几句谢谢,我便也报以微笑。


为什么要着重描写这个片段,是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到,应该是很棘手的难题,不然怎么拍了这么多张片子,难怪小伙子一脸凝重,不论是自己还是亲人,谁病了,心里都会难过。


有时候,举手之劳,也许对于他人来说,是黑暗里的一束光。

我记得,在我失恋的时候,曾一个人走在风雨里,泪如泉涌,浑身湿透,那个时候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心间绞痛,有一种没有明天的绝望感。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很可爱的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突然走到我的面前,很温柔的递给我一张纸巾,一脸关切的样子,让即便身处废墟的我,也能感到一股暖流,聊以慰藉周身的冷。

想想,人这一辈子,如果能寿终正寝,流年平静,说起来是很漫长的,谁都难免会遇到一些要死要活的挫折,也许是身体的病痛,也许是精神的放逐,也许是心灵的煎熬,身处黑暗的时候,谁都会想要一束光。


也许我们并不能照亮世人那么伟大,但至少,我们能为眼前、周边的人,带来温暖。


记得曾经跟文文探讨佛法的时候说到,你说什么是菩萨?救人于危难的,便是菩萨。


生而为人,我们所拥有的,比我们以为的要多太多。


言行举止皆是修行,红尘朝暮皆可修行。


我们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有它存在的意义,这一生我们镌刻在生命里的答卷,都是在这些微小的意义里,堆叠成山水华章。


我只是觉得,如果可以温暖它人,其实也能温暖你自己的心。

我想成为冬日暖阳,明媚而不炙热。


做我喜欢的事情,写我偏爱的文字。(文字很好,它们看不见你的眉目,却识得你的魂灵。)


把这一生,编纂成诗,便是最美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