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初,从巴尔干半岛刚刚回来一个星期,我们驱车一路向北。

行车2个小时左右,我们途径小城Bracebridge.

建镇于1875年的Bracebridge是加拿大瀑布之都(Waterfall Capital of Canada),据说小镇有名有姓的瀑布就有20多个。从地理位置来说,安省久负盛名的度假胜地Muskoka的中心其实并不在Muskoka镇,而在这儿--Bracebridge.

镇中心的小广场上竖立着一座纪念碑,纪念历次战争中这个小镇死去的人。

我们到的时候,市中心公园里的集市才刚刚开始。

当地居民纷纷把自产的水果拿出来卖。

当地画家也摆出了自己的作品。

Bracebridge小镇既然以桥冠名,自然少不了桥,有桥就有瀑布。

位于镇中心的Bracebridge Falls。

年代久远的水车依然还在运转。

美景前,和父母留一张影。

此情此景,怎么可能不飞无人机呢。入手无人机四个多月来,经历了摸索,提高,丢机,再买,再提高的过程,现在这个小东西已经不知不觉成了我们家出行必不可少的一分子了。

父子俩密切配合。

居高临下,Bracebridge又是一番别样的风景。

告别Bracebridge,继续一路向北。

午后,抵达位于North Bay郊外的cottage.

二层小楼,被主人收拾的非常洁净。

Cottage地点很好。背靠 Sturgeon River和 Lake Nipissing 汇合处。

自从那年去参加了几个月划船俱乐部的训练以后,儿子现在已经成了我们家的划船高手了。

 Sturgeon River

Lake Nipissing 

我一边陪着儿子钓鱼,一边静静地等待着金色的余晖洒满Lake Nipissing.

次日清晨,我们离开cottage,驶往房东竭力推荐的Duchesnay Falls.  

虽然才8点多种,但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

Duchesnay Falls是北安省最受欢迎的瀑布之一,主要原因是来此非常方便,它离17号告诉只有几分钟的步行距离。 

8月初的安省天气依然炎热,但树林里面清风习习,非常凉爽。

 

Duchesnay Falls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当你到了瀑布近前,你会认为你已经看到瀑布了,可是,但你顺着陡峭的岩石往上攀爬的时候,你会发现,呀,原来这上面还有一个瀑布,然后你会又发现一个,再发现一个。。。

美丽的惊喜很多时候就来自于这样的接踵而至的意想不到吧。

这个徒步路线大约3公里,难度中等,

离开瀑布,下一站是省立公园Samuel de Champlain. 但没有想到人烟稀少的北安省,公园里面却人满为患。我们开车兜了几圈,居然都找不到泊车位。整个公园的车位都给野营的人占满。只能怏怏离去。

人人都知道加拿大首都Ottawa, 但极少人知道在它的西北方向300公里还有一个小镇-Mattawa。

Mattawa最初的居民是原住民(我觉得后缀有awa的地方都和原住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世纪以来他们利用旁边的Mattawa 河作为运输的重要枢纽。


1610 年的Étienne Brûlé和 1615年的Samuel de Champlain是进入这个地区最早的两个欧洲人。前者还成了后者的向导和翻译。

19世纪这儿成了加拿大木材加工业的中心,直到现在木材加工也是这儿非常重要的产业。

河边矗立的这座巨大的木雕是为了纪念当地的一位传奇人物--Joe Muffraw.


1802年Joe Muffraw生于蒙特利尔。身高6"9的他据说有熊一样的力量。17岁第一个回合,他就击败了当时的加拿大拳击冠军。


1829年曾经有100多伐木工人埋伏着准备攻击他,结果全部被他打败。


60岁的时候他才结婚,生下了一个儿子。

加拿大是一个历史非常短的国家,建国不过150来年。但是各级政府以及社区对于每一个乡镇的历史都细心呵护,我们一路走来,经过的每一个小镇,都有那么几块这样的金属牌,介绍当地的历史。

Mattawa位于Mattawa河于Ottawa河交界处的三角地带。

Mattawa河

儿子忍不住又玩起了无人机。

戴上飞行眼镜,浸入式体验,感觉仿佛自己在飞。

父母也童心大发,和儿子玩起了打水漂。

Mattawa隔着Ottawa河和魁北克省遥遥相望。

一桥飞架南北。

2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第三天早上,我们踏上回程。

南下的路边又见熟悉的金属牌。

停车下来细看,原来路边这栋维多利亚风格的木楼已经有150多年历史了。

这栋楼曾经是一家杂货店,一直营业到1970年。现在这儿是博物馆,可惜那天不开门。

一直听说安省有一条长达50公里的小路,这条小路叫Old Nipissing Road, 当地人都称它为“鬼路” (Ghost Road)。我们找到Old Nipissing Road的时候,发现这条路前后只有不到5公里,哪儿有什么鬼路啊(回家以后仔细研究地图才发觉,真正的Ghost Road是沿着Old Nipissing Road Trail, 而不是Old Nipissing Road,一字之差,将来一定要找到那条路)。

因为时间紧张,我们没有找到鬼路,却找到了鬼路上唯一穿越过的小镇--Magnetawan。 时值中午时分,我们来到小镇号称最好的餐馆, 名字很有意思--Grocery Restaurant因为它的隔壁就是一家超市。

旅行在外,除了行,就是吃了,但和在欧洲相比,在加拿大旅行,我唯独对吃没有什么期待。这儿大城小镇多是连锁餐饮店,难得看到的鸡毛小店又不能端出当地的特色,或者在这儿,就根本没有什么特色食品。

小镇不大,只有1700人,却美丽极了。

离开Magnetawan, 没多久来到了Burks Falls。这个小镇不足千人,因为上下湖水的落差而形成了一个小瀑布,因此得名。

这个小镇5年前我们就来过,这些年似乎小镇还是那么静静地躺在湖边,任岁月去洗刷它不变的容颜。

迄今为止,我们在安省已经跑过不少地方,和欧洲相比,加拿大乃至安大略也许没有那么惊艳,但它平静,低调中的美丽,那份宁静中的安稳,踏实,也许正是我们选择此地作为我们后半生生活所在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