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次的回忆,

忆起来总是苦味。

我曾经那颗滚热的心,

不知道还能走多久。

也许,今天,明天,

我真的很软弱,

又感到那样疲惫。

在回眸的一瞬间,

好像你又来到我身边。

我好满足,

原来你还是那朵盛开的木棉花。

我找到让自己快乐的方法,

用嘴里的甜味替代心苦,

让那一丝丝的甜,

缓缓的、缓缓的,

融到自己的生命里。

你那受伤的眼神,

也尝到了久违的滋味。

心是苦的,

眼泪也是苦涩的。

你走了,永远的走了,

昔日的想念与浪漫,

就像粒尘埃消失在风里,

那是我的宿命,

但我很幸福,

能为我爱的人哭泣。

熟悉的你,

熟悉的路,

熟悉的记忆中的情感。

朦胧中我的微笑,

是显得那样免强,

更是那样的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