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年初,苏东坡从“偏壤”颍州(今安徽阜阳)太守调任“名邦”扬州太守。这时弟弟苏辙已升任副宰相(类今副总理),邀请哥哥到开封一见,东坡为免别人说三道四,回绝了弟弟的好意,径自去了扬州。

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刻,是苏东坡的强项。赴扬州路上他默算了算近二十年来他曾十次经过淮河,他对这片土地熟悉而有感情,高兴地赋诗一首:

                        淮上早发

  淡月倾云晓角哀,小风吹水碧鳞开。

  此生定向江湖老,默数淮中十往来。

古人认为,苏东坡的诗作是“以其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清代纪晓岚评价说,这首诗语淡而意深,让人无法不喜爱。

      苏东坡是个践行“为人民服务”思想的人。一到扬州,听到民众对“万花会”很反感。了解后得知,是当年蔡京在此当太守时所开的先例,每年春天举办隆重的花会,需用芍药花十余万枝,轰轰烈烈,风光的很,但劳民伤财,百姓怨声载道。苏东坡是诗人,本也喜欢赏花吟诗,但作为一方土地的父母官,熟轻熟重,他始终保持着一份清醒与自觉,他果断下令杀此风景,停办了“万花会”。(古人认为以下12种事为杀风景:花间喝道,看花泪下,苔上铺席,斫却垂杨,花下晒裈(裤子),游春重载,月下把火,妓筵说俗事,果园种菜,背山起楼,花架下养鸡鸭)

一个人要有正义感,有气节,也要有性情,有情趣,一个多元的人才是完满的健全的。古往今来,能臣良吏决不是只会干不会歇。千年前的苏东坡就有一种时尚的美学理念,他追求平淡自然,反对矫揉造作,并能把这一切提升到透切了悟的哲理高度。

古人有九大雅事:焚香、品茗、听雨、赏雪、候月、酌酒、莳花、寻幽、抚琴。历朝历代那些文化大师们是很会享受生活的。

陶渊明“偶有名酒,无夕不饮。”李白高唱“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贤者留其名。”韩愈坚持“杯行到君莫停手,破除万事莫过酒。” 欧阳修“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境界令人神往。

      身为扬州“一把手”,苏东坡公务之余,一人独酌几杯或叫来几位好友共饮是常有的事。这年盛夏的七月,他连续和了陶渊明20首饮酒诗。在叙中他承认“吾饮酒至少,常以把盏为乐。往往颓然坐睡,人见其醉,而吾中了然,盖莫能名其为醉为醒也。”“偶得酒中趣,空杯亦常持。”往往没几杯就醉,别人以为我醉了,而自己却感觉滋润的很,不知道那是醉呢还醒呢。

花好月圆之时,他化李白的诗意填词《虞美人》:

       持杯遥劝天边月,愿月圆无缺。持杯更复劝花枝,且愿花枝长在莫离披(散乱之意)
      持杯月下花前醉,休问荣枯事。此欢能有几人知,对酒逢花不饮待何时。

扬州通判(类今常务副市长)晁补之是“苏门四学士”之一,师生同治扬州也是史上一大幸事。有怎样的老师就有怎样的学生。“晁副市长”也是位性情中人,他在自己的“随斋”书房里用大木盆盛上山泉水,水中养上几株白莲花,书房里顿增诗意和浪漫。五月二十四日晁补之请老师到“随斋”赏莲。

东坡兴致很高,感觉暑热的天气里都有了丝丝凉意。他填词《减字木蘭花》道:

       回风落景,散乱东墙蔬竹影。满座清微,入袖寒泉不湿衣。
      梦回酒醒,百尺飞澜鸣碧井。雪洒冰麾,散落佳人白玉肌。

世上天大的事都抵不过“我高兴”。扬州这两位最高官员的诗性生活,一般人看来,难免有矫情之嫌,但他们浑然不觉,完全是一种真性情的自然流露,特别是苏东坡,他的人生和诗情水乳交融,这首词所记录的生活画面,使人如临其景,感觉在炎炎夏日心如幽泉,凉意入眉。

人生中遇到的所有的事,所有的人,都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愿意也好,不喜欢也罢,该来的会来,该到的会到,没有如果,无法逃避。这一次在扬州“一把手”位置上刚五个月,朝廷一纸命令将苏东坡调回京城开封任兵部尚书,并兼做侍读(皇帝老师)。东坡知道,这都是因为贤能仁厚的高老太后在掌握着国家的命运,他一直被老太后视为股肱重臣。苏东坡忠心履行自己的职责。冬至日,皇帝到郊外祭祀天地,苏东坡受命负责安全警戒,突遇皇后和皇帝乳母的车队抢道乱行,同在现场的御史中丞(类中纪委书记)不敢吱声,苏东坡挺身而出面奏皇帝,对皇后一行的失仪提出批评,受到皇帝嘉许。他还专门为皇帝设计了一课“论王道六事”(慈、俭、勤、慎、诚、明),逐字逐课讲解,可谓用心良苦。

苏东坡勇于担当、敢作敢为的精神和作风让他的助手、同僚既敬佩也有所担心。兵部侍郎(副部长)杜纯是晁补之的岳父,“杜副部长”写信给女婿说,你得提醒一下你的老师不要太“尚气好辩”啊。晁补之回信承认他老师“自非圣人,有所长,亦有所短。”同时坚定地说他老师性情品德如此,让我干就好好干,不让干就好好休息。老师“刚洁寡欲,奉已至俭菲,而以身任官责,嫉邪爱物,知无不为,尤其是不忽细务,其有所不得尽,视去官职如土芥。” 

       京官权势大,但党争复杂。苏东坡非常乐意到地方做点实事,请求到越州(今浙江会䅲)任职,朝廷不许,而且又任命他为礼部尚书,并继续兼侍读。

      天有不测风云。这年八月一日,妻子王闰之病故,九月三日高老太后病逝。政局因人而变,朝廷不久任命他为北部边境定州(今属河北县级市)太守,并要求他尽快赴任,离京前的一段时间,好友们多次为他饯行,他要求面见皇帝辞行,未同意,身心交瘁之时,他填词《行香子》以自慰:

       昨夜霜风,先入梧桐。浑无处回避衰容。问公何事,不语书空。但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
       朝来庭下,飞英如霰,似无言有意催侬。都将万事、付与千钟。任酒花白,眼花乱,烛花红。



这首词情感沉郁缠绵,富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上片写面对萧瑟秋景,人变衰老,究竟为何事呢,默然“不语书空”,只是一时沉醉,一时抱病,一时倦慵。下片写景,早上醒来,落花似霰雪散满庭院,面对此情此景,只能将世间万桩事都付与千钟美酒,任凭酒花雪白,眼花缭乱,烛花火红。

      人活天地间,不顺利、不高兴、不痛快的事儿太多了,在不给他人添麻烦的情况下,文艺一点,纯粹一点,“不着调”一点,没有什么不可以。

                   

                    2019年8月11日于羊城

(主要参考资料:《苏轼年谱》孔凡礼撰 中华书局 1998年2月;《苏轼诗集》《苏轼词集》张志烈等主编 河北人民出版社 2010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