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收拾完屋子,亲戚们在隔壁的房间斗地主,醉醉作为招财猫,趴在姑姑脚边睡觉,爸爸在厨房掌勺,耳畔的钢琴曲,把窗外的秋风映衬得温柔又浪漫。


点一支“风入松”,在淡淡的木香里,沉静于自己的世界。

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很多旧物,难免牵扯一些回忆。


一时间,竟觉得,“爱过”二字,是这世间最忧伤的词语,心下缠绵不已。


情之一字,真是难以言说,一如人生的聚散,一说就错,一错便过。


有时候,明明走得很好的两个人,你也不知道,中途到底发生了什么,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感情,明明很深厚,也不知道为什么,便也在刹那间没有了。

你说啊,星光会黯淡,那是因为朝阳要升起;大雁要南飞,那是因为寒冷将至;冰雪会消融,那是因为春天就要到来;花儿会凋零,那是因为来年会盛开……一切总还是有个缘由。


唯独感情,无缘无故。


说不得,为什么爱了,说不得为什么散了,便是这样发生了。


我们说一眼万年,是前生的羁绊;我们说走散的情侣,是缘分的尽头。可终归是些个说不清的东西,仿佛有了它们,会让失去,显得好受一些;会让得到,显得踏实一些。

偶得一缕秋风,拾掇几片文字,只想化解心间的这一点惆怅。伴随着夕阳,一起沉入星河。


宁可,从来没有被爱过,这样至少我不会觉得,是自己失手打翻了缘分的碗碟,把你弄丢了;亦或你没能珍惜我心间的深情似海,把我赶走了。


爱过,真让人,如鲠在喉,实难下咽。


如果不曾爱过,我还是三月春风里的芳菲,你仍是秋水横波里的星河。


一切在还未开始的时候结束,好过遍体鳞伤之后的碎裂,到最后,连回忆都容不下。


毕竟深爱过,你变成了我心口无法愈合的伤痛,不能触碰。


果真,念及此,需搁下笔,深吸一口秋的气息,用最喜欢的季节,慰藉最深沉的痛楚。


此去经年,也不过一星不能触及的回忆。


无碍。

还能在尘世,欣赏春日夏风,秋月冬雪,还能踏遍河山万里,领略世间瑰丽,聆听风的轻柔,雨的诉说,在四季更迭里,花开花落间,悠悠然,弹琴喝茶,往后余生,说不得还能遇见,一份举案齐眉,好过在无望里,跌落深渊。


便当一切不能言说,都是缘聚缘散,放下自在。


我相信,我始终相信,爱过的都是真的,将遇上的都会是美好。


我放过你,也放过自己。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便也不枉,曾经相遇。


只是,再别重逢。


余生,我想得一人,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