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大师《改过十训》:

一、学

须先多读佛书儒书,详知善恶之 区别及改过迁善之法。倘因佛儒诸书浩如 烟海,无力遍读,而亦难于了解者,可以 先读格言联璧一部。余自儿时,即读此 书。归信佛法以后,亦常常翻阅,甚觉其 亲切而有味也。

二:省

既已学矣,即须常常自己省察, 所有一言一动,为善欤,为恶欤?若为恶

除时时注意改过之外,又

者,即当痛改。

于每日临睡时,再将一日所行之事,详细 思之。能每日写录日记,尤善。

三:改

省察以后,若知是过,即力改 之。诸君应知改过之事,乃是十分光明磊 落,足以表示伟大之人格。故子贡 云:“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 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又古人 云:“过而能知,可以谓明。知而能改, 可以即圣。”诸君可不勉乎!

别示者,即是分别说明余五十年来改过迁 善之事。但其事甚多,不可胜举。今且举 十条为常人所不甚注意者,先与诸君言 之。华严经中皆用十之数目,乃是用十以 表示无尽之意。今余说改过之事,仅举十 条,亦尔;正以示余之过失甚多,实无尽 也。

①虚心

常人不解善恶,不畏因果,决不 承认自己有过,更何论改?但古圣贤则不 然。今举数例:孔子日:“五十以学易, 可以无大过矣。”又日:“闻义不能徙,不 善不能改,是吾忧也。”蘧伯玉为当时之 贤人,彼使人于孔子。孔子与之坐而问 焉,曰:“夫子何为?”对曰:“夫子欲寡 其过而未能也。”圣贤尚如此虚心,我等 可以贡高自满乎!

②慎独

吾等凡有所作所为,起念动心, 佛菩萨乃至诸鬼神等,无不尽知尽见。若 时时作如是想,自不敢胡作非为。

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又 引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 冰。”此数语为余所常常忆念不忘者也。

③宽厚

造物所忌,曰刻曰巧。圣贤处 事,惟宽惟厚。古训甚多,今不详录。

④吃亏

古人云:“我不识何等为君子, 但看每事肯吃亏的便是。我不识何等为小 人,但看每事好便宜的便是。”古时有贤 人某临终,子孙请遗训,贤人曰:“无他 言,尔等只要学吃亏。”

⑤寡言

此事最为紧要。孔子云:“驷不 及舌”,可畏哉!古训甚多,今不详录。

⑥不说人过

古人云:“时时检点自己且 不暇,岂有功夫检点他人。”孔子亦 云:“躬自厚而薄责于人。”以上数语,余 常不敢忘。

⑦不文(饰)己过

子夏曰:“小人之过也必 文。”我众须知文过乃是最可耻之事。

⑧不覆己过

我等倘有得罪他人之处,即 须发大惭愧,生大恐惧。发露陈谢,忏悔 前愆。万不可顾惜体面,隐忍不言,自诳 自欺。

⑨闻谤不辩

古人云:“何以息谤?曰: 无辩。”又云:“吃得小亏,则不至于吃大 亏。”余三十年来屡次经验,深信此数语 真实不虚。

古贤云:“二十

嗔习最不易除。

⑩不嗔

年治一怒字,尚未消磨得尽。”但我等亦 不可不尽力对治也。华严经云:“一念嗔 心,能开百万障门。”可不畏哉!

因限于时间,以上所言者殊略,但亦可知 改过之大意。最后,余尚有数言,愿为诸 君陈者:改过之事,言之似易,行之甚 难。故有屡改而屡犯,自己未能强作主宰 者,实由无始宿业所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