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相篇》

心者貌之根,审心而善恶自见;行者心之表,观行而祸福可知。

出纳不公平,难得儿孙长育;语言多反复,应知心腹无依。

消沮闭藏,必是奸贪之辈;披肝露胆,决为英杰之人。

心和气平,可卜孙荣兼子贵;才偏性执,不遭大祸必奇穷。

转眼无情,贫寒夭促;时谈念旧,富贵期颐。

重富欺贫,焉可托妻寄子;敬老慈幼,必然裕后光前。


轻口出违言,寿元短折;忘恩思小怨,科第难成。



小富小贵易盈,前程有限;大富大贵不动,厚福无疆。


欺蔽阴私,纵有荣华儿不享;公平正直,虽无子息死为神。


开口说轻生,临大节决然规避;逢人称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处大事不辞劳怨,堪为栋梁之材;


遇小故辄避嫌疑,岂是腹心之寄。


与物难堪,不测亡身还害子;待人有地,无端福禄更延年。


迷花恋酒,阃中妻妾参商;利己损人,膝下儿孙悖逆。


贱买田园,决生败子;尊崇师傅,定产贤郎。



愚鲁人,说话尖酸刻薄,既贫穷,必损寿元;聪明子,语言木讷优容,享安康,且膺封诰。


患难中能守者,若读书,可作朝廷柱石之臣;安乐中若忘者,纵低才,岂非金榜青云之客。


鄙吝勤劳,亦有大富小康之别,宜观其量;奢侈靡丽,宁无奇人浪子之分,必视其才。

弗以见小为守成,惹祸破家难免;莫认惜福为悭吝,轻财仗义尽多。

处事迟而不急,大器晚成;见机决而能藏,高才早发。

有能吝教,己无成子亦无成;见过隐规,身可托家亦可托。

知足与自满不同,一则矜而受灾,一则谦而获福;大才与庸才自别,一则诞而多败,一则实而有成。

忮求念胜,图名利,到底逊人;恻隐心多,遇艰难,中途获救。

不分德怨,料难至乎遐年;较量锱铢,岂足期乎大受?

过刚者图谋易就,灾伤岂保全无?太柔者作事难成,平福亦能安受。

乐处生悲,一生辛苦;怒时反笑,至老奸邪。

好矜己善,弗再望乎功名;乐摘人非,最足伤乎性命。

责人重而责己轻,弗与同谋共事;功归人而过归己,尽堪救患扶灾。

处家孝弟无亏,簪缨奕世;与世吉凶同患,血食千年。

曲意周全知有后,任情激搏必凶亡。

易变脸,薄福之人奚较;耐久朋,能容之士可宗。

好与人争,滋培浅而前程有限;必求自反,蓄积厚而事业能伸。

少年飞扬浮动,颜子之限难过;壮岁冒昧昏迷,不惑之期怎免?

喜怒不择轻重,一事无成;笑骂不审是非,知交断绝。

济急拯危,亦有时乎贫乏,福自天来;解纷排难,恐亦涉乎囹圄,神必佑之。

饿死岂在纹描,抛衣撒饭;瘟亡不由运数,骂地咒天。

甘受人欺,有子自然大发;常思退步,一身终得安闲。

得失不失其常,非贵亦须大富,寿可知矣;喜怒不形于色,成名还立大功,奸亦有之。

无事失措仓皇,光如闪电;有难怡然不动,安若泰山。

积功累仁,百年必报;大出小入,数世其昌。

人事可凭,天道不爽。如何餐刀饮剑?君子刚愎自用,小人行险侥幸。

如何投河自缢?男人才短蹈危,女子气盛见逼。

如何短折亡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种种皆薄;

如何凶灾恶死?多阴毒,积阴私,有阴行,事事皆阴。

如何暴疾而殁?色欲空虚。如何毒疮而终?肥甘凝腻。如何老后无嗣?性情孤洁。

如何盛年丧子?心地欺瞒。如何多遭火盗?刻剥民财。如何时犯官府?强梁作胆。

何知端揆首辅?常怀济物之心。何知拜将封侯?独挟盖世之气。何知玉堂金马?动容清丽。

何知建牙拥节?气概凌霄。何知丞簿下吏?量平胆薄。何知明经教职?志近行拘。

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何知秀而不实?盖谓自贤兼短行。

若论妇人,先须静默;从来淑女,不贵才能。有威严,当膺一品之封;少修饰,能掌万金之重。

多言好胜,纵然有嗣必伤身;尽孝兼慈,不特助夫还旺子。

贫苦中毫无怨詈,两国褒封;富贵时常惜衣粮,满堂荣庆。

奴婢成群,定是宽宏待下;赀财盈箧,决然勤俭持家。

悍妇多因性妒,老后无归;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为甚欺夫?显然淫行。缘何无子?暗里伤人。

合观前论,历试无差;勉教后来,犹期善变。信乎骨格步位,相辅而行;允矣血气精神,由之而显。

知其善而守之,锦上添花;知其恶而弗为,祸转为福!

《戒懒文》

——陈白沙

大舜为善鸡鸣起,周公一饭凡三止。仲尼不寝终夜思,圣贤事业勤而己。

昔闻凿壁有匡衡,又闻车胤能囊萤,韩愈焚膏孙映雪,未闻懒者留其名。

尔懒岂自知,。 待我详言之。官懒吏曹欺,。 将懒士卒离,

母懒儿号寒,。 夫懒妻啼饥,猫懒鼠不走,。 犬懒盗不疑。

细看万事乾坤内,只有懒字最为害。诸弟子,听训诲,日就月将莫懈怠。

举笔从头写一篇,贴向座右为警戒。

六阶

《通玄指要赋》

必欲治病,莫如用针。巧运神机之妙,工开圣理之深。外取砭针,能蠲邪而扶正;中含水火,善回阳而倒阴。

原夫络别支殊,经交错综,或沟池溪谷以歧异,或山海丘陵而隙共。斯流派以难揆,在条纲而有统。理繁而昧,纵补泻以何功?法捷而明,曰迎随而得用。

且如行步难移,太冲最奇。人中除脊膂之强痛,神门去心性之呆痴。风伤项急,始求于风府;头晕目眩,要觅于风池。耳闭须听会而治也,眼痛则合谷以推之。胸结身黄,取涌泉而即可;脑昏目赤,泻攒竹以偏宜。但见两肘之拘挛,仗曲池而平扫;四肢之懈惰,凭照海以清除。牙齿痛,吕细堪治;头项强,承浆可保。太白宣通于气冲,阴陵开通于水道。腹膨而胀,夺内庭兮休迟;筋转而痛,泻承山而在早。大抵脚腕痛,昆仑解愈;股膝疼,阴市能医。痫发癫狂兮,凭后溪而疗理;疟生寒热兮,仗间使以扶持;期门罢胸满血膨而可已,劳官退胃翻心痛亦何疑!

稽夫大敦去七疝之偏坠,王公谓此;三里却五劳之羸瘦,华佗言斯。固知腕骨祛黄,然骨泻肾,行间治膝肿目疾,尺泽去肘疼筋紧。目昏不见,二间宜取;鼻窒无闻,迎香可引。肩井除两臂难任;丝竹疗头疼不忍。咳嗽寒痰,列缺堪治;眵冷泪,临泣尤准。髋骨将脚痛以祛残,肾俞把腰疼而泻尽。以见越人治尸厥于维会,随手而苏。文伯泻死胎于阴交,应针而陨。

圣人于是察麻与痛兮,实与虚。实则自外而入也,虚则自内而出欤!故济母而裨其不足,夺子而平其有余。观二十七之经络,一一明辨。据四百四之疾症,件件皆除。故得夭枉都无,跻斯民于寿域;几微已判,彰经古之玄书。

抑又闻心胸病,求掌后之大陵;肩背患,责肘前之三里。冷痹肾败,取足阳明之土;连脐腹痛,泻足少阴之水。脊间心后者,针中渚而立痊;胁下肋边者,剌阳陵而即止。头项痛,拟后溪以安然;腰背疼,在委中而已矣。夫用针之士,于此理苟能明焉,收祛邪之功,而在捻指。

《印光大师开示录》


无论在家出家,必须上敬下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闲谈不论人非。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或小声念,或默念。除念佛外,不起别念。若或妄念一起,当下就要叫它消灭。常生惭愧心及忏悔心。纵有修持,总觉我功夫很浅,不自矜夸。只管自家,不管人家;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果能依我所说修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

《蒙山和尚示众语》



若有来此,同甘寂寥者,舍此世缘,除去执著颠倒,真实为生死大事,肯顺庵中规矩,截断人事,随缘受用,除三更外,不许睡眠,不许出街,不许赴请,未有发明,不许看读,非公界请,不许阅经,如法下三年工夫,若不见性通宗,山僧替你入地狱!

《孙思邈百字铭》

怒甚偏伤气,思多太损神。

神疲心易役,气弱病相萦。

勿使悲欢极,当令饮食均。

再三防夜醉,第一戒晨嗔。

亥寝鸣云鼓,晨兴漱玉津。

妖神难犯己,精气自全身。

若要无诸病,常常节五辛。

安神宜悦乐,惜气保和纯。

寿夭休论本,修行本在人。

若能遵此理,平地可朝真。

《吕祖百字碑》

养气忘言守,降心为不为。

动静知宗祖,无事更寻谁?

真常须应物,应物要不迷。

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

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

阴阳生反复,普化一声雷。

白云朝顶上,甘露洒须弥。

自饮长生酒,逍遥谁得知。

坐听无弦曲,明通造化机。

都来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唐太宗百字铭》

欲寡精神爽 思多血气衰

少饮不乱性 忍气免伤财

贵自勤中得 富从俭里来

温柔终益己 强暴必招灾

善处真君子 刁唆是祸胎

暗中休使箭 乖里藏些呆

养性髯修善 欺心莫吃斋

衙门休出入 乡党要和谐

安分身无辱  是非口不开

世人依此语  灾退福星来

《唐太宗百字箴》

耕夫碌碌,多无隔夜之粮;

织女波波,少有御寒之衣。

日食三餐,当思农夫之苦;

身穿一缕,每念织女之劳。

寸丝千命,匙饭百鞭。

无功受禄,寝食不安。

交有德之朋,绝无益之友。

取本份之财,戒无名之酒。

常怀克己之心,闭却是非之口。

若能依朕斯言,富贵功名可久。

七阶

《六祖坛经》偈颂

心平何劳持戒 行直何用修禅

恩则孝养父母 义则上下相怜

让则尊卑和睦 忍则众恶无諠

若能钻木出火 淤泥定生红莲

苦口的是良药 逆耳必是忠言

改过必生智慧 护短心内非贤

日用常行饶益 成道非由施钱

菩提只向心觅 何劳向外求玄

听说依此修行 西方只在目前

《破窑赋》——北宋大臣吕蒙正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两翼,飞不过鸦。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

盖闻:人生在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文章盖世,孔子厄于陈邦;武略超群,太公钓于渭水。颜渊命短,殊非凶恶之徒;盗跖年长,岂是善良之辈。尧帝明圣,却生不肖之儿;瞽叟愚顽,反生大孝之子。

张良原是布衣,萧何称谓县吏。晏子身无五尺,封作齐国宰相;孔明卧居草庐,能作蜀汉军师。楚霸虽雄,败于乌江自刎;汉王虽弱,竟有万里江山。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唐有乘龙之才,一生不遇。韩信未遇之时,无一日三餐,及至遇行,腰悬三尺玉印,一旦时衰,死于阴人之手。

有先贫而后富,有老壮而少衰。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深院宫娥,运退反为妓妾;风流妓女,时来配作夫人。青春美女,却招愚蠢之夫;俊秀郎君,反配粗丑之妇。

蛟龙未遇,潜水于鱼鳖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衣服虽破,常存仪礼之容;面带忧愁,每抱怀安之量。时遭不遇,只宜安贫守份;心若不欺,必然扬眉吐气。初贫君子,天然骨骼生成;乍富小人,不脱贫寒肌体。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注福注禄,命里已安排定,富贵谁不欲?人若不依根基八字,岂能为卿为相?

吾昔寓居洛阳,朝求僧餐,暮宿破窖,思衣不可遮其体,思食不可济其饥,上人憎,下人厌,人道我贱,非我不弃也。今居朝堂,官至极品,位置三公,身虽鞠躬于一人之下,而列职于千万人之上,有挞百僚之杖,有斩鄙吝之剑,思衣而有罗锦千箱,思食而有珍馐百味,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捧觞,上人宠,下人拥。人道我贵,非我之能也,此乃时也、运也、命也。

嗟呼!人生在世,富贵不可尽用,贫贱不可自欺,听由天地循环,周而复始焉。

《伤寒论序》

论曰: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zēng)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cuì)其内。

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栗,降志屈节,钦(qīn)望巫祝,告穷归天,束手受败,赍(ji)百年之寿命,持至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咄嗟(duo jie)呜呼!

厥身已毙,神明消灭,变为异物,幽潜重泉,徒为涕泣。痛夫!举世昏迷,莫能觉悟,不惜其命,若是轻生,彼何荣势之云哉!而进不能爱人知人,退不能爱身知己,遇灾值祸,身居厄地,蒙蒙昧昧,蠢若游魂。哀乎!趋势之士,驰竞浮华,不固根本,忘躯徇物,危若冰谷,至于是也!

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虽未能尽愈诸病,庶(shù)可以见病知源,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

夫天布五行,以运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脏,经络腑俞,阴阳会通,玄冥幽微,变化难极,自非才高识妙,岂能探其理致哉!上古有神农、黄帝、歧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师、仲文,中世有长桑、扁鹊,汉有公乘阳庆及仓公,下此以往,未之闻也。

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终始顺旧,省疾问病,务在口给。相对须臾,便处汤药,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阳,三部不参,动数发息,不满五十,短期未知决诊,九候曾无仿佛,明堂阙庭,尽不见察,所谓窥管而已。夫欲视死别生,实为难矣。孔子云:生而知之者上,学则亚之,多闻博识,知之次也。余宿尚方术,请事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