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中日尼雅考古队在新疆和田地区丰县尼雅遗址中发现了蜀地织锦护膊。它承载着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精绝国文化,被誉为20世纪中国考古最伟大的发现之一。


    它长18.5cm,宽12.5cm,织锦的纹样与文字是根据东汉时期广泛流行的五行学说设计的。锦面上绣有汉朝的麒麟、鸾鸟、白虎等诸多祥瑞动物,除此之外还织有八个汉隶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是古代星占用辞,是先民通过五大行星运行的变化归纳总结出来的。


    五星出东方锦护膊的出土是两汉时期中央王朝对西域实施统治下及管理的重要物证,它体现了中华文化对西域古代文明发展进程中产生深远影响,也给我们呈现出多元化的西域样貌。


    五星出东方锦护膊当中的“五星”是指金、木、水、火、土五大星,它们用“青赤黄白绿”五色来替代。古人把这五大行星称之为:“太白星”、“岁星”、“辰星”、“荧惑星”与“填星”。


    根据《史记-天宫书》中记载“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兵者利。五星皆从辰星而聚于一舍,其所舍之国可以法致天下。”也就是说日月流逝,五星难以汇聚,但五星同时出现这是祥瑞盛世之兆,出现在东方便利于东方,出现在西方便利于西方。


    在《汉书》、《天宫书》、《汉记》、《张耳传》中均有记载:“汉元年十月,五星聚于东井。”汉元年十月应该是公元前202年,正是这一年,楚汉之争宣告结束,第二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制王朝由此发端,中国从此走向鼎盛,文字被称之为“汉字”,华夏族亦被称之为“汉族”。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难道是冥冥之中的定数?难道与今天的五星红旗相吻合?我们不妨先从五星红旗说起。


    今天的五星红旗是按照长宽比例为3:2黄金分割的,旗帜为红色,在其左上方由五颗黄色的五角星点缀,四颗小星环拱在一颗大星的右面,并各有一个角尖正对大星的中心点。象征着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大团结,表达了亿万人民心向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如同众星拱北辰。


    新中国筹备工作正在紧张进行,初步提出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及中共七届二中全会。


    1949年6月16日,中国新政协筹备会决定成立国旗、国徽图案初选委员会,于同年的7月14日至8月15日在《人民日报》等报纸发表征求启事。


    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期间,初选委员会从收到的3012幅图案中选出38幅印发全体代表讨论。经全体代表分组讨论后,9月25日晚,毛泽东主席召开国旗、国徽、国歌、纪年、国都协商建国筹备座谈会。在关于国旗的讨论中,会议研究决定去除原设计稿中意识形态浓厚,且与苏联国旗相仿的镰刀斧头标志。最后形成以红色为底色,四小星拱卫大星的五星红旗方案。


    为了这面旗帜,中国人民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足足等了一个多世纪。


    这是华夏最动荡也是最漫长的黑暗岁月,中国人民在黑暗中不断地探索寻找自己的出路。洪秀全的太平天国、曾左李的洋务运动、康梁的君主立宪制、国父的三民主义、五四的打到孔家店,终于摸索出一条属于中国人民自己的道路——中国版《共产党宣言》,一套科学性的理论也是最具权威的实践证明。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共产党经历了最苦难的时光。南湖会议、秋收起义、南昌起义、井冈山会师、遵义会议、万里长征、延安会议、西柏坡会议……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亲自将五星红旗升起并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这一刻,中国人民真真正正的站起来了,成为社会主义当家人,不再是那个任人宰割半封建半殖民的奴隶。


    这面旗帜见证了新中国70年的喜怒哀乐,见证了新中国从无到有,从一穷二白到繁荣富强。


    他陪伴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创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一席之地;痛失了三位巨星陨落与唐山地震;见证了港澳回归与世贸组织;成就了申奥与百年梦圆;诉说了四川汶川、雅安的伤痛……一个多难兴邦的中国没有屈服任何困难,反而越来越坚韧,越来越强盛,这是民之所望!


    忘记历史等于背叛,是否还记得1842年8月29日(即清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这是四万万中国人民最耻辱痛恨的一天,清政府签署了中国近代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


    《南京条约》共有十三款,其中第一款项就是割让香港岛;先后又签署了《北京条约》、《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将新界、九龙割让给英国,并租借期为99年。


    百年后,英国“铁娘子”撒切尔访华碰上了“钢铁公司”邓老板,正如邓老板所言:“在香港问题上,我希望撒切尔首相和她的政府采取明智的态度。中国1997年收回香港的政策不会受任何干扰、有任何改变,否则我们就交不了帐。我们和英国朋友说,我不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是李鸿章。谁不解决这个问题,都是李鸿章。”然而这位老人最终还是没赶上回归盛宴,于1997年2月19日与世长辞!


    同年的7月1日凌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灯火辉煌,中英两国就香港回归举办交接仪式。当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当《义勇军进行曲》铿锵有力的演唱时,这一刻,百年的丧权辱国协议变作一团废纸;这一刻电视机前的全国各族人民热泪盈眶,终于回家了。是啊,终于回家了,足足等了一个多世纪。


    一国两制方针让香港重新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今天的香港发展离不开老一辈的努力更离不开新生代的奋斗。


    然而今天的港独废青却悖逆时代潮流而行,无休无止的挑战国家权威与民族信仰。国徽蒙污,紫金雕塑受损,肆意践踏五星红旗,如此数典忘祖,真是大逆不道。


    殊不知,中国梦是民兴所向,复兴的宏伟大业是我们祖祖辈辈从战火洗礼中走出来的,是我们的父辈从改革开放中闯出来的,让我们甚至我们的子孙都能够在一个河清海晏的盛世国度生活,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最终目标。


    殊不知,两千年前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暗合了天数。美国著名的考古学家中国通班大为在他研究中国古代五星聚的重要论文里,曾激情地说过,伴随2040年9月五星聚会奇观同时到来的,很可能是中国再次走向繁荣和富强。


    2040年距离建国百年仅剩下9年,这是我国两个一百年的最后一个百年。两个一百年即建党一百年与建国一百年。建党一百年是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


    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即2050年),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所以五星汇聚东方利中国不是空穴来风,他是科学的预言。“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八个字蕴含的能量是不言而喻的。


    《周易》一文中所说:“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在古代,“九”为中央及四方四隅、九方之天;“五”为东方木(青龙位)、西方金(白虎位)、南方火(朱雀位)、北方水(玄武位)、中央土(黄龙位),故而所对应的颜色是青、白、红、黑(绿)、黄,又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故而我们把“九”“五”作为君王的象征。


    在五星红旗上,五颗星的颜色为尊贵的中央土,位居九宫八卦之中央,旗面上红色为五行之色,红为火,火为九,南方极阳之数,故而象征着红色革命薪火相传,中国的发展红红火火。整面国旗蕴含火生土相生格局,同时“五”为巽卦,巽为风,红为火,火借风之威,风助火之势,是为鼎盛红火之意;


    在五星红旗中也有阴阳调和的存在。在古代,奇数为阳,偶数为阴。五星红旗上面,中央一颗大星为奇数,四颗小星为偶数,阴阳和合,吉运亨通。五星红旗的旗杆套是白色的,在风水中作为坎白水,巽绿木,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此乃上上等风水;


    在五星红旗中四颗小星围绕着一颗大星,大星坐落中央,按金木水火土来说,四颗小星属金木水火,中央属于尊贵的土,象征着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在党中央周围,而四颗小星又象征着四方来朝之意;


    从整面五星红旗来说,五颗星位居在其左上方。我国自古以左为尊,在《易经》中:“男为阳,女为阴;背为阳,腹为阴;上为阳,下为阴;左为阳,右为阴”。


    故而五颗星位居旗帜的极阳之处,在《周易》中左上角为巽卦,其风水为文昌位,主导文化。而我国是四大文明古国同时也是唯一一个未曾断代的古国,拥有五千年的华夏文明,文化璀璨。


请允许我用一首歌作为结束。

五千年的风和雨啊

藏了多少梦

黄色的脸 黑色的眼

不变是笑容

八千里山川河岳

像是一首歌

不论你来自何方

将去向何处

一样的泪 一样的痛

曾经的苦难

我们留在心中

一样的血 一样的种

未来还有梦

我们一起开拓

手牵着手 不分你我

昂首向前走

让世界知道

我们都是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