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瓦尔河谷,今天国王不在

太阳雨

<h1><b>卢瓦尔河贯穿法国中南部。</b></h1>

<h1><b>它是法国最长的河流,它流经国内最富裕的地区,孕育了古老的文明和灿烂的历史。</b></h1>

<h1><b>静静流淌的卢瓦尔河。</b></h1><h1><b>王尔德曾经这样称赞过它“世界上最美妙的河流之一,整条河的水面,有上百个城市和500个城堡的倒影。”</b></h1>

<h1><b>卢瓦尔地区位于巴黎西南230公里处,是法国的中心地带。卢瓦尔河沿岸有大小城堡(其中包括数代国王的许多度假豪华胜地)、教堂及庄园数百座,许多建筑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卢瓦尔河谷也就成为了法国著名的旅游胜地。</b></h1>

<h1><b>在金雀花王朝时,封建军阀纷纷加强各自的据点,抵御相互之间的侵略,开始了历史较长的领土纷争。</b></h1><h1><b>百年战争中有很多残酷的战役都在卢瓦尔河畔展开。</b></h1>

<h1><b>在公元1世纪时,朱瓦利亚·恺撒在占领法国大部分土地的同时,也在这片沃土上开始种植葡萄,酿制葡萄酒了。后来,经过修道土和小镇人们的辛勤耕作,这里生产的葡萄及酸制的布</b></h1><h1><b>萄酒都声名远扬。现在这里有15个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地,同时这里葡萄酒的产量占法国总产量的11%。</b></h1>

<h1><b>正值7月,葡萄还没成熟</b></h1>

<h1><b>1790年3月4日,里昂行省被撤销,新建立了罗讷-卢瓦尔省,省会为里昂。</b></h1><h1><b>里昂市距离卢瓦尔河的发源地勒皮也就一百多公里。</b></h1><h1><b>也就是说,原先里昂归于卢瓦尔的说法也不为过。</b></h1><h1><b>那我们的卢瓦尔之行就从里昂开始吧。</b></h1>

<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 * *</b></h1><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里昂</b></h1>

<h1><b>里昂是法国第二大城市,也是法国乃至欧洲重要的文化与艺术中心,以丝绸贸易而闻名,在罗马时代就相当繁荣。</b></h1><h1><b>1998年里昂老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b></h1>

<h1><b>红土铺就的白莱果广场,曾被称为皇家广场。四周是四、五层19世纪初建造的楼房,把一大圈红土怀抱期间。</b></h1><h1><b>广场的红色调同里昂老城内建筑的红屋顶倒是极为和谐。</b></h1><h1><b>白莱果广场还是19世纪中期里昂纺织工人暴动的重要舞台。</b></h1>

<h1><b>城中留下的古建筑遗址</b></h1>

<h1><b>座落在富维耶山上华丽的富维耶圣母教堂</b></h1>

<h1><b>在老城区中心,是12世纪修建的圣让首席大教堂。</b></h1><h1><b>这座教堂并不算特别宏伟,但却以资格老、地位高著称。据说,里昂大主教享有首席大主教的地位,因而他的座堂冠以首席大教堂的名称。</b></h1><h1><b>这里曾目睹过教皇约翰二十二世加冕的典礼,也曾欢庆过法王亨利四世与王后玛丽·德·美第奇的盛大婚典。</b></h1>

<h1><b>华丽的教堂内饰,也是12世纪的装饰风格。</b></h1>

<h1><b>这样的地砖我都不忍往上踩</b></h1>

<h1><b>里昂又被称为“壁画之都”,全城有几百幅壁画,有的描写里昂的历史,有的记录城市生活,其中大型的就有40多幅。</b></h1><h1><b>索恩河畔一幢7层老式楼房的墙面上,有一幅800平方米的壁画,叫做《里昂人》。壁画描绘的是里昂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包括宗教人士、科学家、艺术家等,共有20多位。</b></h1><h1><b>和真人一样大小的墙绘非常有意思。</b></h1>

<h1><b>其中有几个“窗口”,画的是晾晒丝织地毯和织机的画面,也从一个侧面讲述了里昂丝织业的地位</b></h1>

<h1><b>十字区原是里昂丝织业的聚集区,至今还留有许多与丝织有关的遗迹。</b></h1><h1><b>这是一幅壁画,巨大的画幅铺天盖地,惟妙惟俏的人物情景更让人疑惑,从山上一直画到地面,多级台阶上行走着各种行人物。</b></h1>

<h1><b>粗粗一看,还真的真假不辨哦!</b></h1>

<h1><b>里昂老城保存着许多15-17世纪的古色苍然旧宅居,橙红色调鲜艳醒目。</b></h1>

<h1><b>沿着狭窄的街巷信步走去,许多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及古典式的房屋彼此相连,几百年前的建筑物和一带凝重的空气混合起来,令人感受到浓厚的古老气氛,仿佛置身于中世纪。</b></h1>

<h1><b>古旧的装饰和色彩,时间仿佛停留了几个世纪。</b></h1>

<h1><b>离开里昂,我们正式踏上卢瓦尔河谷的旅程。</b></h1>

<h1><b>7月,芒草成熟了,到了收割的季节。</b></h1>

<h1><b>田野上,成包的草捆为冬季的牲口准备好食粮</b><b>。</b></h1>

<h1><b>乡间民舍点缀着绿色的原野</b></h1>

<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 * *</b></h1><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雪瓦尼</b></h1>

<h1><b>我们最先抵达的是雪瓦尼小镇</b></h1>

<h1><b>雪瓦尼城堡建于1624年到1640年间,当时的雪瓦尼领主亨利.禹侯伯爵(Henri Hurault)为向妻子示爱,拆掉了家族堡垒并在原址的基础上,命人建造一座新的城堡。</b></h1>

<h1><b>雪瓦尼城堡为法国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这种建筑样式是专门服务于君王的,也承载着统治者的威严与维护严格的社会阶层的划分,具有强烈的理性色彩和逻辑美感。城堡灰蓝色的屋顶、粉白色的外墙和完美对称的建筑造型体现了17世纪的古典风格。</b></h1>

<h1><b>和法国许多城堡一样,雪瓦尼城堡已经不再作为防御工事使用。</b></h1>

<h1><b>城堡内保留了国王卧室,专供国王和举足轻重的贵宾使用,一张带华盖的大床,长2米、宽1.6米,覆盖着16世纪的波斯绣花绸缎,亨利四世路径城堡时曾经使用过。</b></h1>

<h1><b>城堡内处处展现着贵族生活的优雅和舒适,直上直下、装潢精美的楼梯,可以供几十位宾客进餐的餐桌,还有雕花的天花板和壁炉等。</b></h1>

<h1><b>堡内楼梯</b></h1>

<h1><b>天花板的图案很有点中国的味道</b></h1>

<h1><b>如今,这座城堡目前仍由德·维布雷侯爵家族亲自打理,有几十位工作人员负责打理花园、100多头猎犬和2000多公顷的野生公园。</b></h1>

<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 * *</b></h1><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布洛瓦城堡</b></h1><h3><b><br></b></h3>

<h1><b>位于森特.布卢瓦小镇的布卢瓦城堡🏰</b></h1><h1><b>这座皇家城堡是由路易十二、弗朗索瓦一世和奥尔良的卡斯同先后主持修建完成的,充分体现了当时的历史风貌。</b></h1><h3>(此照片借用网络)</h3>

<h1><b>布洛瓦城堡的入口处</b></h1>

<h1><b>在这栋建筑物的中央部位,有路易十二世的骑马像和一个刺猬标记。与弗朗索瓦城堡相比,该楼属于后哥特式风格,表明了文艺复兴的风潮迅速在这个国家的扩展的状况。</b></h1>

<h1><b>乘马车游览城堡未必不是一个好主意。</b></h1>

<h1><b>城堡内天井的四个角都是这样的雕花旋转楼梯,可一直通到最高处。</b></h1>

<h1><b>这座城堡中所发生的众多事件,使游人的游兴大增。其中最为著名的则是吉斯公爵被杀事件。这位深受巴黎市民欢迎、一直伺机抢夺王位的疤脸公爵,被20名奉亨利王之命的刺客包围,最终命丧黄泉。被害现场就在弗朗索瓦一世楼梯后面的房间里。之后,吉斯公爵的弟弟也被捕。次日,其尸体与公爵一起被焚毁,并将骨灰撒入卢瓦尔河中。</b></h1>

<h1><b>位于中庭靠里边一点的,是加斯敦·德尔雷安(路易十三之弟)楼。与其他几栋楼相比,在布卢瓦城堡的一角是这里建造最晚也是最新的一栋楼。不过该楼的风格仍属古典式建筑,</b></h1>

<h1><b>挂在大厅里的佛朗索瓦一世画像</b></h1>

<h1><b>在这个螺旋型的楼梯上。多处雕刻着该国王的象征性标志。虽然说这座楼梯总体上是哥特式的,但其细节装饰却受到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艺术风格的浓厚影响,这座被称之为弗朗索瓦一世的楼梯。</b></h1>

<h1><b>华丽的墙纸和地砖</b></h1>

<h1><b>房间与走廊的阴暗使人很容易联想到当年这里隐藏的阴谋;那起著名的吉斯公爵被杀惨案就是在此发生的</b></h1>

<h1><b>古堡里的残留雕像仍栩栩如生</b></h1>

<h1><b>精美的藏品</b></h1>

<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 * *</b></h1><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森特.布卢瓦</b></h1>

<h1><b>森特.布卢瓦小城</b></h1>

<h1><b>布洛瓦市区观光</b></h1>

<h1><b>数百年前,布洛瓦的地位可与今天的巴黎媲美</b></h1>

<h1><b>这座在二战中算是毁于一旦,城中的许多建筑多为战后复原。</b></h1>

<h1><b>狭长的坡道</b></h1><h1><b>除了小镇的那几条主街还算比 较宽敞,更多的小路是爬坡上坎的。</b></h1>

<h1><b>小路两侧高耸的房子</b></h1><h1><b>修复后两侧的建筑都保存得很好,但是却无法读出每一幢建筑背后的历史。</b></h1>

<h1><b>一处古朴的骑楼</b></h1>

<h1><b>在二战中幸存下来的古建筑——杂技表演之家</b></h1>

<h1><b>卢瓦尔中心大道尽头,有个几十级的户外台阶,依山而建。每年都换个主题在台阶上作画,远看就是一幅巨幅壁画。</b></h1><h1><b>去年是黑白螺旋同心圆,今年换成了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站在大街上,远远看着蒙娜丽莎那个神秘的笑容,还不断有人在她的脸上走来走去,很奇特的感觉。</b></h1>

<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 * *</b></h1><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b><b>香波堡</b><br></h1>

<h1><b>香波堡离布洛瓦不远</b></h1>

<h1><b>这是由弗朗索瓦一世组织,达·芬奇等艺术大师设计建造的城堡,1981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b></h1>

<h1><b>这座城堡的兴建,要归功于文艺复兴时期至高无上的显赫君主弗朗索瓦一世,他从意大利请来了艺术大师达·芬奇等人,不遗余力地把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辉煌艺术和建筑风格移植到法国,为法兰西的文艺复兴奠定了基础。由路易十四于1684年最终建成,香波堡被法国人视为国宝。</b></h1>

<h1><b>这座由达.芬奇亲自设计的双旋梯位于香波城堡的主塔中央,两座不同入口的螺旋式阶梯环绕同一空心石柱,交错盘结贯穿城堡的三层楼。</b></h1>

<h1><b>这一设计主要是为了让弗朗索瓦一世的皇后及情妇即使在同一时间上下楼,也只会看见彼此的面孔,而不用尴尬地错身而过,避免双方发生纠葛。</b></h1>

<h1><b>这张照片中间有条缝线,线的左边是真实的内景,右边却是镜像。无论我怎么转着找拍摄角度,镜像都能和实景巧妙地衔接,让我好生新奇。</b></h1>

<h1><b>参观香波堡,从两大看点着手,第一大看点:内部,它共有440个房间、84部楼梯,从正门步入主堡,立即置身于一个明亮宽敞的大理石宫殿之中。上下左右的房间会让人迷失方向,惊讶它的恢宏设计。</b></h1>

<h1><b>第二大看点:它的外形。除了城堡的圆形尖顶之外,还可以看到好多精美雕刻的小屋顶,那可是取暖炉的烟囱。远远望去,整个城堡就像一个插满蜡烛的大蛋糕,犹如童话般美丽,这也是香波堡的特色之处。</b></h1>

<h1><b>有着优美曲线的旋梯</b></h1>

<h1><b>古朴、厚重的古堡大门</b></h1>

<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 * *</b></h1><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雪侬瑟堡</b></h1>

<h1><b>雪侬瑟堡是卢瓦尔河五大座城堡中最精致典雅的一座文艺复兴建筑物,也是卢瓦尔河城堡群中最女性化与诗情画意的一座,是当时法国所有建筑中最原创性建构。诗意的雪侬瑟堡除了其迷惑人的建筑物外,更以两位尊贵夫人戏剧性恩爱情仇的轶事故事著名,都使雪侬瑟堡更具其传奇性与迷惑力。</b><br></h1>

<h1><b>从大门到庭院,会先经过林荫大道,走来令人愉悦。</b></h1>

<h1><b>越过林荫大道后,便会看见横跨卢瓦尔河支流谢尔河上的雪侬瑟,就像一艘古舫般飘在水上,由於横跨河流,又有「桥上之城」的别名。</b></h1><h1><b>清新秀丽的城堡,如果香波堡是卢瓦尔河中的“王”,那么雪侬瑟堡就是卢瓦尔河中的“后”了。</b></h1>

<h1><b>1733年前的一段时间里,雪依瑟堡是法国上流社会最著名的文艺沙龙。</b><b>卢梭、伏尔泰、孟德斯鸠等都是此地常客。卢梭曾在 Dupin将军的</b><b>府上当过家庭教师,并在此宫首演了他的戏剧《爱弥儿》,他的名</b><b>篇《千悔录》中也大量描述了关于雪依瑟的美丽回忆。</b></h1>

<h1><b>亨利二世7岁时,他的父亲弗朗索瓦一世战败被捕,他因此作为人质在西班牙边境交换父亲。据说当时已为人母的黛安娜看到落寞无助的小王子,自然流露的母爱使她冲出人群,紧紧环抱住恐惧的亨利。</b></h1><h1><b>在亨利成为国王之后,黛安娜的夫婿已经过世,于是这股长久以来的思慕之情,就转为男女之间的爱恋。她在亨利才12岁的时候就成了他的情妇。</b></h1><h1><b>黛安娜是名盛一时的大美人,即使年近50,仍然十分美艳。亨利对黛安娜的迷恋,使亨利的正室凯瑟琳备受冷落,</b></h1><h1><b>这种微妙的三角关系,在亨利二世意外过世后正式结束,忍耐多时的凯瑟琳亳不留情地将黛安娜逐出了雪侬瑟堡。</b></h1><h3><br></h3>

<h1><b>路易十四的画像</b></h1>

<h1><b>佛罗伦萨风格的长廊</b></h1>

<h1><b>谢尔河,雪堡就横跨在上</b></h1>

<h1><b>现在已辟为公园</b></h1>

<h1><b>角楼</b></h1>

<h1><b>时间冲刷着历史,过往已成烟云。今天的卢瓦尔河谷早已回复了宁静,风姿绰约地展现着二十一世纪的风采。</b></h1><h1><b>卢瓦尔河谷,今天国王不在</b></h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