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川集团热电有限公司女工委“弘扬中华美德,传承优秀家风――我的家风故事”美篇展播

热电有限公司 张建文

媳妇的“计谋”

  下班回家,还没进家门就听见了媳妇的笑声,刚进门,只见媳妇笑着迎出来“快!快来尝尝!儿子做的葫芦瓜鸡蛋煎饼,松软可口,还放了虾仁呢!味道好极了!儿子,你太厉害了!你爸做的都没你做的好吃……”看着儿子假装矜持却成就感满满的脸,再看媳妇一脸幸福、喋喋不休、极尽夸张的褒奖,这场景多么熟悉,我禁不住有点迷失,有种穿越的感觉。

我家有四兄妹,我排行老四,上面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我是家里标准的“老疙瘩”,从小到大虽算不上娇生惯养,却也备受宠爱,加上父亲去世得早,姐姐哥哥一直宠着我,家务活从不让我干,衣服脏了姐姐给洗,缺什么哥哥姐姐给买,那日子过得才叫一个无忧无虑+随心所欲。可是婚后短短几年,媳妇略施“计谋”就把我改造得脱胎换骨,变成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天天围着老婆孩子转的“家庭主夫”。

媳妇的“计谋”之一 : “离间计”

媳妇生得娇小,但却很“爷们”,她为人热心、处事豪爽、心直口快又很有孝心,她曾跟我说“婆婆和妈是一样的,她能生下你,就能生下我,你把婆婆当妈,才能得到女儿的待遇”的确,婚后媳妇的孝顺是有目共睹的,再加上媳妇特别乖巧,每逢节日和母亲生日都会送去礼物,即便是出差也不忘给母亲和哥姐带份礼物,再加上她父母不在身边,母亲、哥哥姐姐把平时对我的宠爱全部转移到她的身上,让我尤为嫉妒。

一个周六的早晨,媳妇拎着整整一副排骨在楼下气喘吁吁地喊我“走,去妈那儿”,“这么多,妈也吃不完呀!”,“少废话!拎上走吧你!”到了母亲家,媳妇说:“妈,我买了一副排骨,把哥哥姐姐们叫来一起吃啊?”没等妈妈发话,媳妇叽叽呱呱一通电话,不一会哥哥姐姐们全都到了,平时冷冷清清的屋子立刻热闹起来。媳妇和两个姐姐在厨房一阵忙和,一顿丰盛的家宴不大会就摆上桌来,大家围坐大快朵颐。酒足饭饱之后,男人们在客厅斗地主,女人们则在卧室嘀嘀咕咕、窃窃私语。媳妇被同事电话叫走后,我被正式请进卧室训话,首先发难的是姐姐“你也差不多点!一天到晚不干活,还挑三拣四的,这不能吃那不爱吃的,要是你姐夫这样,我早把他一脚踢出去了。”我感到委屈“我怎么了?她又告我什么状了”母亲接着训斥“她可啥都没说,你啥德行我们还不知道?好吃懒做!自己的媳妇自己都不知道疼,你说都当爹的人啦,啥时候能懂事呀!”最让我想不到的是最宠我的哥哥也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幺,你成家之前有我和姐罩着你,现在你是一家之主,你得罩着这个家,得多承担,不能再让妈替你操心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批判我……我绝望了,这是“众叛亲离”的节奏吗?在家族的强大压力下,我郑重表示,一定“痛改前非,从新做人”。

媳妇的“计谋”之二   “笑里藏刀”

回到家我正郁闷,媳妇神神秘秘地贴过来“丽丽闹离婚呢!她老公前两天赌博输光了工资,昨天又喝醉酒回家耍酒疯,你说他们家条件多好呀,不知道珍惜。我们姐妹们都在夸你,说你不喝酒、不赌博,天天陪着儿子玩呀、辅导功课呀,多有责任心呀!尤其那天下雨你给我送伞,把他们都羡慕死了!我发现我是他们中幸福指数最高的!”媳妇的甜言蜜语把我的怨气吹得烟消云散,我觉得轻飘飘的,虚荣心顿时放大。

第二天媳妇说她有点事,让我买好菜等她回家做饭,我心想“等什么?不就是做个饭吗?多大个事!”我极力回想母亲和姐姐做过的菜,手忙脚乱地炒了一道葫芦瓜炒肉,媳妇回家一脸惊喜,表情夸张地喊“呀!葫芦瓜还能炒肉呀!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吃哎!味道好极了!儿子快来尝尝,你爸爸第一次炒菜就这么好吃,你爸爸是不是很棒?”说完背对着我对儿子眨眨眼。我假装矜持却满脸成就感,在媳妇极尽夸张的褒奖下虚荣心无限放大。至此,我上网不再玩游戏,而是搜集家常菜谱,接下来的几天西红柿炒鸡蛋、青椒肉丝、红烧茄子等等陆续出炉,媳妇则每一次都满脸惊喜、极尽夸张的褒奖,我在她的笑声和甜言蜜语中越陷越深……。

媳妇的“计谋”之三  “苦肉计”

如果说知子莫如父,那么知夫就莫如妻了。媳妇对我太了解了,知道我没长性,属于兔子尾巴型的,这不,不到两星期我就撂挑子了。

一天下班回家,一进门看见媳妇躺在床上“怎么了?早上不是还好好地吗?”媳妇有气无力地说:“不知道怎么了,头晕,可能是我们单位最近事多,没休息好。医生说我没事,让我休息两天,我跟我们头请了三天病假。噢!儿子也快放学了,我起来做饭。”我马上摁住她“你躺着,我去做!”

吃完饭我也像媳妇那样开始收拾屋子,我正在拖地,媳妇柔柔地说:“老公,辛苦你了!儿子,给你爸倒杯水,看把你爸累得,你可得把房间保持干净,你看你爸把家里收拾的多干净呀!”你别说,这家务活干起来并不比厂里活轻松,我已经开始冒汗了,我也切身理解了媳妇常年如一日的辛劳,不由地心生愧疚。

第二天,我提前回家,还没进门就听见家里一片嘈杂,媳妇笑声朗朗,说话中气十足,连我开门的声音她们都没听见,只听她们同事小马说:“陈姐,好不容易三天串休你不留着和年休假一起休,等孩子放假一家三口去旅游多好,你就这么窝在家里,你咋想的?”串休?病假?我又上当了!客人走后,我刚想发飙,听见有人敲门,原来是姐姐母亲来看望媳妇,了解媳妇的“病情”后,姐姐和母亲又对我一番数落。媳妇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妈,不是啦!单位最近事多,我可能是没休息好,又有点感冒,没事。最近多亏了建文,又做饭又收拾屋子还要照顾我和孩子,他很辛苦的!”我气得牙根痒,又不能在姐姐母亲面前拆穿她,只能跟姐姐母亲再三保证,一定照顾好她的好儿媳、好弟媳。啊!我绝望了,我彻底明白了,在二货媳妇的“计谋”下,我的无忧无虑+随心所欲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鉴于对我的成功改造,媳妇又把她的“魔爪”伸向了十岁的儿子,一到双休日和寒暑假,媳妇就连哄带骗地教儿子做饭、干家务。这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幕。对于媳妇的“计谋”,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给她点100个“赞!……”。